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我不会说出去的

    更新时间:2018-08-21 00:40:10本章字数:2644字

    一路上两人可谓是闹的火热,沈悦舒途中几次意图逃走却也没成功,只好乖乖的坐在副驾驶位子上。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是他的信条,到冉枫嘴里的肥天鹅,怎么能让她飞走。

    兰博基尼稳稳地停在花生大酒店的门口,将沈悦舒牵出车外,冉枫低下身子凑到沈悦舒耳边,低声说道:“你不想丢脸,最好配合点!”

    沈悦舒那种身份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在大庭观众之下出糗。不然明天的报纸头版头条一定就是自己的。所以她很清楚现在的处境,根本不可能从冉枫手中逃走,何况冉枫手中,还有着能让她颜面扫尽的东西,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就连能联系到外界的通讯工具,也被冉枫再来的路上给没收了,她现在就和阶下囚无异。

    现在的沈悦舒只求冉枫不要有太过分的要求,就算是有,可能沈悦舒也无可奈何。不过她倒是也不怕,要是这个杂碎敢动她一根寒毛,她一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这可不是说说玩的,自己堂堂一个大小姐,要不是有些事情不方便别人出面来做,她自己是不会愿意抛头露面干这些事情的。

    两个人走进了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沈悦舒就像是到了自己家里一样。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冉枫这个杂碎跟在身边让人浑身不自在。

    “给我送瓶人头马到我房里。”沈悦舒对前晚送她上楼的女服务员说道。

    “好的沈小姐。”

    “怎么你经常住酒店么,干嘛不回家住?”冉枫好奇的问道。

    “你管我,我喜欢住酒店不行么。”沈悦舒强硬的回答着冉枫的问题,在专属电梯里呆滞了许久,才摇了摇头犹豫不决的按了豪华套间所在的楼层。

    冉枫跟着沈悦舒的步法进了房间,映入眼帘的一切,让冉枫看来是那么的奢华。房内飘散着幽香怡人的味道,甚是好闻。打开窗帘,整个城市的秀美风光,瞬间映入眼帘。这可是这座城市最高的建筑了,一览众山小的开阔感觉,让冉枫不由得舒了口气。这跟自己的那个破烂小木屋简直就是天差地别,有钱人果真会享受啊。

    如果能在这里和沈悦舒待上一辈子,死而无憾!

    至于刚才沈悦舒叫了一瓶酒,冉枫也不多说,他很明白沈悦舒的小心思,她要么想喝醉之后忘掉一切,哪怕到最后她俩真的发生了什么;要么就是把自己灌醉,然后逼迫自己将邮箱里面的视频给删掉。

    可不管怎么样冉枫怎么可能让她如愿!

    五分钟后,送酒的女服务员敲了敲门。

    冉枫从柔软舒适的大床上站起身来,将房门打开,接过女服务员手中的烈酒,往门外望了一眼,满意的将房门关上后,饶有兴致的坐在了床上。

    “别喝太多,我想让你清楚地记得今晚美妙的一切,一辈子也忘不掉。”冉枫故意对沈悦舒说,说完将盛了十多毫升人头马的玻璃杯,递到了沈悦舒手中,得意的说道。

    沈悦舒再次咬紧了薄唇,似乎是在气愤冉枫再一次看穿了她的小心思。于是沈悦舒怄气的说:“我的酒要加冰块。”

    “冰箱里面没有冰块。”冉枫看了看,冰箱里面全都是冷藏保鲜的高档洋酒,哪来的冰块。

    “我不管,没有冰块我不喝。”沈悦舒推开了冉枫递过来的酒杯。

    冉枫心里想,你不喝叫酒干嘛,心里这样想,可嘴上可不是这样说:“我这就给你弄冰块去,不过我不想和不干净的女人上床!”说完冉枫霸道的抱着沈悦舒,将她扔到了浴缸里,丝毫不顾她的感受。

    冉枫这番动作,让沈悦舒觉得此时的他,有些难以让她抵抗,甚至她已经成了待宰的小羔羊,任其蹂躏。

    听闻着哗啦啦的流水声,冉枫又喝了一口人头马,眉宇间不再是得意,反而有点嫌弃此时他的所作所为。

    强行的压制住这股念头,冉枫的脑海中便是浮现出沈悦舒那曼妙的身姿,一股无形的火焰冲向四肢百骸,将他的理智蚕食殆尽...

