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黑的灰色江湖

    更新时间:2018-08-26 13:36:02本章字数:1517字

    二黑最近告诉我他很想我,我问为什么?他说不知道就是想你。

    我大概有两年没和二黑联系了,最近不知突然又从哪儿冒了出来,当我翻看他朋友圈的时候不觉得惊讶道:这还是当初的二黑吗?不黑了也不二了,看上去精神多了,更像他那个老板大大了。

    他有一天偷偷给我发微信说:明哥别告诉别人我还是当初的那个二黑哈!

    因为我学会了美颜,眼睛打游戏过度导致高度近视了。

    我听了哈哈大笑。好你个二黑你也有今天,当年同桌的你嘲笑我戴个眼镜装读书人。

    刚想问他你上大学了没有,二黑嘻嘻一笑,差点儿考上川大,可气的是当时高考最后两门儿的时候没戴眼镜老师没认出来,死活没让我进去,最后就上了川省最好的大专了。

    我也只是笑笑,还能怎么着啊!都已经糊了。

    揭秘當代文壇南北之爭

    各位難道看不出來修哥從來沒在紙媒發表過作品嗎?

    這是為什麼呢?這就是修哥在這裡要說的文壇南北之爭。

    這已是文壇人心裡早就有數兒的現象了。

    自古以來南方的著名文人多於北方。而北方自古以華夏之中中原自居,衣冠楚楚,而南方人卻被說成野蠻。

    修哥這一寫作歷程真的是非常非常的艱辛,一路上無意捲入南北文壇鬥爭中。

    雖然修哥是南方人卻在北方長大,在北方的時間甚至超過南方。

    我的寫作是起於北方,但從北方縣里投稿受挫,以為北京會好些,誰料想在北京後還是死心眼兒投北方的刊物,屢投屢拒乾脆再也不投了,開始一心一意在網絡上寫東西,網絡是不分南北的地方,因為我堅信網絡是個透明的地方。

    而我身在北方,幾位恩師都是在遠隔幾千裡外的南方,拜北方的老師卻都被吊都不吊,唯一的一位北方老師是花錢認識的,可我卻忙於工作學的連門都沒入。

    我不想說別的,只想好好說一句:放過下一代吧!他們還是孩子。

    北上广深还有多少年轻人

    曾经阿房在大学毕业后不顾一切的反对下毅然北漂,和女朋友决绝的分手。

    但光阴似箭差不多到北京已四五年的光景人也近而立之年。

    确实对于北京他奉献了自己青春与热血。确实北京是梦都,造梦之都市。

    从一无所有的睡集体公寓到自个儿能一人租一个不起眼的次卧。

    家里人也一年一年更加劲儿催问终身大事,阿房也是一年一年的说快了,而这一快,初恋女友找了个富二代孩子都已经四岁。

    在两年前回家时,前女友的老公也是他的同学劝他在他哪里去做,给的职位待遇还蛮高,说不能让你这老兄弟学霸冷落在人山人海的大北京。

    当时阿房也没有太在意,有可能是当初对前女友发过的狠话,我要笑着离开,结果却是前女友笑了。

    大概一年前阿房分析分析去形势问题,确实很深刻的得出北京确实是属于年轻人的地方,能靠本事留下来的真不多。

    试问你在北京默默无闻的漂了六七年仍然成就不大,你会选择回到二三线城市吗?

    北上广深最公平是“伪命题”

    曾几何时修哥在一次次的投稿石沉大海后发现同样是文学爱好者为什么哪些高中生的稿子就能被屡屡发表呢?我虽是个社会少年自认为我比他们更有才气,可我的作品就是不被发表呢?后来终于想通了,那帮我亲热的叫的老师确实是在培养人才,但这人才中并没有社会少年,终于明白地方没有公平。当时网络流传一句话:北上广深最公平。

    便义无反顾的一人北漂,北漂之后还是多次投稿全无回音,一天在某教授嘴里听到一句话:哇!你才十七岁啊!在社会上闯谁看你年纪,都是成年人,你就一辈子这样了,快特马滚!

    我又想明白一个道理,原来大城市注重的是能力是本事,但这次我没走。

    当时网络又很流行一句话:别看大家都抢着上电视,现在这么竞争激烈的时代,不露个脸永无出头之日,让这些没背景没学历却有才华的人如何被发现,这次我又信了。

    正当我自认为前程锦绣的时候却在剧组中屡战屡败,原因是我没学历,和影视圈擦肩而过之后我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是我没名气,便又开始时断时续刚柔并济的为出名做着规划。

    后来都想结婚了,却表白未遂,我又想明白了是我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