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谜一样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21 00:40:11本章字数:3997字

    冉枫没搭理大汉,不过手上却是已经有了动作,只见他用手一拧就将大汉急忙伸来的右手给拧了好几转,痛得大汉哀嚎不断,惨叫连连。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找我啥事。你没受过教育,不懂礼貌我教教你,我的车砸的爽不爽?”冉枫单手拽着大汉的右手,也从衣兜里掏出一支香烟,点上之后开口问道。

    “爽当然是爽,不过没有砸你爽。至于你那辆破车,就当是给我泻火,待会儿我尽量给你个痛快。谁叫你惹了不该惹的人!”顾十三扔掉嘴里叼着的半截中南海香烟,之前的脸色也变得喜怒无常,转瞬之间那凶光就冰冷的扫视着冉枫。

    在一旁偷看热闹的张文宇见到转过身来的顾十三,满脸的惊骇,同时心里那也是暗自庆幸不已。

    顾十三这个人,在云都那也是凶名赫赫,折在他手里的人少说也得百八十个,各个都是云都能够掀起浪花的人物,但这人背后的实力太大,这些人竟然一个也没能讨命。

    对于这样一尊凶神,就算是他老爸那也是不敢掉以轻心,也是十分忌惮。

    他没想到冉枫竟然惹了他,今晚无疑就是冉枫的忌日。

    一时间他心里那是好受不少,甚至有些欣喜和期待。

    没想到的是冉枫甩开大汉的胳膊,走到路虎揽胜旁道:“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顾十三闻言,笑着道:“很好,我很久没活动筋骨了,今天就用你的血下酒。”

    他的话音刚落,手下两名黑衣大汉大手一挥,朝着冉枫就扑了过去,气势凶悍,宛若两头猛虎。

    老阳一家三口见到这一幕,哪里还有什么好脸色,他们知道这一番拳脚下来,冉枫即使不是残废那也得受伤。

    但接下来的一幕愣是惊呆了众人,只见原本即将落在冉枫头上和心脏部位上的拳脚被冉枫活生生给挡在了半空中,只见冉枫一挥手。

    啪啪!

    空气仿佛要被撕裂开了一般,两声极其响亮的耳光划破了夜空的宁静。

    两个大汉被冉枫突如其来的两巴掌打得七荤八素,大口吐着鲜血,整个脸型都被冉枫给活生生打得变了形,两人也同先前的大汉一般,躺在地上翻滚哀嚎着。

    “这,这……”张文宇惊叹得连话也说不流畅。

    “冉枫,打得好!”老阳高兴地说道。

    顾十三见到冉枫随便一巴掌,就将他的两个得力手下,打得丧失了战斗力,心中对冉枫先前的轻视一扫而过,神色也有些凝重。

    大约迟疑了一两秒,这才对冉枫怒视道:“看来我老大说得不错,你果然有两把刷子,只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你打伤了我的手下,今天新仇旧恨加在一块无论如何也得让你血债血偿。”

    他说着身形就朝着冉枫奔袭而去,他可是黑铁级别的武者,在云都对付一般人何须多费功夫,一拳就能把人给活活打死,甚至要是他动用全力,一拳打死一头牛那也不是难事。

    冉枫在他眼里只不过就是一个移动沙包,一拳下去准能取了他小命。

    嘶啦!

    呼呼!!

    轰!!!

    顾十三这摧枯拉朽的一拳,引动着周围的空气,朝着四面八方炸裂开来,声势骇然。

    冉枫右脚微微往右一挪,身子一侧,顾十三的拳头就被冉枫给躲了过去,拳头重重的砸到了捷达车的外壳上,只见那复合材料制成的汽车外壳,也被这人一拳给打得活生生塌陷了几十公分。

    老阳等人心一提,要是这一拳打在冉枫的身上,不死也得重伤啊。

    而此时顾十三一拳落空后,猛然的右脚使劲一蹬,腾空跃起对着冉枫的方向接连踢出几脚。

    无影脚!

