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如果是我不爱你了呢

    更新时间:2018-08-18 16:10:20本章字数:1684字

    听了莫祺阴险的话。

    夏沫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你可以不答应,但你最好想清楚,你妈妈可是为了救你,才弄死了你......”

    “我答应你。”

    莫祺的话还没说完整,夏沫就冷声打断了她。

    “好,现在,你可以滚了。”莫祺得意的挑唇,朝夏沫下了指令。

    夏沫站在原地,握紧的拳头在颤颤发抖。

    她还是走了,拖着一身的糜烂,驱车躲回了自己的乌龟壳里。

    纪言深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宿醉过后,头疼得像要炸裂。

    他习惯性地伸手去抱旁边的人,正要印上一个早安吻在她额头,睁开的眼,却正好对上一脸刚睡醒的莫祺。

    “言深......”

    “怎么会是你?”纪言深蹙着眉,眸子微微眯起,眸中逆射出丝丝危险的光。

    他从她背上收回了自己的手,在意识完全清醒过来的瞬间,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上未着寸缕。

    “言深,昨晚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你......你......”莫祺眼圈一红,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见犹怜。

    她聪明的没将最后的话说出来,任凭他自己去猜去想去内疚。

    “抱歉,我好像把你当成是沫沫了。”纪言深拉开与莫祺的距离,伸手用力揉着还在发涨的眉心,昨晚的事,除了在酒吧跟莫祺拼酒,别的,他真的想不起来了。

    “夏沫?原来你只是把我当成了夏沫?”莫祺狠咬了一下自己的唇,有泪光在眸中闪动,她却倔强的憋住了,那样子,让她原本就惹人怜的样子,又凭添了几分委屈。

    “抱歉。”纪言深神色复杂的看着莫祺,眼中划过一道道阴霾。

    “你不需要对我抱歉。”莫祺哽咽了,泪花只差一点点就要往下掉,“这种事,我也有责任,我也有错。你一直都知道的,我比夏沫更早认识你,爱上你,可你一直对我的爱熟视无睹,昨天晚上,我就当是你送我的一场梦,现在梦醒了,你放心,我不会纠缠。”

    纪言深没有说话,眉心皱成了一团。

    “我走了,希望我跟你之间,还能做回好朋友。”

    莫祺说完,自己掀了被子下床。

    她故意将自己暴露在他眼前,还特意眼含热泪的回头望他。

    只是,在她掀被子下床的那一瞬,纪言深就将头扭到了一边,以手遮眼,心里没半点起伏。

    莫祺失算,又恨又恼,只能狠咬了下红唇,拾起衣服穿戴好,脚步踉跄的离开。

    听到关门声响起,纪言深这才坐起了身,抬手就甩了自己两巴掌,“纪言深,你混蛋!”

    ……

    夏沫将自己关在黑屋子里一整天。

    她想不通昨天跟她演戏的男人,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那男人留下的电话号码,她回拨了无数次,每一次,都提示关机。

    一直到晚上,肚子实在饿得发慌,她才换了一套长衣长裤,打算出门买点吃的。

    只是,她才刚将门拉开了一条缝,一双蹭亮的皮鞋就从外面闯了进来,开了的门,‘嘭’的一声又被甩上。

    “阿......言。”

    夏沫退了几步,还没来得及开口赶人,她的衣襟就被他抓住,将她整个人推到了墙面,靠近,压迫。

    她既盼着他不要想起昨晚的事,又盼着他不要步入莫祺的陷阱。

    她既爱他,又要推开他。

    这种矛盾,像无数根针,深深浅浅的扎着她,刺着她。

    “沫沫......你回来。”

    他的手撑在墙面,将她整个人固在中间。

    他眼里布满了红血丝,神情颓废,眸中带伤。

    “回......来?”

    “你跟别的男人做了,我也跟别的女人做了......”

    “你跟别的女人做了?”夏沫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她吃不准,他指的是昨天晚上跟她的一夜,还是,她走后,他跟莫祺真的做了?

    “莫祺......”

    夏沫只觉得心口被重石压着,让她喘不过气,“你记得很清楚?你跟她做了?”

    “嗯。”

    夏沫全身犹如被钉在了墙面,连呼吸都忘了。

    “我们都背叛了对方,我们彼此原谅,沫沫,你回来,忘了那些男人,我也会跟莫祺划清界线,我们重新开始。”

    纪言深忽然固住她的脑袋,俯身重重吻了下去。

    夏沫身形一僵,用尽全力将他推了出去,“阿言,我们回不去了,我回不去了。”

    “为什么回不去?你有错,我也有错。”

    “那如果是我不爱你了呢?”夏沫心脏猛的一缩,疼到痉挛。

    “不爱了?”

    “是,爱了你四年,我真的腻了倦了,阿言,你跟莫祺......如果她是真的爱你,你跟她......”

    “夏沫,你就这样轻贱我们的感情?你就这样轻贱爱着你的我?”纪言深低吼,脖子绷紧到红成血色。

    亏他来找她,亏他以为彼此都犯了错,能跨过去,就能回到从前。

    夏沫紧紧咬着牙关,咬到腮帮子都疼了。

    纪言深伸手要去揪住她的衣襟,夏沫侧身要躲。

    他桃花眼中的歉疚渐渐被冷酷取代,一攻一退间,他撕开了她轻薄的长衬衣......

    她一身的青紫斑点,顿时暴露在了空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