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更新时间:2018-08-18 16:05:16本章字数:2378字

    “真是岂有此理,我们的节目竟然安排至最后。”菊儿负责打探。姑娘们听完这个消息,都愣住了。

    我大笑:“如此也好,我们压轴!”

    宫里可真大呀,路从宫女赶往会场,舞台真不赖,好像专门为我们而定似的,我的心里乐开了花。所有的表演者都在后台准备,济香院是最后一批来,第一个上场的竟然是然妍姑娘的:“百鸟齐贺寿!”,反正也不急,今天有二十多个节目呢,我们是最后一个。所以我率领全部姐妹们挤在丫环里面观看节目。不看白不看。

    二娘和仙姑、兰花妈妈、金花妈妈、百花妈妈赐坐在一旁,最前面的是王上与太后,我是超级近视,反正是看不清王上的样子了,听菊儿说帅呆了。

    后一排应该是一些嫔妃和皇子格格们吧,听说王上还没立后呢,再过来就是王宫大臣啦,还有一些大惠国的名流吧,都是应邀而来祝寿的。

    听说一共有三个王爷,林冲爷驻守边关,二王爷风流,四王爷文弱书生,不争强喜胜,也是和王上最为亲近之人。

    除了二王爷妻妾成群,林冲爷有一妻,四王爷却尚未婚娶。

    一阵欢声锣鼓把我从沉思中叫醒来,鼓停人,然妍的相貌本来极好,今日一出更为打扮一番,仿若天人。她手中的玉笛也在欢呼,不知为何,我竟看到玉笛泛出的绿光。

    “小女子百花楼然妍,今日奉上一曲‘百鸟齐贺寿’,恭祝太后圣安,王上金安。”

    手动则笛动,仿佛百灵鸟齐鸣,手动得快了,鸣声更为惊人了,停下……仿佛拨走了人心中的一根弦,连我这来自未来的人都未曾听过这般湛透人心的笛声。

    “好”,不知谁叫了一声,众人齐贺彩起来。

    接下来是宫里策划的宫娥舞及一些琴、歌、最为让我惊讶的是竟然也有舞狮……不由惊叹这大惠国的文化有多深?

    “看,那是碧兰轩的燕儿!”绿柳指着台上盈盈一拜的女子说。

    “好柔美的女子喔,那摄魂的眼神……”哎,看来这大惠国真出美女,是不是她们的基因都比未来好?深深的怀疑。

    好一个天生的舞者,比起绿柳更胜一筹,只是绿柳跳得有力度,而燕儿则是男人们喜欢的那种柔和美。一动一进一退,一个旋身,都让人目光紧紧相随,哇,太美了……

    “抚琴者竟然是燕红楼的思悦?”白月惊讶的大叫,看来这一琴一舞结合得完美无瑕,定立志取胜罢。仔细听那琴,心魂竟被勾了进去,仿佛大大自然看到美景那般,不肯归来。

    看来碧兰轩和燕红楼已合作,立誓要胜了去,我淡淡的扬起嘴角,我想到济香院表演时,更惊为天人吧。

    紫青姑娘出场,好美的女子呐,太漂亮了,我眼睛大大的睁开着,若说燕儿的美是娇气的,思悦的美是安静的,然妍的美是傲气的,那这紫青即是那集万家所长于一身的美人儿,美女,果真是美女!看来香儿在她身边只能做丫头了。

    她缓缓的走上小舞台,偶然回头一笑,动作轻盈,每一步跨上梯,观看人的心都被扯了进去,那一笑更是无常,直另百花无颜。

    直上小舞台,紫青猛的起身,她有轻功?我的天呐,她竟然像仙子一样盘旋着舞台飞了两圈,手里拿着花兰,是风干了的玫瑰?好香喔!

    然后每一圈都洒下花瓣延着小小的轻风飞转着,落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顿时,每个会场都蔓延着香味。

    落定,脚下地,紫青用那迷人的不能再迷人的声音说:“小女子献丑了!”

    “好一个漂亮的奇女子!”太后站起身,大声欢呼。

    掌声如潮……深深的折服呐!

    都说紫青是才女,没想到她竟然表演这样一个节目,太让人意外了,看来红楼牌发了不少心思,那这紫青到底是何人?

    下一个节目就是济香院了,姐妹们回到后台,换上舞衣,一切准备好了,我重新讲了一遍呆会要注意的事项。才放心离去来到二娘身后站着。

    宫里主事太监报幕了,果见两桶大开水已拉进会场,放在舞台两边,当大家都在低声议论时,银月一声笛鸣,菊儿优雅的揭开桶的盖子,刹时,蕴藏已久的雾气随及散开来,蔓延在整个舞台,菊儿手掌一烛火蹲在中央,银月的笛声轻松,然后白月的琴声随及而来,相依相偎,紧随着不漏掉任何一弦。我注意到那王上的兴趣来了,各大臣嫔妃都停止了说话声,这会场静得只沉醉在那缠缠绵绵的笛琴声中。

    芯蕊,梦蕊出场,悠悠的念着那动人的故事,她们坐在一旁,仿佛两名天仙在乐场上讲故事一般,不由站赞叹她们的振定及说书的声音,我也沉醉在其中。

    因二娘被赐坐,故西王母赐药那段就免了去。

    只见白月琴声弦一转,银月哀怨的笛声并来,香儿出场了,正是《无极》里面柏芝的衣服,挺好看的。

    香儿要飞上月宫了,她的眼神有着不舍和难过后悔,绿柳出场了,拉住香儿的手。

    “不要走”,梦蕊激动的念,连我这导演都惊住了,她们果然都进入状态。

    她们慢慢的一拉一扯,香儿正在退着上小舞台,表现出了当时的所有情感。太棒了。

    我四处瞄了一下,只见一些嫔妃们都在擦眼泪了,而太后也愣在那里,会场只有姑娘们的表演。

    “这怎么可能?”仙姑怒问二娘。

    “仙姑,您现在正在看一个天大的笑话!”我替二娘应了,二王爷回过头望着仙姑,仙姑静下来,眼里还是不信和不安。

    香儿在月宫抱着玉兔,伤心的望着地上的绿柳。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好一个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王上站起身大声喝彩,所有人都齐鼓掌,香儿抖了一下,然后又回到状态。

    从托梦到相聚,香儿和绿柳抱在一块,然后拉开事先放在袖里的对联,所有人都站在香儿,绿柳后面,跪下:“祝太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太后站起身,开心死了的乐开花,掌声如鸣。

    “好一个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究竟济香院还有什么意外给哀家呢?”

    “好,去年的宴会济香院平平不奇,朕只知济香院洁气,不似其它院楼一般,没想到果真如此!太后即然欢心,朕就赐……”

    “皇兄,慢着,红楼牌紫青姑娘美貌动人,无人可敌,太后刚才似乎也在为紫青姑娘欢呼!”二王爷这个该死的东西,说话小心咽死。

    王上转过头……

    天呐,好帅喔,我的天呐,这简直是天生的帝王相,温柔跟锐利相存!佩服。

    “依我见,红楼牌不错应当选,今日是大喜日,济香院表演太过不符喜境。”二王爷扔出自己的意见。真是活见鬼,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都怪自己太笨,我大急,仙姑骄傲的站起来说:“王上,若济香院有容貌胜过紫青者,当胜出!”

    现在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