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对她好点

    更新时间:2018-08-21 00:40:11本章字数:3052字

    孙美也常常刷段子,冉枫这话一出,不由得让她噗嗤一笑,但又不敢笑得太大声,只好捂住嘴看了冉枫这不正经的男人一眼后,躲在了角落里一个劲的傻乐。

    沈悦舒也不是傻子,听冉枫当着她父亲的面,说要贴身保护她,小脸严肃得快滴出水来,对冉枫真是又气又恨。

    “悦舒你也有三四天没回家了吧,今晚我叫你王姨做点好吃的,记得回来聚聚。”沈国豪将职场上的那股子严肃的伪装卸掉,一副慈父的模样对沈悦舒语重心长的说道。

    沈悦舒点头应道:“好的,我处理掉手里的工作就过去。”

    没一会儿,沈国豪一干人等就出了沈悦舒的办公室。

    沈悦舒待她父亲走后,这才将怒火发到了冉枫身上,杏眉怒瞪的道:“别以为我父亲那么说你就能肆意妄为,也别想趁机走进我的生活,我一辈子讨厌你。”

    冉枫苦楚的道:“沈小姐用得着这样么,再怎么说我们也算得上是半个床上伴侣吧,你就不能对我好点?”

    沈悦舒都快将那晚上的事情给忘了,冉枫这么一说,她更加气愤了,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男人的对手,抬起腿就朝冉枫踹了过去。

    “啊,你放开我,别乱摸,我怕了你了还不行么?”

    沈悦舒的那长腿又一次被冉枫给抱在了手中,小脸一红,对冉枫的恨意又增舔了几分。

    冉枫也不慌,待他把玩够了之后才打算将沈悦舒给放开。

    但沈悦舒哪肯就这么放过冉枫,拎起桌上的一个3D打印的陶瓷杯就朝着冉枫甩了过去。

    冉枫脚步往前挪去的同时,身子往下一沉,就靠在了沈悦舒的香怀里,鼻尖那一股好闻的味道久久不散。

    沈悦舒由于被冉枫那结实的身子撞开,跌跌撞撞的连连往后退去,正当她要狼狈的落在地上的时候,突然冉枫的大手一把揽住了沈悦舒的小蛮腰,将她给抱稳,才没让她跌在地上。

    两人那暧昧的动作停滞了片刻,沈悦舒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被男人抱得很紧,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她娇嗔的轻哼了一句‘啊’。

    男人那粗狂而又沉闷的呼吸干扰了她,让她的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许多,鼻息间传来一阵阵淡淡的烟草味,让她半晌没能从这种感觉中挣脱出来。

    两人的目光微微凝视了片刻,沈悦舒的脚不老实的踢在了冉枫的裆部,冉枫这才将女人给放开。

    “你...你离我远点!”沈悦舒怒骂道。

    冉枫有些怨恨的回道:“要是你把我踢坏了,这辈子你可得负责,不过我说过我对你不感兴趣!”

    冉枫甩下这句话,笑了笑便欣然出了办公室。

    待冉枫走后沈悦舒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思绪飘飞,过了好一会儿才负气的喃喃道:你个死混蛋,我真有那么差么,再说了我才不要你呢!

    冉枫来到沈国豪给他安排的办公室,玩起手机来。

    为了保护沈悦舒,沈国豪特意给他找了一处离沈悦舒办公室不远的一处独立的办公区,一眼望去就能看到沈悦舒办公室的门。

    六点整,公司里熙熙攘攘的热闹了起来,忙完手头工作的员工们也都纷纷准备回家。

    冉枫见到沈悦舒想要撇下他一个人开溜,关掉手机也跟着沈悦舒的脚步走了过去。

    不一会儿,两人便来到了沈悦舒的专属停车区,沈悦舒没好气的瞥了冉枫一眼,将保时捷911的车钥匙扔给了冉枫道:“去把车给我开出来,送我回家。”

    沈悦舒这高高在上的模样没让冉枫感到丝毫不适,吹着口哨接过沈悦舒扔来的车钥匙,将这辆价值不菲的红色保时捷给麻溜的开了出来,停在了沈悦舒脚前。

    “上车吧老板,咱们一起回家睡觉去咯。”冉枫大咧咧的说道。

    沈悦舒又瞪了冉枫一眼,但很奇怪,这次她并没有动手,显然是被冉枫给整怕了,要是到时候自己再被冉枫给揪住小辫子,她可就倒霉了。

    一路上冉枫倒是极为活泼,满嘴开火车,但很不幸沈悦舒从上车后就没再说过一句话,冉枫就像疯子似的一个人自言自语。

    不一会儿,保时捷载着二人就来到了一处庄园外。

    这个庄园是典型的中西结合的产物,中国风的花园围栏,主房倒是典型的欧式米白色连体建筑,看上去很端庄典雅。

    进门之后有着一大块花圃,里边长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好不惹人留恋。

    待车子挺稳后,冉枫很绅士的将沈悦舒给迎下车。

    正好,不远处走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看样貌倒是和沈悦舒长得不大一样,看上去给人一种很娴熟老实的感觉。

