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往年事

    更新时间:2018-08-18 17:05:15本章字数:1397字

    封闭五年的记忆,在她眼中的泪水划落的同时,仿佛时光倒流,一一在胸海中浮现——

    时光倒流,十二年前——

    西元一九九八年。台北市中心一家医院里。

    叶易航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两具冰冷的尸体,看着母亲躺在冰冷的床上,叶易航的大脑,几乎失去了思维,一片空白。

    今天,是叶易航十九岁的生日,本来打算和父母一起度过一个开心的生日,没有想到,苦苦待待一天,等来的却是父出事的厄号。

    一辆出租车,在父母回家的路上,直接撞上了父亲驾驶的的轿车。轿车和那辆出租车都因为巨大的撞击严重的变形,父母当场死亡,那名出租车司机身受重伤,在送进医院后不久,也已经抢救无效死去。

    父亲叶阳,不但在台北,甚至可以说在在亚洲屈指可数的富豪之一,手下经营着数十家大大小小的公司,这一出事,公司员工,立即乱成一团,好在二叔暂时接手了公司里的管理事务,才让局势暂时安静下来。

    叶易航看着父母冰冷的尸体,此时的心情,更本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只是感到心脏中,仿佛有一把刀在狠狠的划过,痛得他说不出话来。

    今天,是自己十九岁的生日,父母出门前,还说晚上要早点回来,陪他度过一个开心的生日,他还记得,母亲临走前,微笑的嘱咐,没有想到,父母临走前的嘱咐,却成了一生的告别。

    想到这里,叶易航的双手,无声的握紧,指甲深深的掐进深心,让鲜血在掌纹中,婉延出一道道怪诡的符纹,少年的眼中,此时,显出了常人没有痛苦和愤恨。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回过身去,问和自己一起来医院的管家:“林叔,那个肇事司机,是怎么回事?”

    “少爷,警方已经查明,这名肇事是因为酒后驾车,才造成了事故的发生。”林叔看着少年眼中的隐忍的痛苦,心里有些不忍,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不过,这个司机送到医院不久,就因为抢救无效,也已经死亡了。”

    “他死了,哈,他死了就能陪我母父的命了吗?”少年幽深的目光,深深的收缩了一下,咬着牙齿,眼中透出少年人没有的狠戾,“他醉后驾车,却陪上我母父的两条性命,他以为他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吗?林叔,这个肇事司机家里,还有没有什么人?”忽然,沈宇航莫名其妙的问了这么一句。

    叶易航眼中阴戾的神情,让老管爱激灵灵的打了一下寒战,一时猜不透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心里在想什么:“肇事司机的的妻子,前几天因为心脏病复发,已经去世,现在只留下一个女儿,因为没有人看养,已经送到了一福利院去了。”

    “他还有一个女儿,他还有一个女儿。”忽然,叶易航回过头来,瞧着林叔,眼中透出一抹阴沉的神情。

    “是,他还一个女儿,听说只有九岁。”林叔想了一想,回答。

    叶航宇点了点头,牙齿咬得更紧了,溥锐的嘴角,轻轻扯了一扯,隐隐勾出一个残酷的笑意,轮廓分明的面上,此时,看起来竟有些扭曲:“好吧,即然肇事死了,那好,我定会让他的亲生女儿,来尝还这个血债的,我一定会用她一生的痛苦,来祭慰我父母的在天之灵。”

    叶易航的一生,因为这一场事故造成的悲剧,从此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一个快乐的少年,在一天之内,失去了双亲。同时,也是因为这他的这个决定,让叶易航的人生,和另一个人发生了碰撞,纠缠一生,也悲欢离合了一生。

    台北一家简陋的福利院。

    九岁的沈清儿一个人坐在秋千架上,漂亮的脸蛋,在闪耀的阳光下,如果一只红红的苹果,看人看了,忍不住想咬上一口,此时,她目光幽远的望着远方,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清儿,清儿,爸爸对不起你,爸……爸对不起你,不能陪你了,爸爸走后,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