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光环背后的心酸

    更新时间:2018-08-21 00:40:11本章字数:3036字

    冉枫有些无奈,这翻话和他调查到的结果并没有什么大的出入,他想像不到,当年那样一个狠人竟然到了中年竟然会任凭一个女人摆布,甘愿将自己的经营多年的财产交到别人手中。

    但他也没想到,沈悦舒表面上看上去这么强硬的一个女人,也会有偷偷躲在被窝里哭泣的时候。

    说到底,她终归只是一个女人。

    冉枫点头答应了下来,正当这时沈悦舒也刚好换了一套长裙从二楼走了下来。

    此时的她看上去是那么的亭亭玉立,让人遐想。

    沈悦舒见到男人如此痴迷的望着她,即羞涩又气氛的道:“再这么看我,你就给我滚蛋!”

    冉枫满脸的鄙视,笑道:“我不会这个动作,要不要在床单上给我示范一下?”

    沈悦舒听到冉枫又在拿她开玩笑,伸手揪着冉枫的耳朵出了大厅。

    吴妈见到二人此时的动作,呆愣在一旁,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开心的笑了起来。

    随后,二人驾车朝着沈家老宅子赶去。

    一路上沈悦舒的小脸快苦出水来,半靠在车窗上低头沉闷不语。

    冉枫看得出这女人好似乎心情不大好,也十分通情理的点了几首舒缓的爵士乐,随着音乐响起,冉枫跟着节奏轻轻地唱了起来。

    冉枫唱得很出彩,就连原本有些懊恼的沈悦舒也跟着冉枫的歌声,仿佛来到了悠然闲适的加州,让她的心情舒缓了不少。

    大约过去十来分钟,卡宴缓缓驶入沈家庄园的圆形拱门,门口的保安见到来人是沈悦舒,摆出一副很可亲的模样,恭敬地把门给打开。

    进了庄园,不远处正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在弯腰打点着他面前的这颗郁金香。

    这是一株黑紫色郁金香,懂行的人称它夜皇后,市面上并不多见。

    沈国豪见到来人正是沈悦舒和冉枫二人,便停下手里的工作,将郁金香给递到冉枫手中,开口道:“悦舒啊,你看这是你妈妈送我的花,漂亮吧。”

    沈悦舒看着如此美丽的花,也笑着迎合着沈国豪的喜悦,道:“爸爸,这蓝色郁金香长得可真漂亮,就和妈妈一样让人喜欢。”

    沈悦舒咬着‘喜欢’两个字,要是仔细听,肯定会听得出些什么。

    正在这时,从华贵的大房子里走出一个莫约三十多岁的美妇,吴青。

    遥遥望去,美妇那修长的腰肢,丰满而又不失弹性的翘臀在碎花旗袍的包裹下,显得格外妖娆。

    精致的五官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也就富贵人家的女人才能保养得如此好。

    就拿面前这个女人来说,那也真是一个尤物,只是冉枫看得很仔细,这女人和沈悦舒长得没有什么相似之处,倒是和她身旁的青年男子长得很像。

    “国豪,你怎么把我送你的花随便拿给一个下人,要是弄坏了就算把他卖了也赔不起啊。”美妇盯着冉枫,语气十分不善的道。

    “爸,这盆花可是我爷爷送给你的,和14年主席的老婆从荷兰带回来的国泰就是一个品种,你怎么可以这样。”沈小翔打了个哈欠,开口道。

    沈悦舒见到沈小翔敢如此对沈国豪说话,俏脸一凝,冰冷的目光从青年男子身上划过,道:“爸爸你也真是的,这么金贵的花怎么能让我们这些人碰,万一弄坏了我可赔不起。”

    “我的小姐姐,你真是长得越来越迷人了,真是便宜顾家那小子了,你嫁给他岂不是让他快活,真让人羡慕。”沈小翔一脸贪婪的看着沈悦舒,色眯眯的道。

    沈悦舒被沈小翔看得有些羞涩,突然又听到这番话,脸色不大好看。

    沈国豪听闻,将那蓝色郁金香重重的给摔在了地上,怒道:“住口,有你这样的弟弟么,我看你出国这几年把最基本的伦理道德都给忘了!”

    吴青听到沈国豪怒斥沈小翔,语气不善的道:“我儿子不就是说说而已,你的女儿还不是不服管,不也是个不听话的女儿,你不管你女儿来教训我儿子,要我说早该嫁人了,不然留在家里也是个麻烦。

    还有这花是我父亲送你的,你二话不说就把花砸了,这件事你得给我一个解释。”

    沈国豪脸色一沉,停顿的道:“你,哼......”

