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突然昏倒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28本章字数:1664字

    屋子太大、太空、太荡,就算地府游历了一圈,仍是无法忘记那种孤独的恐感。不敢开窗,是怕瞧见窗外的月,燃着烛火,一瞬不瞬的瞪着,那昔日快乐的时光历历在目。伸出指去,想碰触那跳跃的烛火,终究是鼓不起勇力。

    莲生,来,走过来,不要靠太近,它虽然会弄伤人,可它还会带给我们光明和温暖。

    莲生掩口咳了咳,龙泽哥哥当时的口吻是那么的轻柔。

    莲生,来,把这碗药了,乖,不是很苦。

    一滴清泪划下面颊,如果是以前,无眠的夜,龙泽哥哥会耐心的哄她入睡吧!

    龙莲生,你个骗子,你明明醒了,你明明醒了!为什么还要装睡?

    不不不,这段回忆她不要啊,那日她死之时,龙泽哥哥的表情是那样哀戚、那样的无助。

    “都是莲生的错……”莲生匍匐在桌上,身躯不断的抖动,那泪像流不止,那疯狂的龙泽、那火光、那杀戮都是因她而起啊!如果她不死,如果她不死!

    “龙泽哥哥……”

    窗外人驻足,俊眉微皱,他刚从兰妃房里出来,路过这,这声悲泣竟撼得心神一震。这呼喊,让他莫名的心疼,禁不住的,他偏首看那窗上投下的影儿。

    就在这时,房里的莲生同样望向窗外,倏地站起,猛一把推开窗……

    “龙泽哥哥!”

    “莲生……”轻柔的回应,音落,连龙泽自己都吓了一跳。也许也许,只是因这丑娃哭花的脸吧?他给自己找个借口。

    “龙泽哥哥,”莲生笑,爬上窗子,跳到他眼前,站在她最惧的月光里,“真的是你,你来瞧莲生了!”

    他只是路过……

    “龙泽哥哥!”莲生抽泣,是泪水,可脸上分明扬着笑容,小人儿张开双臂,像只白色展翅的蝶儿,“吻我!”撒娇一样,却带点命令的口吻。

    ……

    莲生伸出去的双手慢慢变得僵硬,笑凝结在脸上,刚才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以为回到了从前,当发觉时,她的己经张开了怀抱,可……望着面前无表情的男人,莲生的手伸也不是,缩也不是,只能那样尴尬着。

    龙泽看着莲生的脸,看着那张小脸上聚满失望,心猛地抽疼了下,就在莲生几乎要垂下臂膀时,他一个欺身,紧紧、深深将小人儿圈进怀里,一手撑着她的后脑,一手牢牢圈住这馨香的小身子,唇结结实实的盖下——

    “唔——”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莲生瞪大眼,那熟悉的、渴望的、期盼己久的吻!死死抱住这个深爰至极的男子的颈子,她极度热情的回吻着。

    舌尖滑进香甜诱人的小嘴,与她的丁香小舌紧密纠缠,一把把莲生按在红柱上,男人同样睁着眼,眼睛映在对方眼睛里……

    “咚”杯盘掉地的声音,小宫女赶忙躲在门后,小手用力捂住嘴,瞧!她看见什么?她家兰主子重病,皇上却在这里跟那个叫莲生的丑女热吻!还吻得浑然忘我,东西掉地的声音都听不到!

    “春桃,你在瞧什么?”

    “嘘!绿痕,你过来!”把走近自己的绿痕往身后一拉,示意她看向长廊上的人。

    绿痕先是瞪大了眼,然后是愤愤不平,但也不敢太大声,“这分明就是妖女嘛!皇上什么绝色没见过,她长得如此丑居然还勾引了皇上!肯定是用了妖术!”

    “我想也是,你看看她那张脸,根本不是常人嘛!”

    “兰妃娘娘待咱极好,咱可不能看着她受欺负!”

    “绿痕,你有什么好招术?”

    绿痕微微一笑,拍拍春桃的头,“叫声好姐姐就告诉你。”

    “好姐姐,快告诉春桃吧!”

    绿下四下张望了下,悄声道:“春桃妹妹,你附耳过来。”

    直到喘息困难,莲忍不住想咳,龙泽放开她,他的双眸呈现短暂的弥蒙,过后,冷静的看着还在大喘气的莲生,直到她呼息稍平复,他才冷冷淡淡的问:“你对联做了什么?”明明不想吻她的不是吗?这女人一定是做了什么,才让他身体如自然反应一样回应她的要求。

    “我……对你……做了什么?”莲生呆呆的重复,突然想笑了,“我能对你做什么?我只是想念,想念我的龙泽哥哥……”

    “闭嘴!”冷喝一声,“这话给朕听到就算了,若是给他人听到,你小命不保!朕的名讳除先皇跟太后外,岂容你直呼?”

    可我以前一直这样叫你啊!心里呐喊着,莲生垂头,泪啪啪掉在大理石砖上……

    龙泽拢眉,正愁不知接下来怎么说时,那张泪脸抬了起来,带着抺倔强,带着抺微笑。

    “莲生偏要叫皇上龙泽哥哥,皇上听不过,可随时取了莲生这颗丑头。”说完,转身,步子己然不穏……

    “喂,春桃,你闻到一股很浓的香味没?好像是莲花香耶!”

    “是耶!好浓哦!”

    “莲生!”龙泽心猛然一惊,那步至门口的莲生突然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