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碰撞

    更新时间:2018-08-16 20:55:13本章字数:3126字

    砰的一声闷响,我只觉得嘴巴上,挨了一拳,跌在了地上。

    天空中,那轮红月,不知怎么的,有些异样,原本云绕在弯月附近的那抹嫣红,好像染料,一点点的,浸染着这轮弯月。

    “怎么了?不还手吗?”

    殷仇间冷笑着,一步步靠了过来。

    一股热流,我擦了擦,嘴角处,是血,刚刚那一下,让我嘴巴破掉了,看来他是认真的。

    我爬了起来。

    “兄弟,明明看得见,明明知道会发生什么,明明有办法阻止,为什么,要逃避呢?”

    我低着头,心境,有些悲凉,儿时的记忆,好像一块块碎片,在脑袋里,不断拼凑。

    一双双眼,我仿佛看到,一双双孩子的眼神,是愤怒的,我什么也没有做,不是做不了,我逃了,一直在逃,不肯面对。

    不止是年幼的时候,上高中那会,学校里,我曾经在宿舍的后面,小树林里,听到一阵求救声,虽然模糊,那是刚入学那会,我选择性的离开了,头也不回。

    而后第二天,一个高年级的女生,尸体被发现,在小树林里。

    “还不只是那个女生哦,兄弟,还有啊,你记得,高二那次,你们一群同学,出去玩,你不记得了吗?在那个山洞里,你们发现点了什么,你当时,应该看到什么了吧,为什么不阻止他们呢?你那时候,已经不是孩子了,不对吗?”

    记忆之门,彻底的打开,一件又一件,那些,我明明看到,却默不作声的事,一些,以至于,演变成了严重的情况。

    “想起来了吧,兄弟,还有啊,你大学的时候,你忘记了吗?还有啊,和吴小莉刚刚好着的时候,你们不是一起去划船吗?你明明看到,一个孩子,给鬼拉着,也不说,结果,怎么样?那个孩子,现在肯定,还在那个湖里,因为,当时,不是连尸体,都没找到吗?”

    一切的一切,都在刺痛着我的心,我低着头,捂着耳朵,那些记忆,好像洪水,铺天盖地,涌上来。

    “对了,对了,我差点忘记说了,吴小莉的父亲,是怎么死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缓缓的抬起头,看着殷仇间,他似乎什么都知道,而我内心里,清楚的知道,吴小莉的父亲,在大3的时候,去世的,而原因,我也知道,我眼呆呆看着这一切发生。

    猛的,殷仇间揪着我的胸口,把我提起来。

    “兄弟,你觉得,鬼可怕么?可恨么?可悲么?”

    我目光茫然,看着殷仇间,他眼神冰冷的看着我。

    “你恨那些鬼吗?它们肆意妄为,害人性命,阳世如此,鬼的世道,也是这样,你恨吗?”

    “我……”

    脸上一阵湿润,明明还算晴朗的夜空,这会,下起了雨来,大颗大颗的雨点,落了下来,我仰着头,天空中,不见半点乌云。

    “兄弟,你…还想视而不见到什么时候呢?下一次,或许就轮到你的父母。”

    “不是的,我,我……”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殷仇间把头凑到我眼前,笑着。

    “真正可怕的,是人的内心啊……”

    说着,殷仇间,就把手,指在了我胸口的地方,我低着头,愣神的看着。

    “说了,那么多,那你呢?你的心,又是什么?”

    猛的,我冲着殷仇间,吼叫着,他大笑起来。

    “至少…我从没有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懊悔过,悲伤过,逃避过,而你…不一样,兄弟。”

    我愣神看着他,猛的,他指着我胸口的手,化作拳头,一阵闷响,我跌在了湿滑的地上。

    “好好想想吧,那些和你一起,出了事故的人,不都是,被你害死的吗?”

    “不是…不是,我……”

    呼的一下,殷仇间凌空飘了过来,一把捏着我的脖子,把我举过头顶,我奋力的挣扎着。

    “放手…放…手……”

    我双手,用力的抓着殷仇间的手。

    “看吧,当自己受到威胁的时候,才知道拼命……”

    “放手,放手……”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我不想死,不想死……”

    殷仇间放手了,我跌坐在了地上,剧烈的咳喘起来。

    “你不想死,那那些人呢?明明是是你造成的,我早就和你说过的,兄弟,你是七煞命。”

    “不是的,不是我……”我紊乱的说着,一步步的向后爬去。

    啊的一声,我惨叫了起来,殷仇间一抬脚,踢在了我的胸口处,巨大的力量,让我飞了出去。

    紧跟着,他又马上来到我跟前,一脚踢了过来,又是几个跟头,我在大雨中,被他好像踢皮球般,玩弄着。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求饶着,但殷仇间,根本不想理睬。

