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沈悦舒吃醋

    更新时间:2018-08-21 00:40:11本章字数:3292字

    随后冉枫便出了门,但此时门口却是不见二人的踪影,便给杨茜打了一个电话。

    陈诗语办公室,杨茜和徐静二人听着陈诗语的分析,才意识到老阳的病情竟然严重到了这个地步,按照陈诗语的说词来看,这个手术是非做不可,而且时间还非常紧迫。

    徐静不由得把心一横,她也没想着冉枫能够有能力把老阳给救好,毕竟人家陈诗语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就算冉枫懂点中医药理,也不可能比得上陈诗语,于是打定了主意要筹钱给老阳立马动手术。

    正好,揣在杨茜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有些难为情的将电话给调成了静音,见到电话是冉枫打来的,急忙跑出办公室才敢接听。

    杨茜焦急的道:“冉枫哥,是不是我爸身体出了什么状况,我们这就回来。”

    冉枫笑了笑,说:“你赶紧回病房吧,老阳醒了,眼下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杨茜还以为耳朵背听错了,高声回道:“什么,你你...你说什么!!”

    “你爸醒了,赶紧回来看他吧。”

    杨茜听清楚以后,平日里冉枫也没有开玩笑的习惯,这才难以抑制自己心中的喜悦惊呼道:“冉枫哥,你真是太棒了,爱死你了,我我...我这就回来。”

    杨茜急忙挂断电话,兴冲冲地冲进办公室,扯着嗓子发自内心的高兴道:“妈,爸他醒了。”

    徐静和陈诗语二人也以为自己听错了,急忙连声回道:“什么,你说老阳醒了!!!”

    杨茜笑了笑,方才自己不就是这个神情么,这才见怪不怪的解释道:“刚刚冉枫哥打电话来说我爸醒了,我真没想到,冉枫居然用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把我爸救活了。”

    还不待徐静开口,陈诗语就难以抑制此时的情绪,急忙回道:“走吧,我们这就去看看,天哪还真有这种事,难道我诊断错了?”

    三人兴冲冲的一同出了办公室,火速赶往了老阳的病房。

    没走出三两步,陈诗语就将方才对自己的质疑给抛到了脑后,她暗暗告诉自己,她的诊断绝对错不了,可现在病人清醒了过来,这又是怎么回事?

    呼啦,病房门开了。

    杨茜见到自家老爸正躺在床上,睁眼看着自己,呆愣了一两秒便忍不住的朝着病床飞奔了过去,此时的她哪里看得出是个女孩子人,分明就和一个处在青春期的大男孩一般充满了活力。

    陈诗语有些不相信的疾步走到老阳身前,用听诊器查了一番,她发现此时的老阳身体好得离谱,心跳强壮有力根本不像一个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人。

    陈诗语瞪大了眼睛的同时,那张红唇也不自觉地张开,露出一排贝齿嘴唇呈现一个O字形,惊叹道:“这怎么可能!!!”

    按照她了解到的医学手段来说,恐怕这也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她还没听说的有类似的情况发生过。

    她不由得将怪异的目光抛向了冉枫,在冉枫身上仔细的打量了好一会儿,带着求师问道的口气开口问道:“老阳是你救好的?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就靠这几根银针!!”

    冉枫笑了笑道:“对啊,你想学吗?想学我教你啊。”

    陈诗语不由得白了冉枫一眼,道:“才不要你教呢,你这人很讨厌!!”

    冉枫也不回话,反正讨厌他的人也不少,也不差这一个两个。

    他原本也不想说那翻话来侮辱陈诗语,实则这女人有些心高气傲,自己搓搓她的锐气,反倒有益于她日后医术的精进。

    经历了今天这样的事情,陈诗语的心里也掀起滔滔波澜,原本她觉得自己的医术已经停滞不前,给她一种登峰造极的错觉,眼下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路还很漫长。

    她往日那不断钻研,细心仔细的态度仿佛又回到了她身上,她不由得带着些许感激的神色看了冉枫一眼,随后才打定了主意,要静下心来好好找出自身不足的想法。

    徐静看到老阳已经没事,憋在心中的难过之情总算释放开来,一时高兴地老泪纵横,与老阳嘘寒问暖起来。

    徐静笑了笑,把刚剥好的橘子递给了冉枫,道:“冉枫啊,这几天你要是有空就过来陪茜茜一起看看老杨吧,毕竟你们年轻人话题多聊得也很愉快,等病好了我让茜茜在家准备几个好菜,犒劳犒劳你。”

    冉枫呵呵一笑,他哪能听不出,徐静也有意要让他和杨茜多相处相处,说道:“好啊,我下班后就过来。”

    杨茜站起身来,忽然跑到冉枫身前,将冉枫给抱紧,女人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衣,此刻那傲人的玉兔正紧贴着冉枫的胸膛。

    她不禁红眼道:“冉枫哥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爸爸,呜呜。”

