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美女找上门

    更新时间:2018-08-21 00:40:10本章字数:2536字

    夜里十二点左右,锦绣山庄靠红绿灯口,一颗碗口粗细的槐树旁。

    沈悦舒从熟睡中醒来,她的脑袋有些胀痛,仿佛被人狠狠地敲了一棍子,胃里翻江倒海似的,酒后晕沉沉的症状,不禁让她皱了皱眉。

    “咕咕”猫头鹰凄冷的叫声,让她立马反应过来,抬头往周围一看,这哪是自己家!

    望着周围漆黑的林子,昏暗的马路,她气得咬了咬牙,骂道:“混蛋,这个臭杂碎。别让姑奶奶再碰见你,不然姑奶奶非剁了你不可!”

    虽说她昨晚喝得不省人事,不过潜意识里,她还记得她找了个代驾的司机送她回家。

    随后发生了什么,她也没了印象。现在意识清醒后,才发现自己的手里面捏着一张字条,上面像是蚯蚓一样七歪八倒的写着一排地址。

    沈悦舒哪有心情多想,随手将字条一扔。眼下这深更半夜,周围哪里有什么人影,还好她此时的位置,已经离家不远,于是她强忍着怒火将车子打上火。

    “哐嘡嘡”

    车子没走几步,她就听到车子前方传来一阵不和谐的响声。

    这辆保时捷卡宴,是前个月她朋友才送她的新车,根本不可能出状况,而且今天开车的时候,她清楚的记得车子并没有坏。

    那杂碎把她的车子弄坏了她倒是无所谓,只是把她一个人扔在荒郊野外,怎么能不让她生气。

    万一碰上个坏人啥的,她一个弱小女子,想想就让她胆寒......

    沈悦舒气急败坏的抡起粉拳,狠狠地锤在了方向盘上,脑海里则是在思考着什么。

    从小到大,她那里受过今晚这样的委屈,心里别提多气愤。

    她发誓,一定让那个杂碎付出血的代价!

    早八点,太阳已经晒屁股了,冉枫才从被褥里,如老蛇一般慢慢的爬了起来。

    望了眼床柜上摆放着的闹钟,已经临近上班时间。

    赶忙穿好衣服鞋袜,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就赶往公司。

    等冉枫三步并做一步,迈进了公司前门台阶,就看到小乔抱着打卡机等候在大厅口,朝他呼喊道:“冉枫哥你快点,快迟到了。”

    待冉枫录好指纹,小乔又继续道:“咦,冉枫哥,你有黑眼圈唉,昨晚没睡好么,你等会儿,我去给你拿样东西。”

    小乔笑了笑,就往她工位走去,不一会儿手里端着一个白色瓷杯朝冉枫跑了过来,将还冒着热气的枸杞茶递到冉枫手中,她玩着胸前的几缕头发,轻声道:“冉枫哥,枸杞茶很养神益气,趁热喝。”

    冉枫闻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伸手捏了捏小乔那红扑扑的脸蛋道:“小乔,你要是晚点嫁人该多好!”

    小乔脸色越发红润,害羞的道:“咯咯咯,为什么呀!”

    冉枫撇了撇嘴,道:“那样的话,我就可以继续心安理得的蹭吃蹭喝了啊!”

    小乔那白里透红的脸蛋,也有些禁不起冉枫这番不要脸的话,嘟了嘟嘴,暗道:“要是这样该多好呢!”