    随后,身披浅粉色浴袍的沈悦舒,便是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望着这具令自己痴迷的酮体,冉枫狠狠地将沈悦舒压倒在身下,任其挣扎也没能掏出冉枫的手心。

    冉枫笑了笑,便停下手上的活,从床上站了起来,望着沈悦舒。

    他清楚地知道,此时的沈悦舒还是别惹毛的好,不然真就是作死了,虽然自己不怕,但也不能够惹事啊。

    稍稍整理了一番衣衫,望着神情恍惚的沈悦舒,阴冷的道:“其实我没有备份的视频,我对你也没有兴趣,不过我就是要报复你。那晚的事,咱们扯平了!我是穷,但我也有尊严,别用你们的那套世俗规矩来衡量一切。希望以后别再见了,我想,你会记住这个不一样的情人节,最好是一辈子!”

    望着冉枫离去的身影,沈悦舒心里,也是翻起了涛涛巨浪。

    “有的路,如果走错了,就是一生!”沈悦舒摊在床上,似乎她永远也猜不透,冉枫这个奇怪的人,总之很庆幸这一切终归是结束了。

    云都某处庄园外,冉枫大口的抽着香烟,望着他熟悉的地方。

    十八年了

    曾经自己栽种下的那棵槐树,如今已是合抱之木。

    然而,物是人非,这一切终归是不在了!

    随后,他起身往庄园的另一个方向走去,回到城南那个属于自己的小窝。

    这一夜,终归是漫长的。

    庄园内的某一处豪房内,年轻的男子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他们一家人团聚在一起,一起去游乐场坐过山车的场景。

    醒来后,他的眼角早已湿润,汗水浸湿了一大片床单。

    他捂住脸的左半边,攥紧了拳头,暗自在心底立下一个誓言。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一早。

    沈悦舒还是照常在六点就起床了,不过她的黑眼圈很明显,因为她昨晚就没睡着。

    她又冲进浴室,她已经记不清昨晚她洗了多少次澡,那种感觉她始终难以抛到脑后。

    她嫌弃自己的身子,被那个可恶的男人给摸了个遍。

    等她穿好衣服,正准备穿鞋的时候她才发现,她的跟鞋和酒店的拖鞋已经不翼而飞,望着裸露在外边的玉足,她的俏脸上再次浮现出难看的神色。

    王八蛋,竟然还想让我丢脸!

    她不可能赤足出房丢脸的,于是她给自己的好闺蜜林雪儿打了个电话,“雪儿,麻烦你借我双鞋呗,我在酒店呢,我的鞋坏了昨晚忘了回家换了,你赶紧来,我快迟到了呢。”

    “哦,悦舒姐,你上酒店不穿鞋么。”小雪疑惑的问道。

    “哎呀,你来就是了,问这么多干嘛。”沈悦舒又暗自记恨了冉枫一番,将他骂了个遍。

    大概三十分钟后,小雪便来到沈悦舒房内。

    不过在这之前,屋内凌乱的一切都被沈悦舒叫了客房服务收拾干净,甚至为了不让小雪怀疑,自己还喷了不少香水。

    “悦舒姐,你干嘛喷这么多香水啊,好刺鼻哦,咦!烟灰盒里怎么有烟头啊,悦舒姐你抽烟了。”雪儿像是个侦查员似的,在房内翻看着,却不料冉枫昨晚抽剩的烟蒂,还留在烟灰盒里,她刚才在慌乱中忘了处理,此时被小雪拿在手中仔细的探查着。

    “心情不好所以抽烟了,很奇怪?”沈悦舒镇定自若的反问道。

    “哈哈,悦舒姐,你昨晚是不是留男人过夜了,这烟头上根本没有你的口红味,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和我说说那男的长什么样呗。”林雪儿坏笑道。

    “怎么可能,要找男朋友,我们也要一起找,难道我会抛下你去过二人世界么。”沈悦舒义正言辞的道。

    雪儿一听,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哦,如果你先找了男朋友,我就去当你小三,拆散你们,咯咯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