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担忧

    更新时间:2018-08-18 17:05:15本章字数:1435字

    沈清儿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向一旁的林叔望去。林叔满脸担心的看着沈清儿,这些玫瑰,是夫人生前种下的,连少爷也不舍得,居然让沈清儿摘下来了,有时候,他会看到少爷对着这些盛开的玫瑰发愣,看着这些玫瑰来寄托对母亲的思念。

    林叔见到叶易航面上痛苦扭曲的神情,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担心的拉着沈清儿的手。“少爷,你别生气,她只是一个小孩子,什么也不懂,快,清儿,快向少爷道歉,说你不是故意摘下夫人种的玫瑰啊,快向少爷说不对不起,快说啊。”

    “啊。”沈清儿一声惊呼,没有想到,自己让宇航哥哥开心的玫瑰,居然是宇航哥哥去世的母亲种的,“对不起,对不起,宇航哥哥,我只是想让你开心,没有想到会这样的,我没有想到……”

    叶易航瞪着沈清儿,沉刻冷峻的脸早就因为气愤而扭曲,一双幽深的冷眸变得通红。

    “你这个小恶魔,你……”她的醉鬼父亲害他失去至亲,现在,连用于对母亲思念寄托的玫瑰,也给她摘掉了,她倒底还想怎么折磨他啊。

    终于,叶易航再也忍不住,抓住沈清儿的手臂向后重重一推。

    “啊!”沈清儿一声惊呼,给他一把推下楼梯。

    看着沈清儿翻滚着跌下楼去,叶易航这才记起,她的身后是一个高高的楼道,一时愣住。

    沈清儿从楼道上一路翻滚着从楼梯跌下去,嘭的一声,脑袋袋重重的撞在转角的墙壁上。

    沈清儿只感到额角一阵剧痛,只感到一片血雾朦上自己的眼睛,甚至,痛得连哭也哭不出来。

    林叔一愣,惊呼。“天啊,清儿。”匆匆跑下楼去,抱起沈清儿,只见她的额角破了一大块,鲜血汹而出。

    “清儿,你没事吧。”林叔心痛的瞧着受伤的女孩,这一次,连他也认为少爷做得太过份了。

    沈清儿紧紧的咬着嘴唇,怎么也不让自己哭出来,坚难的望着楼上冷冷瞧着自己的叶易航,眼中泪光晶莹。“宇航哥哥,对不起,我……我真的只是想让你开心,我不想看到你整天都不高兴,我只想你快乐。”

    叶易航瞧着沈清儿闪动的泪水,听着她说的话,不知在心底的什么地方,居然不自禁的动了一下。随即一咬牙,觉得有些可笑,他为什么要开心,她的父亲,害死了他的父母,让他从幸福的天堂坠入痛苦的地狱,而那个杀人凶手的女儿,居然说出不想让他不开心的话来,这不是天下最大最可笑的笑话吗。

    终于,叶易航冷哼一声,再不看受伤的沈清儿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转身的瞬间,幽深的冷眸,竟有些湿润。

    沈清儿看到叶易航离去的背影,觉得心里这么难过,眼中的泪水混合着额角的血水流了下来,在一阵剧痛中晕了过去。

    “她怎么样了?”

    几天没见到沈清儿,叶易航竟然破天荒的问起她来。

    林叔瞧着他冷峻得没有一丝温度的脸,小心翼翼的回答。“清儿从楼上摔下去,摔破了头,医生说,清儿可能有轻微的脑震荡,情况不大妙。”

    听林叔这么说,叶易航冷峻的面上,竟然透出一抹冰冷的笑意。

    一想到那个可恨的小恶魔躺在房床上,痛苦呻吟的悲惨样子,他就觉得非常解气。

    她父亲害死他的父母,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他就要那个可怕的司机的女儿,用一生的痛苦来尝还这笔孽债。

    一处理完手中的事情,叶易航便开车来到医院,很想看看沈清儿这个整天有着一脸笑意的小恶魔现在的可怜样子。

    穿过医院的走廊,在病房门口的空隙间向里看望,可是,让他失望的是,看到的并非沈清儿痛苦呻吟的可怜样子。

    虽然,沈清儿头上和手臂上,都缠着绷带,可是,此时,她的脸上,仍然透着甜甜的微笑。几名同病房的孩子,正好奇的围在沈清儿的病床前,不知沈清儿在说什么,几个孩子,不时发出一阵阵欢快的笑声。

    单调的病房,不但没有一点冷冰冰的感觉,反而因为几个孩子们天真的笑声,充满了一种温专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