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老阳出事

    更新时间:2018-08-21 00:40:11本章字数:3894字

    沈小翔闻言,低声道:“妈,我这不是没事嘛,你别担心了,我都饿坏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去吃饭了。”。

    吴青听闻连连点头,将儿子搂在怀里摇摇晃晃的朝楼梯走去。

    沈小翔临走时没忘朝冉枫瞟了几眼,但他看冉枫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畏惧,他知道要是惹怒了这家伙,保不准还真会干得出杀人的狠事来。

    冉枫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跟着下了楼。

    陆陆续续的,一家人总算和气的坐在了餐桌上。

    冉枫也在沈国豪邀请下上了餐桌,准备感受一下富贵人家的生活。

    吴青见到冉枫也坐在了餐桌上,心里头极为不舒服,斥责道:“这是我们吃饭的地方,你们下人吃饭的地方在二楼,不用我赶你走了吧。”。

    冉枫也不多说,来的时候他吃的就挺多了,他站起身来就坐在客厅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沈国豪原本还想说什么,但他看见吴青那有些怨毒的眼神之后便没多说什么。

    沈悦舒吃了三两口也没了胃口,正准备起身,正当这时吴青开口道:“悦舒啊,顾家老爷子下周三要举行晚宴,这是顾家少爷托我给你带的邀请函,要是到时候顾家再提出让你和顾家少爷订婚,我劝你还是多考虑考虑。

    就算你不为了自己,也得为你父亲想想,要是没顾家的财团支持,莱悦集团能不能挺过危机都还很难说。

    这可是你父母一生的心血,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公司毁于一旦?

    你能和顾家联姻,至少能够保住莱悦集团几十年不倒,你得为我们考虑考虑啊。”。

    沈悦舒听闻,那娇躯突然轻轻地颤动了几下,脸色惨白的摇头道:“我不会认输,我们约定好的时间还有八个月,到时候要是我失败了,我会按照约定不再插手公司的事情,你就不用社费苦心的劝我了。”。

    沈悦舒说完,便起身走到沙发前准备叫上冉枫回家。

    正当这时,吴青就怒了,当着沈国豪的面破口大骂道:“国豪你看看她这样子,真是不把我们做父母的苦心记在心里,恐怕在她眼里就从没有把我当亲人。”

    沈悦舒闻言,红着眼看着沈国豪二人道:“那你们把我当成商业的棋子,让我嫁给自己不喜欢的男人,那你们说你们把我当成亲生女儿了吗?

    以前我把你当妈,是我父亲爱你,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的后妈?我的事不用你来管。”

    吴青闻言,那身子不由得颤抖了几下,随后恼羞成怒的指着冉枫二人骂道:“你就和你个保镖一样,不明事理,一样都是下贱胚子。”

    沈悦舒被骂得体无完肤,心头快滴血了。

    冉枫之前本就心里十分不爽,但他忍了,但此时这不讲理的女人竟然这样侮辱沈悦舒。

    只见他二话没说,径直朝着餐桌走了过去。

    吴青见到冉枫来势汹汹,便忍不住又开口道:“怎么,还不许我说了,没规矩的下三滥,不懂怎么做下人就给我滚啊。”。

    砰!乒乓!!

    只见冉枫大手一挥,那实木制成的餐桌,也被冉枫一拳给打得碎裂开来。

    那坚硬结实的实木桌子从中间碎裂开一道口子,声势吓人。

    满桌子的菜肴被冉枫的一拳打得四处飞溅,由于冉枫使的劲力正好是朝着吴青奔去的,那些泼洒开来的菜也随着劲力朝着吴青飞袭而去。

    一碗豆花结实的躺在了吴青的脸上,泼落下来的菜汤将她那崭新的阿玛尼限量版长裙给弄脏了。

    她被突如其来的一幕震怒的大声叫唤了起来,道:“你个混蛋,卑贱的下人,今天我就让你懂点规矩,小翔把你的保安叫来,把这人给我拖出去。”。

    沈国豪没想到冉枫的脾气会如此火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半晌没说出话来。

    小翔像是见了鬼一般,半天没能动弹,压根就没听见他母亲说了什么。

    正当这时,门口的保安,也就是之前那个举杠铃的魁梧大汉闻声闯了进来,道:“少爷、夫人、老爷发生了什么?”。

    吴青见此,连忙吩咐道:“把这卑贱的下人给我拖出去,好好教训一番,让他懂点规矩。”。

    冉枫抢着道:“要找我算账麻烦你们快点,做人最好别轻易践踏别人的尊严,沈悦舒是我的老板,她的尊严是你践踏不起的,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

