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羞死人了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27本章字数:1461字

    六年后

    龙泽推开房门,未在床上发现莲生,眉头一紧,正打算唤骆风来寻她之时,发现床角下一角浅浅的粉白色。

    “莲生。”摇头叹息,不明白这丫头又在想什么,走过去把她拉出来,却心疼地瞧见小人儿的脸己哭花。

    “龙泽哥哥……”

    “怎么了?”龙泽不急不慢地给她试着泪。

    “莲生快死了……莲生流了好多血……好红!好怕人!”

    流血?俊眉皱得更紧,龙泽见莲生撩开自己的衣裙,露出里面染血的亵裤,他俊脸倏红,这山上行宫中大多男子,莲生不懂这月婆之事也是情理之中。

    “呜呜……”哭声更大,怨怪起龙泽来,“你都不担心……”

    龙泽干咳了两下,大掌轻轻扣住莲生的肩,“莲生,这是女孩成长的必经之路,龙泽哥哥知道你怕红,但这红代表的是不一样的,它代表你己长大了,一会儿龙泽哥可给你剪些白布条来,你放在出血处,然后再换件干净的衣衫。”

    “可是……”

    “乖,龙泽哥哥说过,有龙泽哥哥在,莲生什么都不要怕。”顿了顿,拉过莲生的手,在她手心上写上几个字,“你没事总去偷跑去老先生的书房,这是一本书名,里面讲了一些女性……嗯,总之,你看看就知道了。”

    七天后,

    龙泽哥哥己经睡去了呢!

    莲生眨着一双大眼,乌黑的发丝掉落在龙泽面颊上,瞪着龙泽好看的脸,她吞了吞口水。

    老先生真坏,给人家的书明明模糊不清嘛,叫人家怎么下手?

    莲生纤手伸出去,最后懊恼的又缩回去,口中念念有词,“龙泽哥哥是不嫌莲生丑啦!可是……这样做的话,龙泽哥哥醒了会不会生气哦?

    都怪她笨,干嘛要让老先生偷瞧到她偷那本《女性图谱》,然后被送了一本《春事图》……

    羞死人了啦!

    莲生,你也有十六岁了吧?小王爷也有十八岁了,都到了小干柴遇小烈火的份了。来来来,老夫交你一样宝典,回去好好研究、好好学习,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像小王爷请教。

    什么嘛?这样就生娃娃吗?莲生扯着龙泽哥哥的衣服,觉得好丢人!

    “龙泽哥哥,你配合一点嘛!”莲生小小声的嘟哝,只见龙泽一个大翻身,长臂就把她压回了床上。

    “龙泽哥哥,不要梦游嘛!莲生不贪心的,只要一个小娃娃就够了。”

    “你还小。”龙泽突地开口,声音低沉,几分压抑。

    “龙泽哥哥,你喉口也受伤了吗?怎么声音也哑了?”

    没得到应答,莲生以为龙泽又睡了去,小手伸出去又要扯龙泽的袍带,却听到一声克制的低吟。

    小莲生,努力啊!莲生心底给自己打气。

    “住手,莲生!”该死,当连生的手伸到龙泽腹下,龙泽低咒,他猛地一个翻身,把这只惹事精压在身下。

    这么多年的同枕而眠,龙泽己经没了想法再将莲生嫁出去,反正他也不介意莲生脸上的红丝,也早就习惯了身边有抺淡淡的莲花香。

    也罢,只要他身子一天不好,他们就可以继续住在这山里,乐得逍遥。

    就是这动作,就是这动作!画册里有这动作!

    莲生双眸闪着兴奋的光彩,她自小生长在一群男人间,两性之间的事在她眼里看来只是你压压我、我压压你的小事,可就是这样的小事就可以生个娃娃出来,何乐而不为呢?

    “龙泽哥哥,不要咬我啊!”

    “莲生,这不叫咬,”龙泽眼里是浓浓的暗沉,仍不忘苦苦教导这让人又爱又怜的小丫头,“这叫吻,包括我们接下来要做的生娃娃事,都是丈夫跟妻子间才做的。”

    龙泽感觉到身下的人儿微僵,大掌轻轻扯开她的褒衣……

    “龙泽哥哥,”莲生的声音里有点失落,“生娃娃的都是夫妻吗?”

    “嗯。”也有例外,龙泽知道莲生想起了不好的回忆,他忙吻上那期待己久的红唇,味道——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甘美。

    “龙泽哥哥……”

    “噓!龙泽哥哥不打算放过你了。”

    要她,莫名的,这个想法突然坚定下来。

    吻就这样一路下沿,龙泽黑眸半眯着,看着莲生由先前的一点点抗拒变得顺从,然后是主动抱住他的脖子……

    莲生……

    贴合的那一刻,龙泽终于明白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