    不过她的嘴上倒是不这么说,只见她笑了笑,将玉手摊开伸到冉枫身前,说道:“为了不让你养成坏习惯,这杯茶五十块,你给钱。”

    冉枫有些尴尬的摆了摆手,道:“不给!我让你一辈子记着,我欠你一杯茶钱。”

    望着冉枫离去的背影,小乔呆了呆继续看了几眼,眼睛里满是幸福。

    当初,多亏了冉枫,她才能继续留在公司。

    想起一年前的那件事,心里五味陈杂,即忧伤又满怀欣喜。

    冉枫还未走进办公室,就被自己的同事好哥们老阳给叫住,往冉枫手里递来一个胀鼓鼓的塑料袋,高兴地道:“冉枫大兄弟,感谢你之前借我的这五万块钱,当初要是没有你帮忙,我家闺女哪能念完大学啊。现在芊芊她大学毕业了,我们一家人筹划着就将钱还给你。”

    老阳是个农村人,身材瘦小,皮肤黝黑,咧嘴的时候能够看到一排大白牙,分外的憨厚老实。

    平日同事有事找他,只要不是不违法乱纪的事,他准会拍胸脯答应,所以在公司也很受爱戴,当初冉枫方餐露宿,全靠这位邻居接济。

    冉枫淡然的笑了笑,说道:“老阳,当初我才来这个城市,是你介绍我工作让我有口饭吃,这份恩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不过芊芊还没正式工作,面试之类的也需要用钱,钱你先拿着吧!”

    虽然冉枫知道昨晚上的事,沈悦舒一定会找上门来,但他更知道老阳比他更需要这笔钱。

    老阳一听,神情激动的又将塑料袋放到了冉枫的手中,那厚重的大手紧紧地握在冉枫的手臂上,道:“冉枫,你就别推辞了,当初我困难的那几天,你主动将自己手里的单子让我做,让我缓解了压力,我已经感激了。我们虽然没有多少存款,但给芊芊买套像样的衣服去面试的钱还是有的。你要是不收下我心里不踏实,就连睡觉做梦,也整天想着这五万块钱。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为自己打算一下将来了。”

    冉枫听完,有些酸楚,这些年他经历的太多,早已将一切看得太透彻。

    然而此时,他那颗布满沧桑、如同顽石般的心也被深深地融化了。

    随即冉枫拆开塑料袋,从里边拿出一沓,塞塞到了老阳的迷彩衣兜里。

    “老阳,你要是还把我当兄弟,这钱你拿着,以后我结婚时你再还给我,到时候可别不认账啊!”冉枫知道,如果是直接给杨阳的话,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收下,也不会安心。

    所以才和阳大哥开了这么一个玩笑,将期限放长了无数倍,目的是要他们一家过得好一点。

    如今的冉枫,在云都已经没了亲人,待他不薄的老阳夫妇,就成了他的亲人。

    老阳憨厚的笑道:“怎么会呢,我可不是那样的人!对了,周末芊芊要回来,你也来和我们一起吃个饭,算起来,你俩也有两年多没见面了吧,到时候你们熟络一下感情。”

    冉枫哪里不知道老阳的用意,无非就是想撮合他和芊芊,不过芊芊可是北大的高材生,未必看得上自己。

    淡然的笑了笑,点头答应了下来。

    随后,两人也不再寒暄,朝各自的办公区走去。

    冉枫他们这一职业,说来也到舒服,没活的时候,就在办公楼的休息室待着。

    只要有了活,就会立马行动。

    一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没一会儿就到了午餐时间。

    由于下午轮到他休息,他收拾好东西,准备吃个午餐再回家。

    正在此时,揣在兜里的电话响起。

    冉枫一看,是昨晚那个醉酒女人打来的。

    犹豫再三,压根就没有勇气接通电话,就这样任由电话响着。

    要不是冉枫下了楼,他都没心情去吃饭,就准备回家。

    “喂,王八蛋,你给我站住!”冉枫刚踏出公司大门,身后就传出令他熟悉而又不想听到的女人声。

    冉枫的脚步随之一沉。

    该来的还是来了,只不过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来的这么快。昨晚上他只是留了一个电话号码,不过那是几年前办理的压根就没绑定身份证。

    沈悦舒是如何得知自己就在这个公司上班,这其中的种种,都透露出这个女人在云都的能力非同一般!

    冉枫也不回头,继续往前走去。

    “姓冉的,你再走一步,我弄死你信不信?”沈悦舒威胁到。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既然都被人家堵上门了,没了退路,他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那你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