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属于他的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19 20:29:50本章字数:4715字

    “时光不老”的生意今天似乎格外的好,酒吧里糟糟乱乱吵吵,只是在一个角落的包厢里,竟是出奇的安静。

    “宁姐,能问你个问题不?”沈烨八卦二字铺了一脸。“问。”沈烨口中的宁姐轻轻摇晃着盛着天下难得一见的红酒的杯子默然道。

    沈烨一看有戏,一脸淫笑的凑了上来,问:“姐,你有没初恋啊?要有,也被你折磨的提出分…。。”见到宁朝阴着一张脸,也很识趣得闭上了嘴。

    半小时后。

    “锦似风华”高端社区别墅区308幢。

    宁朝一脸面瘫地靠于沙发上,同居的好友童羽见状赶紧坐到她身旁开导。“阿宁,你就忘记他吧,那个混蛋有什么值得回忆的!那件事只不过是他设计的一场骗局!他只不过是想摆脱你!阿宁!今天又是哪个人来找的事?!阿宁你告诉我!老娘非得把他家拆了不可!”

    “扑哧!哈…哈哈哈……”哪怕宁朝再怎么淡默,也被逗笑。童羽也是松了口气,她还真怕这厮不理她,不理她说不好就会想不开,要是……哎,后果不敢想象。

    不过,宁朝听了这话心底倒是有根柔软的弦被拨动。

    这要从八年前说起——

    八年前,宁朝子然一身到湖南。提着个果绿色行李箱,与其他普通学生一样怯怯却又有些期待地走进G大,学校里到处插着扩音器,叫着:欢迎学弟学妹来到G大!欢迎…。。。

    周围的人像海水般,把路堵得那叫个水泄不通,连宁朝也是挤的摔了一跤,当然,就她那小身板,不被踩几脚才怪。

    很快,宁朝就发现,这里的人海中,几乎都是男生,像宁朝这样子的女生,更是少之又少,渺渺无几啊。谁让G大是理工专业的学校呢。还不是宁朝再填志愿时竟然还头脑一热写了G大?

    不过,这样貌似还不错。宁朝想。

    反正这里男生多,女生少,拿自己来说,相貌还算清秀,这也是托了母亲的福,可惜没继传全部。再拿刚才来说,也有好几个对自己抛媚眼的。既然女生少,那我也肯定少不了追求者,何不就借机爽一把?

    果然,前脚刚踏进女生宿舍必经的小道上,就有一个,不,三个男生迎了上来。只见那“头头儿”对宁朝说:“学妹,还不认识宿舍吧?来,跟着我走就成。”还招呼后面两位提行李,一路提到宿舍门口。

    宁朝心中窃笑,嘿嘿,有人提行李真好,还自带带路的。刚刚真是累死我了,现在真是舒服极了,那现在那几个人估计还沾沾自喜着呢。但还是假正经地说道:“嗯,那啥,刚才真是谢谢你们了啊。”

    对方似乎很满意这番话(“对方”是指“头头儿”),摇摇头,摆摆手,自以为很“帅气”地做了个pops,利索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自制的名片,递给宁朝“这点小事,美女不足挂齿。”而后面的两位小哥则用羡慕嫉妒地望着他,但又不敢说什么。

    宁朝好不容易忍着笑接过名片,才没使自己在过程中笑出来。

    两人拉了一会儿家常,“头头儿”才心满意足地离去。结果“头头儿”们再回自家宿舍途中,跟班王霍忽而拍了个头!“程。。程哥。”

    “干嘛!?没见我正乐着呢吗!?”杨程的好心情全都被破坏了。

    王霍见杨程生气了,颤抖了一下,答道:“程哥,我们…。刚刚忘记…。。问…人家名字。”“什么!你们刚刚怎么不提醒我!!!”杨程的好心情彻底炸了。他恨铁不成钢得瞪了跟班王霍与跟班李绍一眼,气呼呼的走了。只留下跟班二人傻愣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干什么。

    “大家好!我是花花!”

    “大家好!我是杨露!大家就叫我扬大露吧,认识我的人的都这么叫我!”