    老阳等人是看不出来这功夫叫什么,但强烈的危机感告诉他们,如果这几脚踢在他们身上,估计难以活命了吧。

    徐静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

    杨茜大声在心中喊道:不要……

    只是冉枫接下来的动作,又重新颠覆了他们的认知,只见冉枫大手一挥,直接拽住顾十三踢过来的腿,轻轻一拽,顾十三那凛冽狠毒的攻势便被轻易化解掉。

    与此同时不给顾十三做出反应调整攻势的机会,轻轻的往身外一推,顾十三的身形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任由冉枫推了出去,他心中大惊赶忙想要平衡住自己,顺势将双手朝着冉枫的腹部虚张声势的攻去。

    冉枫自然知道顾十三的声东击西,不过既然要玩,那就好好玩玩,于是抬起右脚一踹,就将失去平衡的顾十三给踹飞出去,空气里响起了沉闷的一声,就只见顾十三躺在地上大口的咳血。

    “你,你小子怎么实力这么高?”他骇然的道。

    “我又没说我不是武者,你都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就和我动手,怪我咯?刚才你把我的车给砸了,你说怎么办吧,不然我可没法交差。”冉枫瞥了一眼他开来的捷达车,哪里还能开,这才将主意打到了身旁这辆崭新的路虎揽胜上。

    顾十三迟疑了下,今天晚上算是倒了血霉了,极不情愿的将车钥匙扔给了冉枫。

    冉枫三两下就将这人给收拾了,过了许久老阳和张文宇等人还没缓过神来。

    冉枫告诉老阳他要把这几人交给警察,让他们别担心,这才将四人给带上车呼啸而去。

    顾十三至此,他总算明白了,今日他是栽了,但很庆幸好歹保住了一条命,至于去警察局他可不怕。

    “不对,这不是警局的方向,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只有死人才不会把秘密说出去。”

    路虎揽胜载着顾十三等人,沿澄江边的环江大道往郊区疾驰而去。

    顾十三终于反应过来,强烈的危机感使他不自觉的企图打开车门逃走。

    但冉枫丝毫不给他机会,他身上的穴道在上车前,早已被冉枫给封死,令他无法动弹。

    直到冉枫将车开得离云都很远,冉枫才把车停在一处陡峭的山梁处,原本平坦的柏油马路早已经变城了崎岖的山路,冉枫将顾十三等人从车里拖死猪一样拖了出来。顿时三人一下子就傻眼了,眼前除了路虎车灯射出来的光线外,伸手不见五指,山林涧的风嗖嗖的刮过来,让三人觉得全身都冷飕飕的。冉枫将顾十三扔在了一处灌木丛旁。

    顾十三的脸上早已满是汗水,尽管他平日里飞扬跋扈惯了,今晚情景之下全身的肌肉也开始哆嗦,不由得哀嚎道:“大哥,您放过我吧,我保准以后为你马首是瞻,替您效劳。”

    冉枫将香烟踩熄,呵呵一笑道:“你连我一招都接不住,我留你这个废物在身边岂不是累赘,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

    冉枫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并没有管蜷缩在灌木丛旁的顾十三,而是将顾十三的几个小弟从车里拖了出来给扔到了山梁下面。

    冉枫知道这座山梁看似陡峭,但是在半山腰处有一处地势相对来说还算平坦的小山坡,两个人扔下去不至于当场毙命,但也必定不会好到哪里去,缺胳膊断腿应该也是少不了的。

    顾十三见此,吓得脸色铁青,原本他很想给冉枫磕头认错,但穴位已经被冉枫给封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冉枫慢慢朝他逼近,将他送入死亡的边缘。

    他下意识的尿了裤子,口齿不清的说道:“大...大大哥,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我衣兜里有一张银行卡,里边有两百万,就饶恕我这条贱命吧。”

    冉枫笑着从顾十三衣兜里掏出银行卡,给顾十三解开了穴道,开口道:“那你现在就把钱转到我的账户上。”

    顾十三听得此话,一时间激动莫名,既然冉枫接受了他孝敬的这笔钱,那他基本上算是保住了一条小命,急忙掏出手机,颤颤巍巍的开始给冉枫转账。

    “大,大哥钱已经转好了,两小时以内就能到您的账户上,您看是不是可以绕过小的这条贱命啊。”顾十三跪在地上哀求道。

    冉枫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顾十三,拍了拍顾十三的脸,突然手掌猛地从顾十三的天灵盖上劈下。

    “额,啊!!”

