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6本章字数:1922字

    我教给梦蕊芯蕊该念的台词,说起这古人呐,记忆力还真好,我只教了一遍就记得,天呐,我这大学生颜面何在呀?

    把红柳,白月,银月找来,我把那水调歌头和楚留香里面的歌哼了一遍: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泪洒长天不问月是圆缺,梦里婵娟醒又难全,人已无眠不赴高处寒烟,今宵惜别怎奈他日想见,爱也眷恋恨又缠绵,人已疲倦历历痴情成怨,可是天可是夜,相逢不改变,可是梦可是路,都还没有边,歌舞升平灿烂中,是否有我的明天,几时天几时夜,相逢又改变,几时梦几时路,都已走到边,晓风残月依稀中,是否有你的从前。

    她们竟又呆了:“世上竟有这么美的词和调?”

    “可不可以把这两首歌结合成一个调呢?”我问她们。

    “当然可以”红柳认真的说。

    “那就好,以后你们三人把此曲练好,然后大伙集在一起排练。”

    我认真的望着窗外,希望找到一点灵感,首先二娘出场是欢快的乐曲声,后来嫦娥偷药后才变得幽怨。那么要怎么样才能衬托出那像一个神仙境界呢?还有就是香儿月宫的舞台怎么做?

    后面结尾是嫦娥飞奔下来与后翌相聚,袖中藏着梦蕊所书写的祝寿对联,然后跳一段相聚舞后,与后翌拆开对联,展示给大家看,退出舞对号,整个剧场结束。

    哎,剩下10天时间了,不知觉中竟也过了五天,她们排练让我相当满意,只是我在担心的心里还没有着落,大家的衣服也别出一格,都设计好了,现在怎么解决神仙境地还有舞台呢?对皇宫我又不了解,这该如何是好?

    “这古代洗澡可真是一种享受,澡盆那么大,雾气漫延整个澡堂,好像人间仙境喔!”我突然翻起身,我怎么以前就没想到,祝寿那天烧多些热开水放在那儿便是仙境呀,听说场景由二王爷安排在宫里,搭了一个临时台子,因怕太后吹冷风着凉,所以还设立了围墙,这下可好,我急忙穿起衣服,正遇上红柳赶来。

    “小爱姐姐,刚才我出去听别人说,二王爷为了紫青姑娘,特搭了一个小舞台位于大舞台之上,到时候香儿妹妹就可以飞到小舞台上,有木梯喔!”红柳津津乐道。

    天助我也,东风也齐了,看我济香院如何成为大惠第一楼!!

    ……

    终于等到出发了,宫里派人来宣旨。济香院的姑娘们全部出动,只留下些个丫环及下人、厨子。

    香儿慎重的把一包东西交给我:“小爱姐姐,这是济香院的姐妹们凑的最后一些银两了。”

    我艰难的接过:“所以,我们只能胜不能败!”

    姑娘们穿着跟平时一样,没有太张扬,设计好的礼服只等明天一鸣惊人,对于她们的表演,效果竟在我预料之外。

    我仍旧带着丝巾,跟我们一起进宫的是万花楼,并没有太为难我们,只是然妍走过银月身边时,扬了扬手中的笛。那是一把极其白暂的玉笛,还泛着绿光。我想在笛上面,她就胜银月许多了吧!

    我眯了一会眼,然后轻声对然妍姑娘说:“若这次济香院有幸胜出,姑娘可否愿意将手中玉笛拱手相送?除非姑娘不敢跟我赌!”

    然妍看了一会手中的玉笛:“哼,不敢赌?上次惨败而归还不记荣耻吗?你们,赌就赌,只是若济香院不幸输了,姑娘必须得卖身给百花楼做我然妍的丫头。”

    我大惊,好一个不容小窥的然妍,只是心气太傲,若不然,定是我小爱的朋友。

    “那好,咱们击掌为誓!”然妍和我双双击掌,我退回到二娘身边。

    “不知姑娘尊名,可否相告?”然妍突然回头,她以为我是二娘的丫头。

    “不敢尊姓,奴家小爱!”我不卑不吭。

    安定好院落,原来竟和红楼牌为邻居,是否故意安排?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天的祝寿。

    “小爱姐姐,你为何要和然妍立誓,万一……、、”银月焦急的问我。

    “你不相信我们会胜吗?”打断银月的话,然后定眼望着她们几个。

    “只胜不败!”她们纷纷兴起手宣誓,那气势正是我想要的,真是一群可爱的女孩子。若不借那个机会和然妍赌注,她们心里应该不会这般火热。

    我可是拿身家都赌上去了!

    二娘点点头笑了,她应该了解我为什么这样做罢。

    “哟,看看,一个个穿得这般寒酸,还想胜过这次祝寿?简直天大的笑话。”在我预料之中,仙姑果然来拜访我们了。“连蒙着脸不敢见人的丑丫头也来啦,看来,济香院人才已尽喽!”

    大伙各做各的,谁也没理她,这是事先商量好的,尽量低调再低调,给她来个以静治动。

    见我们都不理她,仙姑的脸都绿了,气得咬牙切齿:“明天我要你济香院跪着求我,哼!”挥袖而去。

    “仙姑婆婆,不远送了,您一路走好,小心摔一跤有来无回喔!”我站起身,故意大声说。

    姑娘几个都乐了,二娘指着我的头:“真是个俏精灵鬼!”

    现在,只有碧兰轩和燕红楼没有打交道了,而我明天只充当一丫环,我可不想太过张扬呐。

    买通几个宫里办事的主,叫他们明天我们上场之时拉几桶滚烫的开水上场,上场时,得有盖子盖住开水,那时,仙境自然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