    “小姐,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吴妈恭敬的站在一旁开口道。

    “吴妈,我今晚不回家吃饭了,我要回老宅子去,您先吃吧不用管我们了。”沈悦舒笑着道。

    “吴妈,做好的菜多可惜啊,走吧我陪你吃点,我说沈悦舒下次你要是不回家吃饭能不能先打个电话告诉吴妈别准备了,不然她辛苦做好饭菜,你一句话就给歇菜了,很不地道知道不。”冉枫笑着就搀扶住吴妈的手,指责沈悦舒道。

    “姑爷,我做饭菜等小姐回来也是应该的,您别这么说小姐,我这就去给您准备。”吴妈很亲切的称呼冉枫一声‘姑爷’,叫得冉枫心里舒服极了。

    沈悦舒听得吴妈这么叫唤,这才对吴妈说道:“吴妈这是我的司机,不是我男朋友,您别误会了。”

    吴妈这才反应过来,有些难以置信的揣摩着沈悦舒说的话,片刻之后笑着跑去准备饭菜去了。

    她可是很清楚,这些年沈悦舒可从来没有带男性朋友回家,虽然沈悦舒嘴上不说,但她看得出这二人关系不简单。

    没一会儿饭菜就摆上了桌,冉枫也欣然的坐在了饭桌上吃了起来,吴妈还倒是好意给冉枫又是准备红酒又是给冉枫夹菜,整的像是她的孩子一般。

    “沈悦舒你想和我们一起吃直说好了,干嘛干愣在一旁流口水?”冉枫没好气的说道。

    吴妈见到沈悦舒也坐在了饭桌上,赶忙将准备好的碗筷递到了沈悦舒身前。

    “我是看在吴妈辛苦做菜的面子上才和你一起吃饭的,你别想多了。”沈悦舒夹了一筷子酱爆茄子,看着冉枫道。

    吴妈见到两人斗嘴,心里那也是高兴得不得了。

    虽然冉枫给她的第一印象不是个有钱的公子哥,但她看得出冉枫这人不坏,而且很懂得体谅别人,在她看来二人吵吵闹闹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么:打是亲骂是爱,吵吵闹闹爱得快。

    没一会儿冉枫就狼吞虎咽的吃了好几碗饭,沈悦舒也稀里糊涂的跟着吃了一小碗。

    在平日她为了保持身材,吃的大多是一些有营养的蔬菜水果,米饭她可不会多吃,但今天她的行为就连吴妈都有些捉摸不透。

    正当这时,沈悦舒的电话响了起来,她很有礼貌站起身来,走到客厅里这才接听起电话来。

    “跟我走,去老宅子。”沈悦舒冷冷的说了一句。

    冉枫看得出,此时的沈悦舒好似乎心事重重,兴许老宅子里等待着她的将会是一场不一样的晚宴。冉枫还正吃得起劲,沈悦舒十分娴雅的擦擦嘴,将碗筷收到厨房倒是去换衣服去了。

    吴妈夹了一块糖醋鱼给冉枫,语气几乎哀求的低声道:“沈小姐是个命苦的女人呐,以后你要对她好点才是,不然我就是折腾死我这把老骨头,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冉枫也被吴妈这翻话说得云里雾里,沈悦舒又是一个怎么可怜法?

    问道:“吴妈,沈悦舒怎么命苦了,我看她不是日子过得富足安逸吗,虽然她不太会照顾自己,但有你照顾她她没理由过得不好。”

    吴妈听到冉枫这么说,又瞥了一眼门外,发现没有动静才说道:“沈小姐十岁就没了母亲,后来他父亲生意落败,正好碰上了现在的太太,两人也算是苦命鸳鸯,都是在困难的时候走到了一起。

    要是小姐能有个对她好点的继母,那她也不至于如此,现在这个家里都是那个女人说了算,老爷根本没什么权利。

    前几天,我半夜起来上厕所,就听到小姐一个人偷偷躲在房里哭泣,当时我还以为她失恋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两个狠心的人,要把她当做商业的牺牲品嫁到顾家,给那个没人性的家伙当老婆。

    小姐一气之下才和老爷打赌,要是在一年之内不能将莱悦集团做大,她就按照她父亲的意愿嫁到顾家。

    现在我可听说,老爷想将公司交给那个女人的儿子,似乎他们对小姐没了耐心,小姐真是可怜啊。

    不明白的人觉得小姐过得风光,享受着那种底层人民享受不到的幸福,但里边的酸楚也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

    我希望你能够帮小姐一把,在必要的时刻救救她,算我求求你了。”

    吴妈说着说着语气也哽咽了,到了后来泪流满面的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着冉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