    冉枫二话不说就走了出去,沈悦舒也跟着冉枫一起出了客厅。

    吴青又斥责大汉道:“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大汉闻言,也只好硬着头皮快步跟了上去,如果此时不出去他的工作显然是要丢了。

    只是还不待他走到冉枫身前,将冉枫给拦下来,就看到冉枫那一个修罗般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吓得他浑身哆嗦,手足无力,没有提起拳头对准冉枫的勇气。

    他也是个人物,可今天他没想到,面前的青年竟然用一个眼神就将他的胆子吓没了,这是何等的骇人听闻。

    要是这眼神放到一般人身上,非不得吓傻不可,简直太过凶残阴狠了。

    沈悦舒看见冉枫突然发火,心里还有些震惊,不过想到他也是为了自己,心里不由得一暖。

    可这样,他和吴青算是彻底的有了矛盾。

    ......

    冉枫开着车,心里的怒火许久才平息下来。

    同样沈悦舒此时的心情也糟糕透了,过了许久她转过头来,笑道:“刚才的事情谢谢你了,谢谢你那么维护我。”

    冉枫莞尔一笑回道:“你是我老板,维护你的尊严是我的责任,不是吗?”

    只是把我当老板的原因吗?沈悦舒问自己道。

    正当这时,冉枫踹在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电话是老阳的老婆徐静打来的,冉枫连忙接听起来。

    只是下一秒他却听到始料未及的话语,脸色难看起来。

    电话那头徐静的语气有些哽咽,十分焦急的说道:“冉枫,我怕...我怕老阳出...出事......”。

    “徐姨,您慢慢说”冉枫道。

    冉枫索性将车停下,继续接听起电话。

    电话那头,徐姨语气几乎瘫软的道:“冉枫,你今天有没有见到老阳,他今天下午都没回过家,打电话也关机,我们正担心呢。

    我怕他...我怕他出了什么事......”。

    冉枫急忙安抚道:“徐姨你别担心,我看老阳今天八成是手机没电了,我先去找他你们在家等我消息。”。

    冉枫说的话也仅仅是安抚一下徐姨,他很清楚老阳的习惯,自从认识老阳的第一天起老阳的手机就没关机过,为的是给家里一份可靠的安全感。

    眼下这老阳一整天没了消息,八成是出了什么事了。

    但他还是希望这不过是虚惊一场,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好哥们出点什么意外。

    城南一处荒废的炼铁厂,荒草丛生,一处扔满垃圾坑坑洼洼的垃圾堆里,一名满脸鲜血皮肤黝黑的男子从昏厥中醒来。

    他忍住身上的疼痛,按响了紧紧握在手中的诺基亚老款按键手机。

    与此同时,冉枫一筹莫展的翻看着手机里老阳昨晚的代驾单子,希望从中找到一点线索,强烈的直觉告诉他老阳肯定出了事。

    突然手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的正是老阳,两字。

    “冉...冉枫,快报警,城南废铁场的垃圾堆,我中枪了,你...你千万别一个人来,等警......”电话那头,老阳喘着粗气,每一个字好似乎都是忍受着剧痛发出来的,还未说完就没了响声。

    “喂,喂,老阳...”冉枫几乎愤怒而又担忧的吼叫道。

    冉枫来不及思考,形式很不乐观,也不容许他再耽搁,要是老阳中枪失血过多,铁定是没救了。

    一想到平日老实的老好人无缘无故中了弹,冉枫心里燃起了熊熊怒火!