    ……

    女生宿舍206间里女生们正热火朝天得做着自我介绍。

    轮到宁朝的时候,宿舍门却被打开。

    大家的眼神一下子朝那里望去。

    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哇,美女啊!”于是,便开始了尖叫模式——“好美!”“好卡哇伊!”“突然觉得自己好丑!”……“嗯…大家好

    又是一轮尖叫。

    “额…大家…好,我是司徒冰悠。”司马冰悠说。“哇!连名字都那么好听诶!”“是哦是哦。”

    不管怎么样,介绍大会总算可以继续了。

    “大家好,我是宁朝。”

    ……

    一周的时间就在打打闹闹里这么就这么过去了……

    宁朝一边喝着奶茶,一边玩着新款热搜网游《梦火幽蓝不知少》。说起来,这款游戏还是司徒冰悠推荐给她的呢。这款游戏之所以有很多人玩,不单是因为它的构思十分独特,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还是一款恋情网游。司徒冰悠和她男朋友就是在这上面认识的。

    在游戏里,宁朝的名字叫“火烈花”虽然这名字真的很土。同时也交了不少网友,其中聊的最投缘的是一个叫‘逍遥尘’的玩家。两人在一次聊天里得知,双方竟然都在同一所大学。只不过,他是大四,她是大一。

    逍遥尘:中午见个面吧,十一点在那棵老樱花树下等你。

    宁朝:哦哦。

    逍遥尘:嗯,那就这么说定了。

    宁朝:哦哦。

    于是,宁朝换好衣服,就下楼了。一直走到老樱花树附近才发现今天的气氛似乎有点不太一样。以往冷清的树旁,现在的周围却挤满了人,还有的拿出手机在疯狂拍照。要数夸张,这场景不亚于开学时。宁朝不明所以,拉住一个妹子问了半天,才搞明白,原来是G大校草兼学霸在这,要说平时,校草孟一铄可是不在一般情况下出现在公共场所的,攥住今天他出现的机会,迷妹们当然不肯轻易放过。宁朝算是无语了,这校草是得有多帅,才能把这堆人迷成这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阵突如其来的全体尖叫,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这孟一铄可能是谁时,这声音就把她的思路生生打断。宁朝本能地抬头向声音来源处望去……

    那一刻,她是真的,真的震惊到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因为她看见,那个如同是神一样存在的人,微笑着向自己走来,而宁朝就傻傻的看着,仿佛腿下生了铅。

    “小火姑娘,是你吗?”

    她呆住。又点点头。

    “好啦,那就去吃饭吧”

    宁朝还是呆呆的点点头。

    他无奈,“小火姑娘,吃饭这件事呢是一件很简单,并且是我们每天的要做的事,不用这么紧张。”

    “哦哦哦”

    于是,两人穿过层层震惊的目光,就这么逛了一下午…经过一下午的相处,俩人已经混得够熟。虽然两方都不说,但都默认了…蓝绿盆友的关系。折腾了一整天的宁朝,本想回到宿舍好好的睡一觉。可天不尽人意,她一回到宿舍,就看见花花一帮人呼啦啦地围了上来。

    “干嘛!我没钱啊!”神马情况?搞这么大阵势干哈子?我什么事也没做呀!

    “还装傻?小丫头蹄子,和我家校草有奸情啊!为森么不说!啊啊啊啊啊啊!”花花十分鸡冻!“就是,而且竟然还不告诉俺们!”杨露吼得最响。“我们一直都把你当好盆友的。你解释一下好了。”司徒冰悠弱弱的开口。瓜子举手赞同。

    敢情这是因为我和他的呀?!天地良心,真的就只认识了一下午啊。不过总算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了。

    “我们才认识了一下午。”

    显然,大家都不信。等于白说。

    于是,又这么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吧。

    “这么说来,你和我家校草真的就只认识了半天?”

    杨露拖着脑袋,若有所思地说,“下次记得把我也介绍给校草哦,万一他不要和你玩了,我还能够替补上去,哈哈,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啦!”

    宁朝:……这…我还没同意呢!

    再说了,什么叫你家的校草啊!什么叫他不要和我玩了?我们明明都没玩过好吗?!

    不过,这姓杨的已经和花花他们一帮人讨论开了,最终的结果就是:他们一帮人的提出了和杨露一样把自己介绍给校草的要求。还统一理直气壮地说万一校草没看上你,我们还可以当替补。

    就连司徒冰悠都赞同这些人的行为!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还说自己好室友,明明就是一个个大尾巴狼!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宁朝摇摇头。众人·一听,顿时不满意了。

    “那杨露凭什么就行,我就不行,偏心鬼。哼。”不知是谁带头起了一句,于是人群便沸腾了!“就是,凭什么!”“就是嗷嗷嗷,偏心大头鬼!”。。。。。。

    “行了你们都给我把嘴巴缝起来!!!”

    不管三七二十一,因为大家的话听得宁朝的头都要炸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室友,一心都只顾着自己。“你们说够了没有!?嗯?”

