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再遇骆风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28本章字数:2303字

    皇榜:吾之爱妃忽得恶疾,夜不能视、肤痛体虚,今特招天朝医之贤士,妃愈,欲赏天朝良田百亩、锦缎千匹、黄金千两。

    真是的,没事把东西贴那么高干嘛?

    烈阳下,皇榜下挤满了人,害她浑身都是汗,可是即是这样,莲生还是立于人群最前处,小拳头锤着自己有些发疼的肩膀,两只大眼睛有些哀怨的盯着皇榜上的內容。

    “唉唉,小妹妹,让一点啦,你不懂这医人之道啦!”一个大胡子一只手拍着前方面掩白纱的白衣少女的肩,将她往后一扯。

    给大胡子这么一闹,害得莲生又往后退了几步,她微恼的瞪着最前面的大胡子,完全发挥身子娇小的好处,左钻右钻的又挤到前面去,“谁说的我不懂了?”

    大胡子因白衣少略哑的声音愣了下,随后稍带点嘲弄的口吻,“你懂?小妹妹,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知不知道现下病的是谁?是皇上最宠爱的兰妃啊!”

    面纱下那小嘴微撅,最宠爱啊?骗子,分明是大骗子嘛!

    “喂喂喂,小妹妹,揭皇榜可不是闹着玩的。”大胡子先有人先他一步揭下皇榜,慌忙扯住正欲离开的白衣少女,不知自己手劲极大扯痛了对方。

    “叔叔,你扯痛我了。”白衣少女轻声提醒。

    “不好意思,只是这皇榜你不能拿下。”大胡子黑脸微红,瞪了立时安静下来的人群,“看!看什么看!老子挖你们眼珠子!”说着,一把大刀就亮了出来。

    人群纷纷退避,白衣少女皱眉,把皇榜卷好再次打算离开,没想到大胡子一个蹿身挡住她的去路。

    “小妹妹,把这榜子让给叔叔吧!”刚刚还凶神恶刹的人立马涎出笑脸。

    “我为什么要让你?看你也就是一介莽夫,可知道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

    大胡子大笑着摸着自己脖子上的头,“没事,老子的头长得结实的很。小妹妹,今天你不把皇榜让给我,可知道后果是什么?”

    “难不成天子脚下你还要当众砍人不成?”柳眉一挑,小脸高高的仰起,“大胡子叔叔,你要知道我们现在的国君可是史上最最最最最最最得多得数不清的一代明君,杀人是要偿命的。”

    正赶来的骆风因这一长串的“最”咧开个微笑,乍听这沙哑的叫声极耳熟,不过……明明不可能的事。

    大胡子给白衣女子一长串的“最”弄得头皮发麻,这死丫头是软硬不吃呢!

    “所以——”

    “所以?”

    “你要给我让路,路不是你家的,你没权矗在这。”

    “小妹妹……”大胡子改而换一副可怜像,眉拧着,唇抖着,一副声音具下样,“你就让给我吧!叔叔真的等着救命啊!当然我救的不是兰妃娘娘的命,我救的是我自己的命。”

    这突来的转变让白衣女子有点无措,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两位,”是个冷沉的声音,“不如一起进宫如何?”

    白衣女子的身子猛震,这声音……回首,果在人群里找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骆风哥哥!”

    骆风瞳眸大扩,瞪向眼前白衣人。

    “嘿,骆风哥哥,你认得莲生了吗?”莲生跳到骆风身前,本想撩开自己面上的纱,后来瞧着周围人多只能作罢。

    怔愣过后,骆风微笑开口,“姑娘可能认识人了,骆某并不认识姑娘。”

    笑容凝在莲生脸上,眸里的惊喜也倏然失色,骆风哥哥不认识她?怎么可能?僵硬的扯动笑容,“骆风哥哥,你在开玩笑对吧?你不认识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呢?”

    “骆风乃当朝天子御前带刀护卫,姑娘不认识在下,在下倒稀奇了。”

    螓首轻摇,“那龙泽哥哥又怎么讲?”

    “大胆!”大喝一声,骆风与莲生冷目相对,“吾皇名讳岂容你直呼,且称兄道妹?”

    “小妹妹,”大胡子拉了拉木然的莲生,“早告诉你话不能乱说了。”转头涎笑对着骆风,“抱歉,这位小兄,我妹子有点神智不清,还请见谅。”

    整齐的步子,整齐的衣着,士兵所到之处,百姓纷纷让路,以莲生、大胡子、骆风三人为中心围了个圈,将好事的百姓阻挡在外。

    “骆侍卫,”为首的官兵单膝脆地,“属下静待命!”

    “既是个疯姑娘,没必要劳师动众。”

    “可这皇榜……”

    “皇榜是我揭的。”说着,大胡子就去莲生手里抽皇榜,没想到她却攥的死紧,这后背真替她在盗冷汗。“妹子,快快交给为兄,为兄好给兰妃娘娘去医治怪疾。”拜托嘛,小妹妹,看他一眼,他眼睛眨的好辛苦。

    直视着骆风的双眸,直到对方把眼神瞥向别处,莲生嘴角才浮出一丝冷冷的笑意,转身,提高手中的皇榜,“大家伙都亲眼所见,皇榜乃莲生所揭。”

    人群里没人回语,官兵随便抓住一人的衣领,“这位姑娘所说是事实?”

    书生模样的人慌乱回答,“是事实,是事实,皇榜是这位姑娘所揭。”

    大胡子暗叫一声“完了”,却也硬着头皮上,“还有我一份。”带上他啊,他今天一定要入宫去。

    “骆侍卫长……”

    “带走!”冷声命令,对上莲生胜利的眼神,心揪得一疼。

    ……

    假山流水、亭台楼阁虽然精致,却少了皇宫该有的威严肃穆,况且一路也未见大内侍卫夜寻,任她再笨,也看出这里不是皇宫!她就说嘛,为什么执意半夜带她入宫,是用着夜色做掩护,混淆她的判断力。

    胸口卡着一口恶气,莲生就这样跟在领路的士兵身后,左拐右拐绕了几个走廊,径直来到一间书房前,士兵敲了敲门板,里面传来骆风低沉的嗓音,“进来。”

    士兵退了出去,莲生进屋,书桌后,骆风正低垂着头不知在看什么。

    “你倒底安什么心?为什么不让我见龙泽哥哥?”

    “他现在的身份不同。”

    “那又怎样?龙泽哥哥不是无情的人,他不会嫌我的。”

    骆风抬头,烛火下是一张哀伤的脸,“他是不会嫌你,你看看这个。”

    莲生狐疑的走近骆风,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暗淡的亮光里,那圣旨上字字钻心,片刻,泪己糊了眼。

    “我要见他!”语气坚定,带着哀求、讫盼。

    “你会后悔的。”骆风闭了闭眼,再睁开时,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莲生,他己忘了你!”

    仿佛晴天霹雳,莲生白了一张脸,面纱下红唇不自觉抖着,“你在……骗莲生!”

    “是事实,那夜皇上写完这圣旨,突然口吐一恶血,再醒来时,以前的事都己经不记的了。你不觉得这是百姓的恩泽吗?如果他还记得你,还记得仇恨……”

    “不!不!你在骗莲生!”

    “如果你不信,骆风这就带你进宫。”牙一咬,骆风再也受不住莲生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