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原来是狐狸精的哥哥

    更新时间:2018-08-17 14:32:57本章字数:2014字

    别人都说,当一个女人知道自己拥有了第一个孩子的时候,那种喜悦是无以复加的。这种喜悦会像是一个烙印一样刻在心底,在往后人生的每一天中,每次想起的时候都会觉得十分幸福。

    可是对于我来说,在确认了自己有了和殷夜辰的孩子的那一天,却让我永生难忘。

    不是欢喜的难忘,而是绝望。

    “妈,我……我能不能跟您商量点事儿?”晚饭过后,我洗好了水果,精心的切成了小块儿,端到了婆婆面前,看到婆婆满意的开始吃了之后,这才在婆婆身边坐下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婆婆向来都不喜欢我,我是知道的。所以对于我来说,能做的只是尽可能的讨好她,让她觉得高兴,不过不管我做的有多好,她也一直不曾看在眼里。

    “你又有什么事?”果然听我这么一说,婆婆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你自己在殷家是什么地位,你自己没有数吗?还‘商量’,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商量两个字?”

    婆婆的挖苦向来很尖锐,也毫不避讳还在旁边收拾房间的下人。我紧紧的咬着嘴唇,甚至都能听到那些下人低低的笑声。

    在他们心里,我这个殷家的少夫人,其实和他们这些佣人没什么区别吧。

    “妈,对不起,是我没规矩了。”可是要说的事情也还是得说,我只能硬着头皮舔着脸站到婆婆的身边小声问道。“我这几天有点不舒服,明天能不能出去医院看看?”

    “不舒服?你自己不就是学护理的吗,哪里不舒服不会给自己看看吗?”

    婆婆原本就尖锐的嗓音瞬间阴阳怪气了起来。

    “当初凭着这个本事讨好了夜辰的奶奶换来了你现在的位置,现在又说不舒服要出去看了?白挽星,我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你有这么多的心眼儿?”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事实上婆婆说的也没错,我确实不是殷家自己选中的儿媳妇,而是被殷老太太,也就是奶奶“空降”下来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个比夜空中的明星更璀璨的男人从来不曾把我看在眼里。

    是的,我爱殷夜辰,可是殷夜辰不爱我。

    不过能留在他身边我已经觉得十分知足了,只要我尽到一个妻子的本分,总有一天他能看到我的吧?

    等到那一天,大概就是苦尽甘来的日子了。

    “你说你明天要出去,倒也不是不行。”

    我十分谦卑的在婆婆身边弯着腰站了半天,直到腰都有些酸了的时候,婆婆这才咽下嘴里的葡萄慢条斯理的说。“不过你要是出去的话,明天晚上九点之前不要回来,夜辰要回来了,家里要请客人来吃饭。”

    明天殷夜辰就回来了?

    我一愣,整颗心如小鹿般跃动起来。

    殷夜辰这次出差,足足走了两个多月,虽然他平时对我态度一直十分冷淡,可是足足两个多月没见,一想到明天就能再见到他,我还是开心得不行。

    第二天在妇幼保健医院拿到了化验单之后,看着化验单上的白纸黑字,我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我怀孕了,是真的怀孕了!

    结婚这么多年,我终于有了一个和殷夜辰的孩子!

    每次见到奶奶的时候,奶奶都会问什么时候才能抱上重孙,我也只能一直推脱——-殷夜辰连和我同房都很少,这孩子也不是我想要就能要得上的啊。

    不过这回终于得偿所愿了,今天也正好殷夜辰回来,不知道他如果知道有了这个孩子之后,会不会对我态度好一点?

    我只觉得心里甜蜜极了,摸着自己的小腹,我真的恨不得现在就马上回到家里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殷夜辰和公公婆婆,全然忘记了婆婆昨晚的叮嘱——-不要在九点之前回来。

    回到家里的时候,一楼的客厅里并没有人。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这个时间婆婆应该正在睡下午觉吧?也是,出去跑了一上午了,我也很想回卧室休息一会儿。打定主意之后,我便直接上楼,向着我的卧室走去。

    马上就要走到卧室的时候,我却发现卧室的门已经被打开了一条缝隙,隐隐的有光从里面透出来,还有些窸窸窣窣的声响。

    难道殷夜辰已经到家了吗?

    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思念已久的人,我只觉得心都要飞起来了。按捺住自己有些雀跃的心情,快步向前走去,可是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门里的声音有些不对。

    那是一个女人正在说话的声音。

    我和殷夜辰的婚房里,为什么会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而且这个声音似乎还有些耳熟,只不过他们两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女人似乎是在撒娇似的呢喃着,又隔着门,我听得并不是特别清楚,一时间也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女人的声音。

    不过下一句我却听清楚了。

    “夜辰,你爱我吗?”

    那女人的声音十分清脆动人,别说是个男人了,就连我听了也觉得真是好听。

    可是结合着内容,我却觉得无比刺耳。

    “我怎么会不爱你?你可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爱着的人啊。”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说出来的话,仿佛三伏天被一盆冰水迎面泼来,我只觉得从天灵盖到脚掌心,都冷了个透。

    我的丈夫,在我们的婚房里,对着另外的女人说“你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爱着的人”。

    我低头看着手里被我攥得皱皱巴巴的化验报告单,忽然觉得“妊娠八周”这四个字是如此刺眼。

    没人知道这一刻我有多想逃离这里。

    然而就在我刚准备落荒而逃的时候,门里的声音却让我停下了脚步。

    “可是墙上挂着你们的结婚照,看着真是好讨厌啊!”那女声娇嗲的说着。

    “那就不要看,我会向你证明你才是我爱的人……”

    听着房间里拥吻和衣服簌簌滑落的声音,我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恨,推开房门就要闯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