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初入皇宫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28本章字数:2060字

    骆风引领莲生进入兰妃的居所,送她一个“好自为知”的眼神后就退了下去,宫女一推开房门,她就看到那个背对她的男人。

    男的头回过来,除了那双冷淡的眸子,其它都未变化。面纱下是她的笑颜,心激动着、拼命跳动着……眼角己湿,她……终于见到了他呵!

    龙泽猛地皱眉,心口一疼,眸子就这样看着对面的莲生,这女人的身影……好纤弱,好想将这抺纤弱揽进怀里。

    “皇上……”床榻上的兰妃气若游丝,双目不清的她恐惧的把双手探出床外搜寻那双有力的大手。

    “朕在。”轻轻握住兰妃的柔荑,转过头去不再看向那白衣女子。

    原来妒忌就是这样吗?酸疼酸疼的,很委屈很委屈……突然,莲生扬起一抺笑,恶作剧一样扯掉自己面上的白纱,吓得两旁的宫女倒抽口气。“皇上,民女莲生。”哑声哑气再次吓到宫女们。

    他,漠然的回头,“朕己经知道了。”先前见了他不旦不下跪,更是满嘴没有礼数可言,当冷目瞧到那高傲的红丝小脸后,心神猛然一震!这脸……头隐约作疼,他拒绝去挖掘脑海里泛起的什么。

    莲生的唇抖得厉害,看着那个美得不像男人的男人把眼光又调回床前。

    “皇上,兰儿不要死……”隔着帘子,莲生瞧不清床上人儿生得何模样,只听说她很美很美。

    “朕的兰妃当然不会死。”

    “咳咳,皇上……”

    龙泽刚想开口,声音却被莲生抢了去。

    “龙……皇上,您还是先让会吧,让‘莲生’来给兰妃娘娘把把脉!”这几个字是咬着牙说的,瞪着龙泽握着兰妃的手,她刻意加重“莲生”这两个字。

    龙泽是略微皱了皱眉。

    “皇上,请借过!”不客气的挤掉两人纠缠的双手,莲生瞪着一双眸子恶狠狠的抽过兰妃的手,不想弄得小佳人抽气连连。

    “你小心点!”拧紧眉,龙泽不解这莲生何来的怒气。

    “不好意思,皇上,民女自小在乡下长大,这手劲难免大了点。”头望着豪华的房梁,大眼睛里蓄着清泪。龙泽,你个混蛋!什么“执子之手,与之携老”?骗人!全是骗人!枉我千辛万苦地底下跑回来见你,你却忘了昔日旧情人!

    罢了,自己怎么说也是九五之尊,就不与这小娃一般见识了!只是……不知为何,龙泽很想叹气,事实上也叹了,“莲生姑娘,你哭什么?”他并未责怪于她,不是吗?

    哭了吗?抬眼看见一旁龙袍加身的男人,嘴角挂起抺有点凄凉的笑,“民女只是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富丽堂皇的地方,有点小小的感慨。”

    龙泽无言。

    “皇上,民女有一事相求。”

    “只要你医好兰妃娘娘,朕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红唇咧开来,笑得好无邪好天真,可说出来的要求却足够叫一旁的兰妃丢掉半个魂,“我莲生也要试试这当娘娘的滋味。”

    “可以,倘若医不好呢?”

    “医不好的话,莲生自然是欺君之欺论处。”

    “既然你那么不在乎自己的小命,朕又何需顾你,朕等着瞧你高超的医术。”望着她,不知道心里为何气恼,她一再的激他生气,究竟为何?

    “口说无凭,皇上,下道旨吧!”

    “莲生妹妹,你可要想清楚,本宫的病多少太医束手无策……”

    “来人,拟旨!”龙泽的口气微愠。

    然后,龙泽下旨招告天下此事,从兰妃房里出来,骆风冷冷的看了一眼莲生,然后带着她走到兰妃居室的旁边的一间屋子,想是为了方便照顾兰妃吧?

    屋子很大,装潢精致典雅,卧室、隔厅大多采用红木所制,屋里事先有宫女点燃了檀香,进门就可以闻到檀香味。

    骆风细心的命人把红色的物件都换掉,故意不把视线落到莲生身上。

    “嘿,我说骆风哥哥……”倒底在别扭什么呢?

    “莲生小姐,骆风受不起,您称呼奴才的名就可以。”

    “你怎么了?”

    “奴才怎么了,不劳莲生小姐费心,如果没有别的事,骆风退下了。”

    “等等!”叫住骆风,红丝小脸上满是不解,“能不能请你不要这样?”

    “莲生小姐想让骆风怎样?”

    “抬起头来,我要你正眼看看我,为什么我见了龙泽哥哥后,你的态度竟转变这么快?”

    骆风无耐一笑,竟有些苦涩,黑眸瞅了一眼莲生又转向别处,“莲生小姐,你当真要骆风说?”

    小下巴抬起来,“当然。”

    深吸口气,骆风的声音痛苦不堪,“你死就死了,干嘛又活过来?这个世界上莲生小姐早该消失,龙泽小王爷也应该跟着去了,你不该再出现的。现在,你逼着皇上纳你为妃,是瞅着龙泽小王爷的躯壳过得太逍遥了么?”

    “不是这样……”

    “那是哪样?我跟小王爷亲手埋了你,小王爷亲自给你立的碑,你倒是要告诉我,你怎么从地底下爬出来了?小王爷为了你杀兄拭母,京陵兵变,小王爷一夜之间成了皇上,成了暴君,你还有什么不满意?我不管你是人是妖,念在跟小王爷八年的情份上,你放了他吧!更何况,他己经不记得你了。”

    莲生想笑,却是笑不出,“原来……骆风哥哥眼里……莲生也是妖怪!”

    “我以为你见过皇上,知他忘了你,就会知难而退了,没想到……”冷哼一声,“我真是低估了你。”

    “你不是这么想的。”

    “我是这么想的。”

    “你不是!是的话,你早该在大街上就杀了莲生,是的话你就不会费心叮咛莲生不要见皇上,是的话你大可弄上满屋的红色活活吓死莲生。”

    骆风摆摆手,语气满是疲惫,“可你不领情不是吗?莲生,就这样吧!骆风累了,你也好好休息吧!”

    莲生叫住欲转身的骆风,抿嘴露出浅浅的笑,“骆风哥哥,还是叫‘莲生’好听。”

    “莲生,现在的皇帝很好,你的到来带给子民的未必是好事。”再次深吸一口气,骆风心底又补上一句:如果皇上再重新爱上你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