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暂)

    更新时间:2018-08-18 15:40:56本章字数:3912字

    (本故事纯属虚构,本文和现实人物、团体以及事件没有任何关系,文中时间同世界和现实没有任何关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游戏进行到了第59分钟,马上就到这局比赛最后一场战斗。

    近卫高地之下的眼睛,随着天灾的推进而逐一熄灭。战争迷雾就如同风雨欲来时的乌云,逐渐笼罩了近卫军团的高地。

    队友全部阵亡,正在泉水读秒。三路高地告破,超级兵源源不断地从高地下面冲上来。幽鬼和刚被兽冲在前面,发条技师身上的真视宝石散发着幽绿色的光芒,冰女和双头龙两个辅助紧跟在他们身后。

    “我圣剑了。”我打字,同队友说。

    圣剑,由3800金币的圣者遗物和2400金币的恶魔刀锋直接合成,没有任何主动效果,只有一个属性——增加300点攻击力,死亡后掉落。这是创世神留给渴求胜利者的最后赠礼,这是最后一战所有勇气的集结。

    我望着火猫手中的圣剑,闪闪发光。圣剑的底下还刻有一行小字:“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这就是背水一战,毫无退路。即使我知道,没有队友可以依靠,即使我知道,这一战没有任何希望。

    团战一触即发。在那个刹那,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唯独浮现出《孟子》里的那句名言:“虽千万人,吾往矣。”

    火猫三杀,阵亡。买活,再次阵亡。

    随着世界之树的崩塌,打出了“GG”。

    左右扭了扭脖子,起身打开冰箱,拿了一听可乐。“嗤”的一声,易拉罐的拉环被拉开,喝了几口汽水,心中的郁闷感渐渐平息。

    我呼出一口气,看向了窗外,只有寂静的黑色。

    “可乐快要喝完了,下去买一点吧。”我自言自语。

    “一共十五元,找您八十五元。谢谢惠顾,请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别墅区内的便利店外只有路灯还亮着,城市的深夜总是如此静谧。城市陷入了沉沉的睡眠,偶尔飞过的闪着红光的飞机也打搅不到它。

    没有征兆地,天空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风也在打着转。我毫不在意地走进雨中。

    还未年满十八的我,前段时间正式毕业于一所贵族式的私立高中——大一学院。那是一全市权贵孩子就读的一所十二年一贯制学校,每天进进出出的都是我不知道牌子的豪车。我在这所学校读了六年,现在终于解放了。

    同时刚刚结束高考的我和大多数人有些不一样,没有太多的烦恼忧愁,亦或是高兴喜悦。高中三年我都是浑浑噩噩地度过,以至于高考的成绩并不太好。但我并不在乎成绩,也不太在乎未来,一直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这样的结果对我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了。

    其实我还有什么未来呢?这我和大多数普通又平凡的高中生没有任何区别,不知道为何而活,也不知道为何而死。

    父亲母亲都是商业上的强人,一年中倒是有很多时间在天空中度过,只有过年时会回来一趟,然后又匆匆忙忙地离开。也许是我从小就表现得十分聪慧又乖巧懂事,他们留给我的只有一栋房子和一张银行卡,我不知道也不愿知道银行卡里有多少钱,反正卡里余额对我来说只是一串数字罢了,而且它从来没有见底,我也就肆无忌惮地浪费着。

    我全身上下都是阿迪耐克,因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两个牌子更贵,直到后来高一时有人嘲笑我为止——“一个只知道阿迪耐克的土包子”。没有朋友的我一直以来都在刻意讨好他们,但在他们眼中我永远是一个没有品味的人,这让我我有些厌倦了。后来,衣柜中所有的衣物全部被我丢到了垃圾箱,我订了二十一套大一学院的校服,将衣柜塞了个满满当当。

    一个人无聊时,我也喜欢玩游戏。当以全sss评价通关《鬼泣4》DMD难度,自己着实欢呼雀跃了好一阵子,但整个房子回荡的只有自己的笑声时,我却突然没了兴致。游戏机也被我扔在一旁,吃灰许久,直到有一天我将它拿出来看蓝光碟时才算重见天日。

    “轰!!”

    天空突现一声惊雷,惨白的闪电照亮了整个街道。细雨也陡然变成了倾盆大雨,雨点如同锐利的尖刀打在我的脸上,虽然这些疼痛令我有些愉悦,但我不想让衣服湿透,所以还是不得不迈开步子跑了起来。

    快速地输入密码与指纹,进门后到浴室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一股脑丢进洗衣机,随意扯了一条干浴巾裹住自己全部是雨水的祼体。我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头黑色的短发,下面是一双苍灰色的眼睛,整张脸虽然勉勉强强算是跨入了帅气这个境界,但是苍白的肤色却使评价有些打了折扣。有些肌肉的身板,但都不算突出。

    综合起来看,我自身的条件也不算太差,但为什么没有人喜欢我呢?有时候看完某些青春恋爱喜剧,心中常常有些郁闷。

    甩了甩头发,看了一眼手表:凌晨两点十四。

    时间差不多了。

    我将头发擦干,换上一身纯黑色的骑行服,走进了地下车库。

    整个车库空荡荡的,只在中央停了一辆黑色的无牌重型摩托车。空气动力学设计的黑色车身,没有任何标志,除了机车前身上那个硕大的黑红色“隼”字。零二年的日本产铃木隼,车型代号GSX1300R,没有任何电子辅助,速度表盘上最高速可达三百四十千米每小时。

