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5本章字数:2171字

    一切都在策划当中,心里烦躁得很,这古代的人性我又不了解,理也理不出个所以然,呆呆的坐在厢房中,这几天以来也看到了济香院的清冷,大伙的热情高涨这会已然不存,我的心也跟死灰一般,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都不明白我要自荐任这总管一职做什?难道一切都是冥冥中安排的吗?有的时候我竟也惴不出自己的心意?

    烦闷的步出厢房,往二娘阁楼走去。

    经过后庭花园时,二娘乐呵呵的坐在石凳上,正瞧着烦闷的我。

    “二娘可真是神仙,竟猜得到小爱要去找您!”我也坐下,这些天来的相处,我已经把这里当成现代那样随和。

    “小爱不必烦闷,很多事急不得慢不得,随缘吧!”二娘信手摘一朵春兰:“就像这春兰,不到春天,它会开吗?”

    我的心慢慢的也就静下来,一园的兰花香让我感到意外的清爽,推算日子,现在也快到植树节了,不知道这大惠国有没有?突然有些许向往。在现代,植树是我一大爱好,看着自己裁下的树苗渐渐长大,就像是自己的心头肉一般那么关注……

    园子里除了春兰,还有紫丁香,名贵的金边兰,不过我想:这大惠国金边兰应该很多吧,突然发现竟有一株月月香,这可是天大的发现,没想到竟也开了些许花朵儿了。

    “二娘如此雅性,此兰花应顺节顺气吧!”

    “小爱言之不差……”

    “二娘,你相信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吗?”我问出这话来突然有些后悔,这不摆明了拿着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你不来至这个世界还来至哪里?莫不成小爱真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不成?”二娘打趣道,瞬而又严肃的对我说:“小爱,不管你来至哪里,你现在是济香院的人了!以前的事该忘的就忘了吧!像你说的,活得潇洒一点不好吗?让自己的心承受太多很累很累!”此时的二娘像是一个受伤很严重的动物一般眼神空洞望着未来!我想,二娘一定还有事没有说,大家都不知道的!

    “二娘!”我轻唤着,想要把二娘从痛苦唤醒出来。

    “二娘!”红柳这丫头真是够跳的了,比我这新时代的人还了得,打断了二娘的沉思后又直接跳到二娘旁边,闯着粗气,脸色红通通的简直像熟透了的苹果。

    “二娘……天大的好消息喔!”红柳拍拍胸口,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这丫头,像天生的野丫头了,三从四德念到哪去了?”二娘假言发怒,其实心疼得不得了。

    “不是的,二娘……是好消息,皇宫的文公公来宣旨了,快去前厅接旨啊!”红柳终于把话说出来,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宣旨?

    “是今年王上为太后祝寿而招集各院献节目吗?”二娘愣了一下,然后晃过神。

    “是的,是这样的,我们又可以进皇宫了!”红柳天真的认为。

    “上一次的招献,我们输给了各个院落,原以为这次没份了,没想到还是像去年一样,那么,我们还要受一次羞辱了!”二娘途气的站起身,往前厅赶去。

    我接过红柳的丝巾蒙住脸,留一头长发飘在身后,随二娘赶往前厅。

    “王上有旨,济香院为太后祝寿准备节目,于半月后往皇宫祝寿,钦此!”文公公那公鸭般的声音我实在不敢恭维,好难听喔。

    “谢王上好意,恭祝太后圣安,王下金安!”二娘领着我们一干人跪下,双手捧过旨文。

    香儿微笑着上前,拿出些许应该是贵重的银两吧,朝文公公的手里塞去:“公公辛苦了!”

    文公公乐呵呵的走去,走时还不忘说:“到时候可别让王上失望呐!”

    这该死的太监,吃了东西一抹嘴就溜,还不忘说东西不好吃。真是活见鬼。

    各姐妹都坐在前厅的椅子上望着我和二娘,奈奈的低下头,不敢面对那些眼光,二娘只是愣神的瞧着远方……一时的寂静让人沉受不了,济香院已经好几天没有客人上门了。就算上门来找姑娘玩乐的,也被我命人赶了去,实在不想看到身为女性同胞自己作践自己!

    “哟,慧姐姐(二娘),您这是怎么了!看姑娘们一个个垂头散气的,该不会志气就灭了吧!”一个尖声尖气的声响打破了这尘寂。

    “原来是红楼牌的仙姑呐,您大红大紫怎可光临我们济香院!”二娘抬起头,直视着那所谓的仙姑。

    笑死人啦,那人竟叫仙姑,怎么会如此自恋?

    “哟,王上来旨宣了吧,你以为王上真有意让你们济香院祝寿呐,要不是咱二王爷与咱有交情,妹妹感情体会慧姐姐的困难,特让二王爷把您这济香院也报上的!”仙姑直直的在二娘面前走过,然后坐在另一上坐。盯着我:“济香院又来姑娘了?慧姐姐本事不小呀,怎不敢揭开面纱,是怕见人吗?这大惠国谁人不知只有济香院肯收留那不敢见人之人啦!”

    二娘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话,只是不屑跟这所谓的仙姑说。

    “仙姑婆婆,我看你不要乱说,嘴闪到了可别怪姑娘们几个没提醒!”红柳直起腰,怒气的盯着仙姑,竟然叫她婆婆,这回仙姑可要发怒了吧,我怏怏的笑了一下。

    “仙姑婆婆?呵,这济香院人才可真多,上说只有济香院收留不敢见人之人,这该说济香院有本事,敢收留这老虎一般的舌妇了!”仙姑不紧不慢的道出,看到红柳脸都绿了,给红柳一个眼神,叫她安静。红柳只得气急的坐下。还不忘紧紧瞪着仙姑。

    “我看姑娘们几个就跟我去红楼牌算了,你们的二娘也该休息一下了!谁不知紫青姑娘在咱红楼牌,这可是二王爷亲封的才女喔!”

    原来是靠着二王爷的撑腰才敢如此张狂,我笑了笑直起身对着那所谓的仙姑:“仙姑,那可是二王爷的才女,可不是您仙姑红楼牌的才女喔!”

    如果她知趣的话,她并会离去,如果她不识趣答言紫青是她红楼牌的,这话传出去,看二王爷那边如何交待!我冷笑了一般,然后又坐回原座。

    “好一张牙尖利嘴,看来我仙姑还小瞧了这济香院去!”仙姑气愤的站起身回过头盯住二娘:“半月之后,就等着看这济香院出丑了,看你如何回天!”

    原来她利用二王爷想让济香院出丑,哼,等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