    他甩着大手,随意的瞥了冉枫一眼,一个人进了屋子。

    冉枫也跟着几人走了进去。

    偌大的房间宽敞明亮,装修得格外高贵十分气派,就连进门的地板都是一些尚好的木材做成的,踩上去十分舒服。

    他跟着沈悦舒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沈国豪见到冉枫,才连忙同吴青母子二人介绍道:“这位是冉枫,沈悦舒的司机和保镖。”

    沈国豪介绍完,吴青母子俩便抬起头来仔细的打探了冉枫一番。

    吴青倒是没说什么,沈小翔听到沈国豪说面前的男人是保镖,一时间好奇的打趣道:“姐姐你的眼光可真是越来越差了,找这样的人做保镖你不嫌跟着你出去丢人啊。

    姐姐只要你开口,我愿意让我身边的兄弟去保护你,他们可都是西伯利亚训练营走出来的狠角,对付一般的歹徒那简直就是捏小鸡一般。

    作为你的好弟弟,我可看不得有人欺负你。”

    沈悦舒听着沈小翔的话,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道:“不用了,我觉得他挺好的。”

    沈悦舒一口就将话给回绝了,沈小翔呵呵一笑也不好多说什么。

    距离吃饭的时间还有些时候,沈小翔走到冉枫跟前,笑着道:“姐姐,现在还不吃饭,我邀请冉枫先生逛逛庄园,应该没问题吧。”

    沈悦舒看了冉枫一眼,才点头答应了下来。

    随即,二人便出了大厅朝着另一栋洋房走去。

    反正冉枫闲着也是无聊,倒不如好好体验一下富人的生活,他也想看看到底这个沈小翔会带给他什么惊喜。

    “少爷,你不是去吃饭了么,怎么又回来了。”刚上了二楼,一个练武场内,一名身着黑色背心的健壮男子笑着道。

    “你们练你们的,我就带个保镖小弟来看看。”沈小翔说着,还不忘将他那不屑的目光从冉枫身上瞟过。

    健壮的男子听得来人也是个保镖,一时间看冉枫的眼神也多了些许敌意。

    他将那一百多斤重的杠铃面不改色的从地上给单手轮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几个圈。

    砰!

    伴随着一阵颤抖,杠铃被他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似是挑衅般的一幕,就发生在冉枫眼皮底下。

    沈小翔似是不屑的开口道:“既然你是个保镖,会不会十八般武艺啊,要不给我表演一下让我见识见识?”

    “好啊,既然盛情难却我也只好献丑了。”冉枫似是玩味似的笑了笑,起身走到杠铃前。

    沈小翔看着冉枫十分自信的走向杠铃,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他知道这杠铃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举得动的,一般人就连提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他很想看到待会儿这个所谓的保镖,会被杠铃给弄得下不了台,最好那就别见到明天的太阳。

    下一秒,冉枫突然脚尖猛地一踢,杠铃如同一个小皮球一般抛飞在空中。

    杠铃如同附魔一般,在空中诡异的转了几圈,朝着沈小翔砸去。

    沈小翔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吓得脸色铁青,这一百多斤的杠铃要是砸在他身上,不给他弄成肉酱不可。

    他下意识的尖叫道:“啊,救命啊,你要干嘛!”

    他手下的这名保安见此,身子极快的飞奔而来,准备用区区肉体去接住这暴飞而来的杠铃。

    但正当走进之后,他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知道,要是接住这个杠铃,他也非得受伤不可,弄不好没接住能不能活命那还两说。

    为了赚钱他也犯不着以身犯险,有钱赚还得有命花才行。

    “小翔,快躲开,你个混蛋是要害死我儿子吗?”

    殊不知,沈小翔的母亲吴青找沈小翔有事便上来找他,却正好看到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这杠铃就在沈小翔的头顶,要是被砸到她儿子还能活吗?

    正在这时,冉枫大手一伸,便将这一百多斤的杠铃给紧紧拽在手中,悬在了沈小翔的头顶。

    呵!

    这一幕,吓得在场的人捏了一把冷汗,沈小翔的保镖也是一脸的惊骇。

    他清楚的知道,这杠铃被抛飞起来,就不是一百斤那么简单了,这是需要多么大的爆发力和力量才能接在空中。

    更然他惊叹的是,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竟然在冉枫手中却是如同玩物一般,轻轻松松就给拿下了。

    这人可真不得了,他不由得赞叹道。

    吴青见到自己的儿子没事,慌张的跑到沈小翔跟前,前后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急切的问道:“儿子,你没事吧,没把你吓坏吧。”。

    沈小翔半晌说不出话来,吱吱呜呜的道:“妈,我...我没事...”。

    “你个卑贱的下人,要是把我儿子吓坏了,就是把你一家人都卖了也不够赔,也只有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女儿,才会结交这样不正经的朋友。”吴青十分愤怒的指着冉枫的鼻子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