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喊累的员工不是好员工

    更新时间:2018-09-04 00:30:04本章字数:2272字

    不喊累的员工不是好员工

    唉呀!你看他又摸我,不怕手长痔疮吗?我怕啥?我还怕你脸上得脚气呢?

    脸上不应该长痘痘吗?谁说的?痘痘不都长嘴里吗?

    就是这两个傻叉没事儿就爱动刀动枪耍耍嘴皮子,看谁更溜儿溜儿的。

    其实比较能说的阿洋总是不那么诚恳的继续说下去,因为都不容易互相消遣一下不得罪人。

    怕啥的,有啥说啥,又有啥不能说的。

    看似聪明伶俐的阿郎其实是个呆瓜,乖乖男一枚,凭啥这么说,就他不知道喊累。

    没听过吗?不喊累的员工不是好员工,喊了累人家才能感觉到你的成长,你的价价儿存在。所以说:亲爱滴你慢慢飞,飞过花丛喊喊累。

    阿郎总是真格儿的嬉笑着阿洋不干件儿。

    不知道为啥阿洋还能忍,某个礼拜俺终于发现原来阿洋是想帮帮他又无能为力,只能任其所所为为一片片好白。

    说真的阿洋,你真是属狗的吗?怎么不会叫啊!阿洋无语,这也是在叫,这叫哑叫,你的明白。

    天空漂来一阵风,忽然狂风大作,阿郎说我要飞的更高,阿洋说我先试飞一下,看抽抽儿稳吗?

    最后飞来一只燕,两个人一起走在大街上抽着寂寞的烟,说着苍白的话,留着小分头就这样都戴着眼镜走向光明路的某条街道撒了泡尿又开始掰扯掰扯今天吃饭了吗?

    就一个女儿,受上门女婿虐待,女儿却说……

    还是自己的亲妈最亲,倒插门的妈是别人的妈。

    曾经认识一家人,女婿是上门女婿,这老两口儿可真是不易啊!年过七十还在地里干着农活儿!这女儿女婿四五年不回趟家,在邻居们看来把两个外孙子拉扯大已经算功德圆满,

    可这女婿呢?为了自己儿子买房不算硬逼着老两口儿积攒多年没日没夜种地的卖菜钱给要了过来盖了新房,一共也不多,就两万元,这两万元在一个城市打工仔来说轻而易举,可对这老两口可是一辈子的辛苦钱。

    过节给买的衣服也是只要便宜就好了,逢年过节女儿女婿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亲妈家。

    别的人家都是人老发福,老两口儿却越老越瘦,老母亲驼着背还得起早做饭。

    话到这里也该结束了,如果是你该怎么办?

    杨宝德不是“村娃”,只是和导师感情没到家

    综观当今的社会体制,已是很成熟的商业社会了,各行各业包括教育行业也已经形成了很成熟的商业化转型,老师不再是穷教书先生,而是尽一切所能所知向普罗大众兜售自己的所谓学问。你买我卖,你情我愿,可想而知建立在金钱基础之上的教育你想要成什么样子?

    以修哥的经历来说,我虽是村娃却不是寒门子弟,身为男孩儿从小没吃过什么苦,但也能屈能伸,干的了三四年的保安也做的出出人意料的生意。

    还得从14年说起,那时在清华园自学快两年受人启发下觉得一定得找个老师带带,在苦思冥想后排除了在中国乃至世界都数一数二的正在勤工俭学学校的清华大学而选择了深圳大学的许晋如,但许晋如给我的第一印象不是那么亲民,慢慢的和介绍师汤奇云教授通过一个又一个电话慢慢熟络起来。

    三年前几次三番想要加汤老师微信但都未得添加,三年后离开清华园进入剧组在某个时机汤老师同意了我的微信添加,但没隔多久便被汤老师拉入黑名单,本来信心满满正踌躇满志的我不知所措,在某个像往常一样的周日又再次拨通了汤老师的电话,汤老只字未提,我也隐蔽过去。

    后来慢慢想明白,原来汤老是怕我给钱给红包啊!

    刚开始接触汤老时,我也不分左右有时聊书有时闲聊,汤老很不以为然我的闲聊,我鲁莽的说了句:教师有人师有经师嘛!我想找个人师。就这样才有了接下来的一切可能。

    尽管在以后长达几年的接触里我只是谈我自己的事,很少涉及家里人的话题,但汤老还是时不时的给我说一些他的琐事,包括恩师故去和奔母丧的家事。

    近日与汤老的话题讨论时间更长了,不由得我打了个机灵道:我怎么感觉听汤老的课才刚开始。汤老答道:这都有好几年了。我哈哈一笑。

    我时常想:见一次汤老送点啥呢?想来想去:买自己经济能承受范围内最好的东西。因为我对自己就这样,穿的好用的好,让人乍一看有钱人啊!

    再一则我对我付出了一年积蓄的老师也是尊敬有加,就因为他在所有画室老师都拒绝我的同时收下了衣冠不整穿着廉价拖鞋的我,还经常鼓励我说:你很像梵高。我时常看着年轻的学弟们自卑着感叹道:我学画画是不是晚了点儿。而赵老却说:梵高三十学画,你还不到二十二啊!这二十二说到了我二十四。一想他便给他挂个电话问问画室近况。有一年没去看过他,我便买了我自己销售的水果,满满的一大口袋,不贵却很经济适用。

    我对所有教过我的老师都满怀敬意,因为我认为我不是个很聪明的学生,但能让他们首肯,是凭我的努力。

    教授真的有文化吗?清华教授骂保安没教养

    修哥2013年初进入清华大学保安队,一干就是三年零七个月,期间接触的人也可谓行行色色,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

    清华一贯的作风,集天下最优学生教之,因为在社会影响力上,清华不是出领导人就是出诺贝尔奖得主,就这两条对一个寒门学子来说:能考上这样的学校简直就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这是对诸如此类名校的材大气粗而先铺出的背景。

    校保安某因为说错一句话:你是教授你就特权啊!不料却引出无数的唇枪舌剑,男教授骂的简直比下三滥的社会底层还露骨粗俗,直接骂出该保安真没教养,是不是你妈就这样你全家都这么没教养。男教授骂完女教授拉下老公出马继续骂直骂到保安哭为止,最后领导来把双方拉下,保安垂头说了句:我才十七岁,男教授骂:我管你几岁只要参加工作都是成年人,这个社会才不会问你几岁。这是一个教授嘴里说出来的话吗?是开着路虎的教授还是衣冠禽兽呢?

    再一则:某三流大学学生寒假过来在校医院打寒假工,校医院主任闲聊着问:你是学生吗?他答:是。等某学生离开后问当班人:可不能有啥磕着伤着,这多危险啊!当听到不是本校学生时顿时神清气爽背着手在众人簇拥下离开了。

    还真的随了句俗话:谁的孩子谁抱!就这样的校风焉能不是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