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5本章字数:2321字

    “二娘,小爱姑娘答应留下啦,二娘……”红柳跳着向阁楼另一边跑去,这丫头,没学过那些三从四德吗?真不可思议。

    “小爱姑娘可否好点?”坐在上座的妇人我想应该是二娘了,“刚刚红柳这丫头告诉老婆子,姑娘叫小爱。所以冒昧叫出口了!”

    “还得谢二娘搭救之恩,小爱定当相报,以后这就是小爱的家了,小爱恳求自荐任济香院总管一职,三月之类定为济香院赚回一万两银子!”我不急不慢,两眼坚定的望着二娘,朗朗说道。

    “总管一职?”红柳有些惊讶住,“我们这里女人只有卖艺卖身的,这任职的倒只有二娘一人!小爱姑娘你?”

    “姑娘不必许此诺,济香院再不济也养得活我们几个,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姑娘有此心意,二娘就心领啦!不过总管一职?姑娘果然与众不同!”二娘用犀利的眼神盯了我一会,然后锤着自己的胳膊道:“怕我这把老骨头不管用喽!”

    “二娘哪里的话,二娘此时正值风华时期,不老不老!”我徐徐的微笑着,感觉二娘定不是等闲人士,这里,以后应该就是我的家了。

    “小爱嘴儿真甜,比红柳丫头还甜人,也罢,济香院以后还得靠你们这些姑娘们了!”二娘望着我,给了我一个笑容:“不过,济香院不能跟别的妓院一般!”

    “小爱知道了,如二娘信得过小爱,小爱定能实现刚刚所说的愿望!一些济香院的规距,我刚才也听红柳说过了!”凭我这颗21世纪新时代女性的脑袋,我就不信在古时我竟赚不到钱。

    “那好,凭小爱这股信心,二娘放心把济香院交给你打理,红柳,叫上诸得力姐妹,今日歇业,到大厅议事!”

    二娘吩吟咐我坐在副位,望着我的容貌出神,哎,这可憎的容貌。

    “这是娘娘您托的人吗?她能帮您平冤吗?”二娘喃喃的自言自语,我揣摩着个中含意,竟也理不出头绪。

    二娘又恢复往日的精神,仿佛刚刚那一瞬间只是我在做梦……

    人数到齐了,除了我认识的红柳以外还有七名女子,风茂各异,看得我眼睛都不能眨,看来古时还真是出美女。

    可8位女子竟也出神的摒住呼吸看着我的样子。不约而同:“好美喔!”

    “好了,姑娘们,这以后并是济香院的总管掌事小爱姑娘!”二娘直起身,和我站在一起,反而让我感到一阵轻松。

    “奴家们几个见过小爱姑娘!”美女们都朝我一拜,天呐,我快不能呼吸了,看来我真是那种人:只知道欣赏美女,却从来不会孤芳自赏。

    “这是红柳、绿柳!这朵姐妹花一红柳尚唱,绿柳尚舞;这是白月、银月!前者抚琴动听,后者笛声有悠扬;这是香儿、菊儿!香儿美丽可人,菊儿下棋了得;芯蕊对诗、梦蕊作画写书,被誉为大惠国女才人,不过,大惠国第一女才人为红楼牌的头牌紫青姑娘,所以咱们济香院的经济来源只能保住自身,没有赢利。当然还有一些卖身的姑娘及下人,那些都是自作践,不应上得大堂,此当,就唤这些姐妹过来了。”

    二娘介绍完这些姐妹们,接下来应该轮到我了吧!

    “小女子今年二十,如各位不嫌弃叫小爱一声姐姐,以后咱济香院要靠咱们一起努力,三月内,我答应二娘为济香院赚回一万两银子,算报答二娘搭救之恩,不知各位妹妹可信得过姐姐?”

    “怎么可能?小爱怎么可能有二十三岁,看起来明明像18岁嘛!”红柳倔起嘴,红红的嘴显得格外可爱。

    “一万两银子呐,到时候就可以为爹娘盖房子,不用再让弟弟们吃苦了!”香儿天真的盘算着,看来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可是现在那些所谓的文人都去红楼牌了,谁不知道紫青姑娘为大惠国第一才女呀,我们能赚回一万两银子吗?”芯蕊,梦蕊齐口同声,想毕她们受那紫青窝囊气很久了吧,毕竟一山不容二虎。

    “是啊,除了红楼牌,还有碧兰轩的燕儿姑娘,连王上都看上她的舞,我们拿什么跟人家比?”绿柳红着眼睛,无奈的低下头。

    “现在还有几个文人来咱济香院,都找乐子去,还来这里受清凉吗?”菊儿也是愤愤不平,仿佛这天下的男人都是伪君子。

    “我的笛子已经荒废好久,都没知音来听了!”银月懒散的表情望着我,仿佛我说的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我呵呵的笑了笑,来到了这个地方,学会了笑和坚强:“各位妹妹,我不来至这个地方,但是我们都要学会坚强,生活是人创造的,生活能给予我们快乐,要想拥有这份快乐,我们必须付出,有付出既有收获。首先,我们要自信,再来我们要努力发挥自己的所长,对,男人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一样可以打败男人,我们一样可以在没有男人的情况下生活,这——就是对生活的信心。你们有吗?”

    姑娘们愣住的看着我,当我是外星人?

    红柳首先站出来:“不管行不行,我相信小爱姐姐,应为小爱姐姐一定是大惠国第一美人!”

    “我们也相信!”众声齐喊,窗外的燕子惊醒已飞去,不知她们可否感觉到?

    二娘走到众姐妹身边:“小爱说得不错,除了男人,我们一样可以生活!”

    “我们要拥有你——信心!”

    “准备战斗了吗?”我问向她们。

    “准备好了,济香院要成为大惠国第一楼!”

    团结就是力量,我感受到了。她们都是不卖身的,所以二娘格外器重!我想了想,任下总管一职,以后济香院就是家了,有这么多姐妹陪着,就算生活不能安静,但求充实,今晚的月光很好,但月儿是缺的。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只刻,我想我只能拿这一句诗来感概自己的人生!不知道内心到底在渴求什么?不知道自己在茫目追求些什么?许诺二娘帮济香院赚银子,我只是想对自己施加压力,让自己有了活下去的动力,如果不这样做,我找不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要怎么活下去?虽然说学会了不哭和坚强,但我内心——依然恐慌,是真的恐慌!试问,当一个人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国界,没有了期盼没了有依赖,她要怎么样找到生活的那扁舟载着她在生活的海洋游?

    今晚——想了太多、太多,她们还好吗?一切还好吗?有的时候真的搞不懂自己的性格,冷时很冷,热时很热,所以——只能用不正常来形容自己!

    不禁有些恼怒,怨命运为什么要生下这么一个我?就算是这么一个我,为什么还要安排小倩来抢我有的一切?我还不够惨吗?

    抚上门梢,是夜了……有点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