    我躺在地上,雨点不断拍打着我的脸颊,冲刷着,从嘴角,流出来的鲜血,我张着嘴巴。

    全身上下,给疼痛感,席卷着,殷仇间还是不依不饶,继续走了过来。

    我是胆小鬼,从以前就这样,不管是儿时,还是成年,从来都是逆来顺受,别人说什么,我听什么,想着什么都是顺其自然。

    望着天空,我的心情,异常平静,脑子里空空的,外界的声音,什么也听不到,然而,内心里,却有一股巨大的轰鸣声,仿佛快要爆炸了。

    “呵呵,还是如此吗?那么,留你何用,我殷仇间,不需要你这样的废物,去死吧。”

    猛的,殷仇间收回了脚,伸着手,丝丝煞气,流露出来,一把黑刀,出现在手里,朝着我的脑袋,砍了过来。

    “说够了吗?够了吧……”

    我伸着双手,黑气四溢,捏住了黑刀,而此时,殷仇间,却笑了起来。

    “还是太嫩了。”说着一抬脚,踢向我胸口处,我飞了出去。

    跌在地上的一瞬间,我大声的吼叫了起来,内心里,十分不甘,对于过往的那一切,不甘心,为什么,我的人生会如此,为什么要让我看得见。

    我红着眼,站了起来。

    “啊……”浑身山下,黑气四溢,冲刷下来的雨点,仿佛给阻隔一般,被弹开。

    殷仇间呼的一下,飘了过来,举着手里的黑刀,砍下来,猛的,我一抬手,手里多了一把,和他手里一模一样的黑刀。

    我双手握紧黑刀,挡了下来,一股巨大的压迫力,使我差点跪到地上,煞气迸射,殷仇间继续猛烈的砍过来。

    “啊……”我大喊大叫着,双手握着黑刀,和殷仇间拼杀着,一下下,我只觉得,手腕快要断掉一般。

    我不断忍耐着,目光一刻也没有避开。

    猛的,殷仇间手里的黑刀,在给我挡住后,起了变化,一下子消散,紧跟着那些煞气,游离到我周身,一下子,变化成一根根黑色藤条,缠住了我的四肢,扎根于脚下,一时间,我无法动弹。

    殷仇间一步步靠了过来,此时,他手中,拿着的是一柄短剑,黑色的,直刺了过来。

    霎时间,断剑就已经刺到了我的面前。

    “啊……“我大叫一声,使出浑身解术,扭动着身子,而此时,我似乎注意到了什么,松开了手里的黑刀,一脱手,黑刀马上化作煞气,消散不见。

    我的脑子里,想到了一面盾牌的样子,以及一把长剑的模样。

    “呲啦”的一声,我右手里,向下,反我着长剑,隔断藤条,身子可以活动了,我伸着左手,往上一挡,一面黑漆漆的圆形盾牌,挡下了殷仇间手里的短剑,右手的长剑,毫不客气的上挑过去。

    “喝……”

    触碰到了,我感觉手里的长剑,触碰到了殷仇间的身子,唰的一下,殷仇间被我砍到了,一下子,殷仇间整个身子,左边,由下而上,被砍出了一大条伤口。

    四目相对,顿时间,我手里的长剑,圆盾,马上脱手,抡着拳头,便朝殷仇间的脸上,打了过去。

    一拳又一拳,我猛烈的击打着殷仇间,猛的,殷仇间,抓着我的双手,身上刚刚给砍出来的伤口,一点点恢复原状。

    “稍微有点开窍了,兄弟,不过,还是太嫩了……”

    说话间,我只看到殷仇间的身体里,冒出一股股煞气,猛然间,化作数十只拳头,我只看到阵阵拳影,拳头就好像雨点般,落在了我的正面。

    我的双手给殷仇间抓着,根本动不了。

    “砰”的一阵梦想,我仰着头,鲜血飞溅,一颗牙齿,从嘴巴里脱落。

    殷仇间,松开了我,我直挺挺的朝着地面,倒去。

    脑子嗡嗡作响,那些记忆,不断飞逝着,一段又一段,我明明知道,明明晓得,会出事,而,我一次次,冷眼旁观,一次次的,逃避着。

    “够了,一切,都够了,够了……”

    我站住了,并没有跌下去,握紧拳头,一个踏步,稳住了颓势,朝着殷仇间,一拳挥了过去。

    黑色的煞气,爆炸一般,从我身子里,疯狂的涌出来,殷仇间一动不动,笑着,看着我。

    雨,停了。

    煞气好像薄雾一般,笼罩在我的手上,我呆呆的看着刚刚的这一拳,穿过了殷仇间的身体,随后我急忙收手,殷仇间跌跌撞撞,退了几步,一脸痛苦。

    “兄弟,你轻点啊,这一拳,不错,算是及格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殷仇间的笑容,发自内心的笑着,而后,我脱力的倒了下去。

    殷仇间走过来,伸出了一只手,我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