• 第四十七章 视而不见

    更新时间:2018-08-16 20:55:13本章字数:3158字

    殷仇间一步步走过来,冷峻的表情,眼中不掺杂一丝感情。

    我坐在地上,低着头,虽然此会,刚给揍了一拳,脸颊很痛,但心里,更加难过,在刚刚那一瞬间,我似乎想起了什么。

    心中的愤怒,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低落,好像,心,缺了一块,五味杂陈。

    “人,有七情六欲,所以称之为人,而你呢?兄弟,你是什么,你的心。”

    我漠然的看着殷仇间,摇着头。

    “明明看得见,却想要装作看不见吗?”

    我不明白殷仇间说的什么,张着嘴巴,想要说什么。

    “你以前不是说过吗?人死了就这样,有什么?”

    猛的,殷仇间伸着手,一抹嫣红,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你想干什么,殷仇间。”姬允儿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呼的一下,她就来到殷仇间身边,一把抓着殷仇间的手腕,那抹嫣红的光芒,一下子,变得强烈,不安的闪烁着。

    “放手,贱人,滚一边去。”

    我呆呆的看着殷仇间,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但本能的,我恐惧起来。

    “要是你对他用了这一招,难道你想要他变得和你一样吗?”

    “哼,我的事情,轮不到你这贱人来插手,走开。”

    霎时间,殷仇间,浑身,红光大作,一股强劲的气流,把姬允儿弹开,我给吹得张不开眼。

    “吾,即为愚钝,逆许生人,然,溅欲罹难,跨三道,见轮转……”

    我一步步往后挪着,心中,十分害怕,殷仇间整个人,被包裹在红光中,他的声音,好似来自,地狱深处的咆哮,一下下,震摄着我的内心。

    “你想干嘛?你……”

    “兄弟,靠自己跨过去吧,不跨过去,是没有未来的,在这恶鬼道里……”

    顿时,殷仇间把布满了红光的手,按在我的额头。

    “啊”

    我大叫了起来,一瞬间,好似浑身,被什么东西吸住,巨大的吸力,把我的皮肉,一点点的吸起来,我惊恐的看着。

    轰的一下,地面裂开了,我伸着手,坠落下去,我望着殷仇间,他眼神似冰,背着双手。

    我大喊着,不断的往下坠落,而在掉落了好半天,依然没有落到底,我勉强的睁开眼。

    四周全是一格格画面,那些画面里,是我的过往,我呆呆的看着,猛的,身下,传来一道光芒,我沉入了光芒中,一阵眩晕。

    意识恢复了,是一条走廊,清冷的月光照着,我不知道深处何处,一条欧式走廊,印象里,我好似见过。

    地上铺着红地毯,已经褪色。

    “呜呜呜……”一个哭声,小孩子的,我走了过去,猛的,亮起一阵晃眼的光芒,是一个老奶奶,提着油灯,我刚想问什么,她就穿过我的身子,好似看不到我,径直走入,哭声传来的屋子。

    “怎么了?孩子。”

    我快步跟进去,一间简陋的屋子,仅仅支着一张高低床。

    “奶奶,我怕,有一个叔叔,每天晚上,都来我屋子里。”

    小男孩,蜷缩成一团,捂着耳朵,闭着眼。

    这时,我注意到,窗户口,有一个影子,我走了过去,猛的,我吓得退了好几步,一个满脸鲜血,脸色苍白的鬼,正诡异的笑着。

    “小朋友,你出来嘛,我陪你玩。”那个鬼说着,但老奶奶,好像看不到,在安慰了一阵后,离开了。

    画面流转,仿若走马灯,几天过去,我才发现,这是一处孤儿院,而那个小男孩,每晚,都会给那个鬼缠着,孤儿院里,仅有20多个孩子,大大小小。

    孤儿院,坐落在,一处废墟中,房屋还算完好,那个小男孩,没有朋友,每日,都独自一人,而他总是可以看得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那些都是鬼魂。

    又到了一个晚上,小男孩,坐在屋子里,窗户又给敲响了,还是那个鬼。

    “我跟你说啊,小孩,最近这地头,来了个厉害的家伙,你最好通知所有人,赶快跑。”

    小男孩,终于抬起头,眼呆呆的看着那个鬼。

    “你既然能看得见,我就好心通知你一下,在不跑,等那家伙,收拾完这附近的家伙,就轮到你们了,到时候啊,他饿得慌,肯定要把你们全吃了。”