    大约是两年前,我迷上了摩托车,原因呢?我有些记不太得了。

    但正如某本书中所写的那样——

    “坐在汽车里,你只是被局限在一个小空间之内,因为已经习惯了,你意识不到从车窗向外面看风景和看电视差不多。你只是一个被动的观众,景物只能呆板地从窗外飞驰而过。

    骑摩托车可就不同了。它没什么车窗玻璃在面前阻挡你的视野,你会感到自己和大自然紧密结合在了一起。你就处在景致之中,而不再是观众,你能感受到那种身临其境的震撼。”

    狂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周遭的景物不断退后,机车的暴躁引擎在身下怒吼,速度就掌握在我的在手中,极速带来的将空气撕裂的刺激令自己肾上腺素迸发。当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快感时,我才重新获得了一种生而为人的感觉。

    车库的门慢慢向上打开,发出轻微的咔咔声。门外的灯光照射在机身上,熠熠生辉。戴上护目镜,正视前方,斜握车把,发动引擎。随着引擎的嗡鸣,机车瞬间飞驰出去。

    环城高速公路。

    雨,愈加猛烈,在天空中相互碰撞、碎裂、重组、落下,在地面腾起一片白茫茫的水雾。呼啸而来的狂风夹杂着暴雨,直接打在脸上,冰冷的雨丝带着刺骨的寒冷无孔不入。速度一直在持续增加。指针不断跳动着,向着极限前进。心脏也要炸裂一般,呼吸开始有些许困难。

    我突然有些后悔没有将拉力盔戴上。

    但无论如何,驾驶的快感远超其他任何感觉。那是一种极速中徘徊在生死边缘的快感,生命完全在自己把握之中,稍不留神就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隼的咆哮声不绝于耳。隼上仪表盘的指针在290千米每小时的数值处摆动。机身的颤抖如同古代侠客拔剑时的剑吟,那是渴望突破过去极限的冲动。

    面对数个弯道,速度不但没有减缓,增加的速度反而愈演愈烈。

    追求的是快!是更快!

    隼的水冷四缸也在拼命地嘶吼着,像搏斗中用尽全力的狮虎。

    指针停在了最高速三百四十千米每小时的数值上。

    “咚!!”

    心跳越来越快,有一个刹那,心脏停止了跳动,脑海一片空白。

    我感觉到了。闭上眼睛,一条由风构成的道路,路上的每一点细节都由风声带到了我的脑海。我听见了风的声音,看见了风的轨迹。我不再需要眼睛,风在指引我前行。

    机身如同我臂展的延伸,精准而灵活。

    我狂笑着,笑声淹没在了狂风暴雨中,风雨涌进我的口腔,几乎将我窒息。但我丝毫不在意,这只是胜利前的小小痛苦罢了。

    这一天总算来临,速度极限的一天,自从我买了这辆车开始就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从C档的平缓动力输出模式到B档的标准动力输出模式,再到A档的全马力输出模式,慢慢征服这辆机车,从驾驭到完全掌控,再到如臂挥使。

    我经历了两年时间,终于到达了我梦寐以求的速度,即使这个速度稍有不慎就是车毁人亡。

    心中突然悸动,是强烈的违和感!

    猛地睁开眼睛。那种只属于风的色彩中,夹杂着些许猩红色。而且,纵使是暴雨,也洗刷不掉空气中弥漫的那股浓浓的恶心的腥臭味。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气味,真要形容的话,那种味道像是在太阳暴晒下泡在粪池中巨人观尸体,而且强制将你的脸按到尸体旁边。

    那种恶心的味道穿透我的鼻腔,直冲我的天灵盖。我头皮发麻,心中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催促着我逃离这里。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公路上的路灯已经熄灭,唯有机车头灯穿透雨帘,照亮前方。我心中的不安愈加强烈,虽然我看见了前面的道路,但却又像一个盲人。

    因为前面没有风,风在这里停住。

    隼在最高速下刹住车最少需要十二秒时间,没有时间给我刹车了。机车冲出雨帘,来到一个另一个世界,与现实日常完全不同的世界。

    然后我就看见了让我颤抖的画面。

    高架桥在这个世界的中间断裂,断桥前十数辆已经断裂、扭曲的汽车残骸,残骸外散落的都是尸体和断肢。一个体态狰狞扭曲的,体型比成年人大至少四倍的怪物匍匐在断桥前面,正在啃食一具尸体,血液伴随着雨水蔓延开来。

    “哈……哈……”我不断将肺里的空气排除,让全身颤抖的血液冷静下来。我并不是感觉恐惧,反而是太兴奋了。

    我脸上腾起的热度我自己都感觉到了,全身血液不断颤抖不断沸腾。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种怪物……这才是真实的世界吗?”我摘下目镜,低声自言自语,有一些狂热。

    机车头灯一直照射着那只怪物,它总算察觉到了我的存在,一直低头啃食尸体的头颅也缓慢抬起来,看向了我。

    我终于能够一览这个怪物的全貌。它全身肌肉虬结,肌肤看起来十分光滑,而且都是赤红色的,雨水淋在上面腾起了一片水汽,最令人瞩目的是它额头上那两只长而尖锐的角,像是山羊角。它的面容狰狞无比,四颗巨大犬齿暴露在空气中,血水从犬齿与嘴唇的缝隙中流出,顺着嘴角往下淌。

    与它四目对视,它的眼睛无法用语言形容,一切文字在这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血红色的瞳孔中带着的是深邃而又狂暴的眼神,灵魂好似都会被它吸扯到其中。

    丑陋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

    没有带起任何风声,那个怪物就扑到了我的面前,歪着头像是要接吻,巨大的嘴巴张开,对着的地方却是我的脖子。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虽然我有些适应了,但还是不太适应。

    四颗犬齿触及到了我的肌肤,有些许冰凉,之后带着些许温热。我的鲜血喷涌而出。

    啊?我要死了吗?我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是嘛,要死了啊。我接受了这个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