    他看向沈悦舒问道:“沈总你的车方便借我一下吗,我朋友出了事情。”。

    沈悦舒也从电话里听出了大概,急忙点头道:“我和你一块去吧,有个帮衬也好点。”。

    冉枫笑了笑,道:“不必了,有这份心就可以了,你去的话只会给我添麻烦。”。

    沈悦舒听闻,一脸的不情愿,虽然她知道冉枫身手不凡,但也不至于成了冉枫的拖油瓶,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没有阻挠冉枫。

    沈悦舒下了车,冉枫这才踩紧了油门,速度极快的朝着老阳所说的地点赶去。

    冉枫从后视镜里看了沈悦舒一眼,倒也不是冉枫保护不了沈悦舒,但自己即将面临什么都还不确定,他可不想自己的秘密,这么快就被女人给了解得清清楚楚。

    冉枫将油门给踩紧,这辆卡宴瞬间超越了一旁疾驰的奔驰c级轿车,朝着泥路上驶去。

    车轮扫起一滩泥水混合物,啪的一下落在奔驰车的挡风玻璃上,遮住了行车视线。

    “这车牌我好像见过啊,都c66666,我记住你了。”警花林小倩一脸愤恨的望着疾驰而去的车影,暗自踩紧了油门跟了上去。

    她心里有些着急,前边这辆车驶去的方向,正好就是自己跟踪许久才探查到的偷车贼窝点,那个废旧的废铁场。

    冉枫将车藏在一处茅草堆里,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发现,也免得到时候暴露了行踪。

    望着这茫茫一片的杂草从,冉枫巡视了一番,身形朝着前边不远的垃圾堆掠去。

    根据敏锐的判断,冉枫可以得出一些信息。

    老阳应该是今天代驾时被人劫持到此处,然后欲要将其枪杀,暴尸荒野灭口,幸运的是枪子应该是没打到极其要害的部位,否则老阳根本不可能活着给自己打电话。

    冉枫大胆的做出这番判断,一来老阳穿着朴素根本就不像有钱人,绑他根本捞不到钱,劫匪根本不可能犯这样的糊涂。

    二来,老阳从不惹事生非,也就很难存在得罪黑势力的可能。

    三来,也就是最有可能的一个原因:就是那晚来老阳家门口找事的顾十三等人,把事情透露了出去。

    至于那个劫持的人质,应该还在这里,因为此处极其隐蔽,几十天也不会有人经过,而且这里藏身处极多,这里无疑成了歹徒藏身的好地点,至于有没有活着就很难说了。

    冉枫快速的探查着周围的一切,很幸运,在前面一处坑洼的地方,他看到了一只伸出垃圾外的手掌,四五只苍蝇停在老阳那血淋淋的额头上,享受着一场盛宴。

    “老阳,你醒醒。”冉枫将老阳从垃圾堆里抱了出来,随后扯开了迷彩外套。

    此时的老阳哪里还有生气,惨白的面色,发白的嘴唇,面若死灰,恍若一个将死的老人,腹部的衣衫早已被鲜血浸湿。

    老阳身上有着三处明显的伤,两处均是打中了心脏附近的要害部位,另外一处则是洞穿过腰间,没伤到肾脏。

    换做别人,哪怕一颗枪子儿,都要了命了。

    老阳也不是神,照理来说他不可能活到现在,救他命的是他贴在胸间的那块一寸厚的废旧钢板!

    冉枫笑了笑,暗道:没想到这家伙平时老实吧唧的,关键时候还想到这出,哈哈,你还欠我一顿酒呢,哪能这么让你死掉。

    冉枫顾不得许多,封住了老阳身上的几处穴位,将血给止住了。

    情况并没有他想到那么糟,没过一会儿老阳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动了动发白的嘴唇,低声说道:“冉...枫,赶紧报警,里边有个老人...被绑架了。”。

    老阳醒来,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要报警救人,冉枫笑了笑,点了点头,随后抱着老阳将他送到了卡宴上。

    既然老阳付出了鲜血,那么那个人就一定不能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