    冉枫伸手抱在了女人的脑后,抚摸着女人的飘逸秀发,就像对待小孩子那般。

    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似乎都沉醉在这此刻的温暖中,谁也没肯放开。

    正当这时,突然病房的门‘呼啦’一下就被推开了,沈悦舒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拿在手里的东西不自然的掉落在了地上。

    房内二人的姿势实在太过旖旎,沈悦舒心里不知道想的什么,拿在手中的礼品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掉落在了地板上。

    冉枫此时正背对着沈悦舒,倒是没见到她的神情,原本他还沉浸在女人的香怀之中,一时间没想挣脱。

    杨茜目睹了沈悦舒进门的全过程,作为女人她的观察也是极为细密的,从沈悦舒刚才的神情中她也看出了些许端倪,这才将冉枫给放开。

    沈悦舒拾起地上的礼品,笑着道:“冉枫刚才你着急去搭救的就是姑娘他爸吧,我叫沈悦舒是他的上司,这点礼品是冉枫出门前让我带的,很养身子哦。”

    杨茜笑了笑,又看了冉枫一眼,带着感谢语气说:“谢谢你们了,你们快坐吧,为了我爸的事情忙碌了一大晚上。”

    杨茜碍于方才沈悦舒的反应这才开口道:“沈总,我和冉枫只是朋友关系,你别误会了。”

    沈悦舒一听,眼睛不由得转了转,低着头道:“什么误会不误会的,我很理解啊冉枫救了你父亲一命,你感激他一时间情难自禁给他一个拥抱,也并没有什么。

    再说了,我和他也没有关系,他只是我的司机。”

    还不待杨茜开口,沈悦舒红唇微微张开,着急的说道:“你没事就好了,这下冉枫应该放心去工作了,不然我担心他会魂不守舍呢,我待会儿有点事情不方便待,明天再过来看你爸吧。”

    沈悦舒一副急着要走的模样,杨茜也不好开口让她留下歇息片刻,也笑着道:“冉枫能找到你这样的老板可真是好福气,等我爸病好了,沈总方便的话可以到我家玩,我弄几个家常菜,我爸妈都挺感激你的。”

    “好的,一定。”

    沈悦舒说完,将礼品和一篮子水果放在桌上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冉枫有点苦恼,他分明看清楚沈悦舒脸上的汗珠,以及她上下浮动的呼吸,说都说明了她很着急老阳的安危,一路上是小跑着过来的,此时又怎么会如此匆忙。

    片刻他才苦笑着,将事情给想通了,原来这妮子是吃醋了,可是不应该啊,难不成还爱上我了?

    杨茜嘟嘴笑了笑,推着冉枫的肩膀道:“冉枫你和你老板的关系没那么简单吧,你快去追啊,我看沈小姐应该是误会了。”

    冉枫笑了笑说:“她只是我老板而已,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眼下有着老阳有徐静母女陪着也没自己什么事了,这才和老阳道了别。

    出门的时候,正好遇上了又来给老阳探查病情的陈诗语。

    “美女,该不会想我了来看我吧。”冉枫嬉皮笑脸的玩笑道。

    陈诗语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情,说:“你再敢胡说,小心我把你鸡肠子给剪了!”

    冉枫白了女人一眼,没想到这么一本正经的女人,居然还会和他开起玩笑,冉枫颇为猥琐的道:“美女,我的肠子你怕是握不住,很热哦。”

    冉枫说完便朝着电梯走去,陈诗语没反应过来冉枫说的是什么,进门的瞬间她这才想到这竟然是个污段子,俏脸不由得红得可爱,暗骂道:该死的混蛋!

    没过多久,冉枫这才来到了沈悦舒豪宅外,此时天色还早,却不料大门却是被关得死死地,甚至院子里还放着两头狼狗在盯着门口的动静。

    不用想冉枫也知道,这一定是沈悦舒搞的鬼,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脚下猛地一蹬地就跃上了栅栏,进到了院子里。

    两条狼狗还虎视眈眈朝冉枫奔来,但隔了四五米便哀嚎着,跌跌撞撞的朝着冉枫的另一个放下狂奔而去。

    狗是种特别有灵性的动物,它有种特殊的本领,能够嗅到血腥味,就比如经常宰杀动物的屠夫,狗一般是不敢靠近的,此时的冉枫在它们眼里就如同怪物一般,哪能不狼狈逃窜。

    冉枫原本以为进了院子就以为相安无事,可以回去睡个安稳觉了,但他没想到宅院的大厅门却是被锁死,冉枫这才无奈的敲了敲门。

    但很不凑巧,里边却是静得出奇,半天没个动静。

    冉枫这才无奈的给沈悦舒打了电话,由于刚才自己走得急,也没问吴妈的电话,而且老人家睡得早,冉枫也不打算将吴妈给吵醒。

    只是过了好几分钟,冉枫打了四五通电话,沈悦舒依旧没接,冉枫有些苦楚,自己居然这么不招人待见,索性他就出了院子。

    大好的夜晚可不能浪费,冉枫也许久没有狩猎了,这几天又相继遇上美女,自己的欲望也早就有些按耐不住了。

    他摸了摸自己身上带着的现金,正好有着五万块,够他海喝挥霍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