    "是不是一定要挑战我的极限!“

    大家都不说话了,也许是感到宁朝真的生气了吧。

    那么也许的也许,宁朝也感到了刚才对室友的失态,眼神流露出抱歉疲惫的对大家说:”刚才对不起,是我失态了。我很累了,先睡觉了,大家也快点睡吧,时间真的不早了。明天还要上课。“

    被宁朝这么一说,才发现已经将近十二点钟,都纷纷睡下了。而我们的小朝童鞋心里想的却是,刚刚管他们时间干嘛,他们爱干啥干啥。反正不关我事,弄得好像我关心他们似的。不得不说,虽然室友这次也大半是闹着玩,跟着起哄。但是,也是有一点小生气的。是一丢丢中的一丢丢的一点小生气。就这么一丢丢生气,肯定马上就"升天"了呀。

    所以在第二天,宁朝又变回了原来和室友亲密无间的宁朝。关系也回归了原处,甚至,比之前更好。

    其实,也有百分之二十归咎于司徒冰悠买来的那块用于贿赂宁朝的巧克力味轻松熊蛋糕,没办法,这可是小朝朝最喜欢的巧克力和轻松熊组成的啊,简直令人无法抗拒。重要的是,上面还有一块小牌子,写道:吃掉我,这样生气就被你吃掉了。当然,宁朝把它吃了,就和大伙和好了。

    把一天的课程都上完后,已经下午五点了,晚上还有晚自修,所以宁朝打算先回宿舍休息一会儿。正在回去路上时,手机传来一声QQ消息提示音。

    逍遥尘:现在有空吗。有空的话来老樱花树下见,我带你去个地方。

    宁朝想了想,回复起来。

    火烈花:好的。两个小时够吗?

    逍遥尘:够。

    二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海滩上。

    G市是沿海城市,学校不远就是海。到了晚上就十分热闹,街头小贩常常很多。

    宁朝一会拣拣贝壳,一会将沙子捞起。总是会不小心撒到孟一硕脸上。

    忽然,他拉起她的手,说:

    ”你看。“

    宁朝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微暗的天慢慢描绘出了一栋栋房屋,巧夺天工。

    ”是海市蜃楼。“

    她笑着对他说。

    ”嗯。“他也笑着,看向她。傍晚的太阳把俩个人的头发照的暖烘烘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阿朝。“

    ”嗯?“

    ”我们在一起吧。“

    宁朝低着头不说话。

    ”那就算了。"他半开玩笑地说。

    “别!我要!我要!”宁朝慌张的扑了上去。

    两人摔到了沙滩上。

    他一副得逞的坏笑着。

    她的脸红的像猴子屁股。

    宁朝真的觉得,那天的天是那么美,直到晚自习时还在傻笑。

    就这样,两人打打闹闹的过着属于他们的“小日子”。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孟一硕就要毕业了,宁朝大二。

    这天是孟一硕拍毕业照的日子。

    大家陆陆续续的也到齐了,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孟一硕,平时他可不是这样的啊,没办法,总不能让别人干等着,于是电话就打到了正在睡午觉的宁朝手机上。

    宁朝先是替男友不停的说抱歉,保证一定叫孟一硕过去。对方这才挂了电话。宁朝给孟一硕打了几炮电话,个传来的每次都是一句:抱歉。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接着就是英文版的照读。宁朝暗暗叫苦,只好去男生宿舍找他。路上顺便买了两杯奶茶,一杯给自己,一杯给他。宁朝想,这次害我从美梦中被叫醒,下次一定要让孟一硕好好补偿一番。嗯,吃饭?不不不,那显得太没诚意了。包?又显得我太肤浅。这么想着,就到了男生宿舍。

    到了门口,又犯难了。孟一硕主哪间宿舍来着?

    刚好,正遇见了来楼下打水的杨程。真是来的妙。杨程似乎也看到了她,忙上前招呼。

    “美女,还记得我吗?”

    可宁朝没时间和他套近乎。“我找孟一硕,他住哪间?”

    对方一点也没生气宁朝的答非所问,看宁朝着急的样子,一定是有事,于是带着她去了孟一硕的宿舍。

    到了门口,就很自觉的走了。宁朝思考了一会,叫住了杨程,把孟一硕那杯奶茶给了他,“没喝过的,谢谢你了。”对方摆了摆手,自作潇洒地走开了。(杨程回到宿舍后,又再次懊恼自己没有问宁朝的名字)

    宁朝推开门,就看到床旁散落一地的安眠药片,再看看床上“睡”得死死的孟一硕,心中闪过不安。拍拍他的肩膀,可一点反应也没有。宁朝迅速反应过来可能发生了什么,拿出手机就立刻拨打120。

    半小时后,宁朝坐在急救室外。身旁也站着许多人。有拍毕业照里的(由于事情发生的突然,毕业照没拍成),他平时的好友。也有司徒、花花,杨露。周围聒杂,可宁朝安静得出奇。有那么一瞬间,她就在想,他要走,那就走吧。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原因,这次事情,连他的父母都没有来。强行把他拉回来,反而减少也许的煎熬。她甚至庆幸,自己没有和他发生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