    转眼间,顾十三就如同被人用榔头砸爆脑袋的死狗般,摊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冉枫这一掌尽管使出的力道不大,但换做一般人也得当场殒命,好在顾十三有一身武功,在这常人看起来摧枯拉朽的一掌之下,顾十三顶多也就和植物人没两样了。

    做完这些,他才驱车往老阳家赶去,山里信号不好,而且电话报平安夜不能平静老阳悬着的心,没有什么比活蹦乱跳没缺胳膊没少腿的站在老阳面前更让人安心的了。

    待冉枫回到老阳家,张文宇倒是已经离开了。

    老阳见冉枫相安无事,那惊慌失措的情绪才平静了不少道:“冉枫,你没事吧,今晚的事情可是吓死我了,你怎么会惹上那些人啊。”

    冉枫摸了摸鼻子,拍着老阳的肩膀说道:“老阳我这不没事嘛,别担心了,倒是给你们添麻烦了,这件事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反正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继续进去喝酒,你存着的酒可得给我来上两盅啊。”

    “嘿,那酒我可给你留着呢,我们进去吧,今晚不醉不归。”老阳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平静的想,这是什么人啊,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小枫吗?遇到这样的事,居然还能够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老阳拉开门帘将冉枫给迎到了客厅里,从电视柜旁的玻璃酒瓶里,给冉枫整了两杯他用五谷酿的老白干。

    两人喝到了很晚,酒后的老阳话也多了不少,接连问了冉枫几个关于今晚这伙人来意的问题。

    冉枫和他相处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从未听冉枫提起过他会功夫。

    平日里冉枫很是低调,也不会惹是生非,老杨看得出今晚这伙人可不简单,看他们凶神恶煞的模样,和地痞流氓也没什两样。

    但这些人在冉枫面前就如同小玩物一般,任由冉枫去收拾,他哪能不好奇。

    老阳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红着眼对冉枫说道:“冉枫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懂得道理也不少,但我今天还得多嘴几句,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咱们没什么背景,以后少去干那些事情,眼下你应该找个媳妇安稳的过日子才是大事......”

    冉枫也不好解释,只好迎合着老阳的话,连连点头。

    其实他何尝不想过着一份安稳平淡的生活,但他身上有着太多无法让他割舍和忘却的事情,他相信平静的生活不会太久了,暴风雨很快就会席卷而来。

    “老阳,这几天你也多注意点,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记得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冉枫终究还是过意不去,一来他担心这伙人已经将这个地方暴露,二来他和老阳走得很近,要是那伙人要报复,老阳一家绝对逃不了。

    冉枫也筹划着,赶紧得让老阳一家搬个家才行,倒也不是冉枫实力浅薄,但冉枫始终不能时刻在老阳家,要是那伙人趁他不在找到老阳家那还得了。

    两人喝到了第二天一大早,老阳已经醉醺醺的像是一条2哈一样趴在地上,冉枫还跟没事人一样脸不红心不跳,神态自若遒劲有力的走出了老阳家的门打算去上班。

    正巧,遇上了洗漱好打算去上班的杨茜。

    冉枫也很礼貌的和杨茜笑着道了别。

    杨茜本来想跟冉枫聊上几句的,但看冉枫着急的样子,硬是将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还别说她居然突然之间对冉枫有了那么一丝的好奇,单单不说冉枫这人气质不凡,而且她总觉得冉枫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就冲他一身功夫,为何甘于在云都这样的一个大城市做一个低调的司机?

    面前的男人身上仿佛披上了层层迷雾,让她难以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