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成全你

    更新时间:2018-08-18 16:10:20本章字数:1279字

    男人靠了过来,将手放到夏沫的吊带肩带上,“金主说,样子要做得真,小姐这么僵硬,让我很难做啊。”

    夏沫冷眼瞪向男人,“手拿开。”

    “小姐,你真香。”

    男人的手不仅没拿开,反正在夏沫的肩膀上摩挲着,喷着热气的嘴,眼看着就要凑上来。

    夏沫嫌恶的伸手要推,却被男人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

    “你做什么?滚开。”

    “装什么装?水都喝了,一会,你会求着我上你。”

    男人要来强的,夏沫愤怒到了极点,只能死死按着他肥腻的手,挣扎着,躲开他不停要凑到她脸上的嘴。

    莫祺那个狠毒的女人,居然让这男人下了药。

    男人的药性上来的很快,眼睛很快就红了,呼吸急促,力道加重,失了理智。

    夏沫的抵抗,在一点点被化解......

    就在夏沫急到崩溃时,门滴的一声开了。

    像一个月前一样,纪言深闯了进来,后面跟着莫祺。

    莫祺深痛恶绝的伸手,指着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夏沫,“你......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

    夏沫撇头,正好对上纪言深的视线。

    而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则趁机撕了她的小吊带。

    夏沫浑身打了个哆嗦,再度伸手制住了男人失控的行为。

    她看着他,眼里闪烁着晶亮的光,“阿......言......”

    救命两个字,被卡在了嗓子眼里,让她发不出一个音符。

    莫祺顺势挽住了纪言深的胳膊,“言深,不要看,我们走吧,夏沫她配不上你,你又何必心心念念着她?”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夏沫的声音开始颤抖。

    她想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可到嘴边的话,愣是说不出口。

    因为莫祺阴狠的看了她一眼,只一眼,她从那里看到了威胁、警告、以及残忍。

    “夏、沫!”纪言深终于开口了,狠狠的,恨恨的,那冰冷的视线,像利剑,直直刺向夏沫的心脏,“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言深,走吧,如果觉得恶心,以后再也不要见面就是了。”莫祺扯着纪言深,一步步往门外拉。

    “阿言......”

    “别叫我阿言,脏。”

    夏沫心一窒,眼中的泪花,急速的在扩散。

    “夏沫,我警告你,你做了这么多的好事,最好主动离言深远远的,他那么好,你别用你的肮脏,污染了他的美好。”

    “莫祺......”夏沫紧紧咬着唇,用尽全力,将身上的男人推开,“你会得到报应的......”

    “夏沫,你是在怪我告诉言深,看到你进了这个房间么?”莫祺委屈的往纪言深肩上靠去,“我哪里知道你是来会野男人的?”

    “莫祺,我们走。”纪言深连看都不看夏沫一眼,抬脚就要往外走。

    “别走......我......”夏沫挣扎着滚下了床,如果她放任纪言深离开,等待她的后果会是什么,她不敢想。

    夏沫祈求的话,终于还是让纪言深站住了脚。

    他回头看她,却看到她衣不遮体的样子。

    纪言深彻底寒下了脸,眸子里的光,冰冷无情,看着夏沫,像看着一个毫无瓜葛的陌生人。

    “我成全你,祝你玩得愉快,夏、沫。”

    夏沫怔住。

    眼睁睁地看着纪言深离开。

    莫祺得意洋洋的朝夏沫挑了下眉,也跟着退出房间。

    房门甩上的那一声巨响,像雷,炸在了夏沫的胸腔里。

    “阿言......”

    她想祈求他,她想让他救她。

    可,她开不了口。

    那被她推到一边的男人,翻下了床,又像章鱼似的粘了上来。

    “滚开......滚开......”夏沫挣扎着抵抗,他的手掌到哪,她的手就挡到哪。

    但她的喝斥没有用,男人早就失去了理智。

    “不要......”

    那双肥腻的手落在她的腰处,夏沫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抖得厉害,眼泪,终于晕染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