    第二天,小男孩,拼命的去通知所有人,孤儿院照顾这个孩子的老奶奶,只是无奈的摇摇头,没有人愿意相信他,口中所谓的鬼。

    “啊……”惨叫声,哀嚎声,哭喊声,整个孤儿院里,充斥着,是一个体形巨大的鬼,他抓住那些孩子,不由分说,直接啃噬。

    我冲了过去,想要阻止,但,什么也无法阻止。

    唯一幸免的,只有那个小男孩,他在当天下午,就一个人跑了,看着他落寞的身影,有些唏嘘。

    画面,再次流转,猛的,我瞪大了眼,流落到城市的那个小男孩,给一对好心的父母,收养。

    “孩子,从今天起,就叫你张清源吧,喊妈妈啊。”一个和蔼的30左右男人,以及一个温柔的30左右女人,是我的父母。

    我是捡来的?这一段记忆,我无论如何,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而后,年幼的我,在张家,生活了好几个月,时不时,我还是看得见,那些脏东西,最终,忍受不了,这些恐怖的我,和父母开了口。

    两人,带着我辗转各大医院,医生都说没问题,可能是先天精神妄想。

    而每每到了夜里,年幼的我,总是会碰到那些东西,遇到好点的,可能就此过了,而遇到那些脾气不好的,总是会变着方法的来捉弄我。

    家里的东西,会在无意间,被摔坏,而当时,我正好在附近,起初,父母,没有怪我,但时间久了,我被父母责备,我拼命的解释着,是那些东西做的。

    在一个大雨瓢泼的夜晚,我遇到了一个长着两只尖尖耳朵的东西,他告诉我,只要装作看不见,慢慢的,就没事了。

    而后漫长的两年里,我忍耐着,装作看不见那些脏东西,而真的就好像他所说的,渐渐的,我变得开朗了,因为已经几乎快要看不见了。

    然而,我家所在的小区里,却发生了一件怪事,很多寻常在一起玩的小朋友,失踪了,警察过来后,也没有查出什么。

    那是一个黄昏,我和邻居家的一小姑娘在院子里玩,孤孤单单,只有我们两人。

    然而,我又一次看到了,一个鬼,藏在树丛里,吐着长长的舌头,尖尖的牙,红眼,皮肤煞白,正盯着那个小姑娘。

    我依然装作看不到,第二天,那个小姑娘,也离奇失踪了,我一个人。

    已经有几十个孩子,无故的失踪了,人心惶惶,很多父母,伤心欲绝,虽然我知道原因,但我没有说。

    而接下来,大人们,开始失踪了,终于,父母搬家了,我们在表哥家的关系下,用很低的价格,买到了不错的屋子。

    而刚刚搬到新的地方,我又看到了脏东西,是一个黑乎乎的鬼,他进了一户人家,第二天,那户人家,便办丧事了。

    随后,又过了一两年,就在我几乎快要看不到的时候,在一个夜晚,窗户给敲响,我从睡梦里,惊醒过来。

    “找到你了,呵呵……”猛的,我看到的是,那个把孩子抓走的鬼,他兴奋的笑着。

    我开始生病,发烧,咳嗽,去了很多医院,都不行,我的父母求神拜佛,直到,遇到一个老道士,听说是父亲儿时的一个大哥哥。

    “小张,你这孩子,命不一般,波折较大,我也无法,唯一能做的便是,为他祈一道金色符箓,希望他能渡此一劫。”

    而后,那道士,开堂做法,一直连续七天七夜,渐渐的,我脉象正常,恢复了生气。

    在痊愈后,我再也看不到了,而且,似乎已经忘记了。

    自此,我变得胆小怕事,对很多事,视而不见,只想着,过好自己的,唯一的一次,便是表哥呗围殴,我出手了。

    “兄弟,怎么样?看明白了吗?”殷仇间的声音,在我的旁边响起。

    我转过头去,怔怔的看着他。

    “你明明看得到,明明知道,吴小莉,和你之间,已经出现了问题,还是坐视不理,那些个孩子,明明如果你能够想想办法,总归是有救的,但你装作看不见,包括现在,你也只想着,等与我的事,过去了,再一次逃避,视而不见。”

    “别说了……”我捂着脑袋,痛疼欲裂。

    “奈落的那三人,当真可恶,但你,除了在一旁,骂几句,就一副观望的态度,你这样的废物,能活到今天,还真是幸运,呵呵……”

    “我叫你闭嘴……”

    我无力的说道。

    “怎么了?我说得不对吗?遇到鬼,便只想着跑,昨晚,你没有撒腿就跑,是碍于,你不想被别人看作胆小鬼吧?”

    殷仇间的花,好像一根根小针,刺痛着我的心。

    “别说了……”脑袋仿佛快要炸了,那一幕幕,全数回想起来,我很小的时候,在离开孤儿院的那天,似乎就想着,逃。

    “逃避一切,漠视一切,很轻松吧,兄弟,可以的哦,你现在,也可以继续逃,然后,一辈子,作为一个窝囊废……”

    “我叫你别说了。”我吼了起来,瞪大眼,周围的一切,消失了,煞气,游离在我身子的四周。

    “来吧,兄弟,证明给我看看,你不是废物,不是窝囊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