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卜卦寻尸

    更新时间:2018-08-21 02:05:10本章字数:2964字

    一提到相法和算命,很多人自然而然的就会说,骗人的。

    对于这样的说法,我从来都是笑而不语。

    我跟一个算命的学过点本事,正式踏入学这一行之前,曾受激帮人相算过三次,第一次是看一个瘦长脸男人的口齿相,他口无形且牙齿稀疏,断定这样的人喜欢吹牛,十句话八句为假,那人正说他二舅发了横财,要给他五十万,被说成吹牛,于是当场和我翻了脸。

    第二次一个姓王的熟人让我帮看夫妻相,他夫妻宫有一道竖纹,这在面相上叫奸门举枪,主夫妻离异,而且他眼袋沉厚,说明他已经无发动“幸”的能力,为长时间带原谅帽之相,不料委婉地说出来之后,那个熟人马上掀了桌子,跳起来要揍我,幸好被人拉开了。

    虽然后来证实,那个瘦长脸的男人整日装逼,穷的鬼一样;而那个老王,老婆与一个野男人被抓,还将视频传到了网上,他感觉面目无光,工作也辞了,家也搬了,后来我就没有见过他。

    经过这两件事之后,我好长时间不帮人相算。

    而第三次受激,则是女朋友瑶瑶来找我,问我是不是真会算卦,若会就帮她找一个人,要是不会,以后就别到处乱说,快二十岁的人了,小心祸从口出。

    我自小父母双亡,是由一个远房的小姨拉扯大的,因为没什么亲人,女朋友在我心中的地位很重,她这样激我当然受不了,说自己当然会!

    说完之后心中有点虚,因为我相面尚可,卜卦只学了一些皮毛,未必能卜出来。

    瑶瑶当时脸色很差,说她同城有一个小姑,女儿失踪了,这都第三天了,她们一家人都快急疯了。

    她那个失踪的表妹叫张小牙,才十四岁,她家附近的一个小巷子有监控,拍到她凌晨出门了,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瑶瑶就想让我试试,看能不能帮忙找到这个女孩。

    我最擅长的是相面,就想先看看那个女孩的照片。

    我记得当时是零七年,最流行的是扣扣空间,很多人拍了相片都往里面存,就找了一台电脑,点开了她表妹的空间。

    那时候没有毁图秀秀,相片都是纯天然的,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长相特别清秀的女孩,萌萌地大眼睛配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甚至都有点像是小明星“林苗珂”。

    因为有很多都是面部的特写,极为清晰,我很快从她的脸上看出了两处不好的面相,一处曰蛇纹入口,一处叫水厄纹。

    当时我心中就咯噔一下,蛇纹入口,意指有奸邪侵袭人的性命,而水厄纹出现在人中位置,我推测这个女孩十有八九是被人害了。

    并不敢告诉瑶瑶,看了一会,我开口道,“好,我帮你去找。”

    当时瑶瑶特别惊奇,问我真能找到么?

    其实我心里也没谱,可当时年轻,又喜欢表现,当着自己喜欢的人,就想去找找看。

    那处水厄纹极为关键,能让我断定这个女孩有可能是丧命在水中了,问了那个女孩现身在监控里的小巷,我断定这个女孩要真是出事了,极有可能就是离她家最近的一处护城河。

    这条河三十来米宽,夏季的时候涨水,显得更为阔大,来到此处之后,发现我的想法有点天真,别说这个女孩不在此处,就是真在这出事了,也没法找。

    瑶瑶则不停的问我,“你的意思是我表妹在这儿走失了?”

    我含糊地嗯了嗯,找了一块河边平整的青石地面,取出了三枚铜钱交给瑶瑶,想卜一卦,她和那个女孩有亲属关系,爻卦比我准些。

    因为不精通,卦象出来之后,我研究了半天,里面的卦象却显示草木上有异动。

    我觉得这个草木有可能是指芦苇,在我们不远处,是河道中仅有的一丛芦苇,有几间屋子那么大,长的特别的繁茂。

    反正卜算错了也没有什么后果,我大胆的推测,若小牙死于水劫,尸身会不会在芦苇丛里?

    这个想法有点大胆和天马行空,我自己都有点拿不准。

    瑶瑶已经在河堤上找了好远,最后回来对着我苦笑道,“我也是跟着着急,竟然想到让你算卦找人,简直是异想天开。”

    但我却坚持让她再等一会,因为有一条船正朝我们这边撑了过来,上面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着络腮胡,面相有些晦暗,应该是河里养鱼的人。

    在瑶瑶想离开的时候,我将那个男人喊住了,“大叔,能不能帮我们打捞个东西?”

    瑶瑶不知我要做什么,连忙碰我的胳膊,“你干啥啊?”

    我挥手让瑶瑶别说话,继续向着那个男人道,“我一不小心把女朋友的包撂那芦苇里面了,您看能不能帮我捞出来?”

    年少的情侣,玩出什么花样都不稀奇,男人看了我一眼,瞅了瞅芦苇丛道,“小伙子,这没法捞啊,船开不到里面去!”

    我马上接口,“不白捞,您要是能给捞出来,给您一百块钱!”

    这一百块钱的力量不小,本来开不进的船,在一百块钱力量的加持下,竟然摇了进去,他弄了一个连着船的大网兜,在里面捞了起来,弄的芦苇乱晃。

    那人进去之后,瑶瑶又问我让那人捞什么。

    突然她明白了,满脸诧异地道,“你神经病啊?你不会怀疑小牙在芦苇丛里吧?”

    我只是傻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她。

    芦苇丛中那个男人鼓捣了一会,在里面叹了一口气,“哪有什么包啊!”

    我问有其他的东西没,男人扯着嗓子问我到底找啥的时候,猛然一声大叫,“啊,死人!死人了!”

    我全身一震,瑶瑶则吓得一个哆嗦,只见芦苇丛东倒西歪,那个男人显然吓得不轻,正全力的往外撑船,他那个网兜平时用来兜鱼的,和船连为一体,里面果然网着一个女孩的尸身,都已经泡的全身发白了。

    他想要将其弄出来,急切间弄不掉,只得拼命的将船撑了出来!

    那是一种泡的浮肿的惨白,乌黑的头发黏黏的贴在脸上,手脚都蜷曲着,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瑶瑶在看清之后扯着我的手浑身发抖,眼中是不敢接受而惊吓出的泪水,她估计看到了侧脸,冲着我道,“好像……是小牙,帮我把她抱上来。”

    那女孩浑身裹在网里,扯出了好远,又是在水中,根本没有案发现场了。瑶瑶不忍她表妹的尸身受辱,带着恳求的眼光看向了我。

    我当时完全是愣头青,又极疼爱女朋友,二话没说,就下水将那女孩的尸身从网中抱了出来。

    尸身滑腻腻的,且很沉重,皮肤很滑,尸身却已经挺了,稍不留神就要从怀里坠下,在水中久了,还有一种酸腐的气息,令人几欲作呕,不过我还是咬牙屏住呼吸,将她从水中抱了上来。

    再次确认是小牙之后,瑶瑶满眼惊恐地望向了我,然后她想办法联系上了她小姑,而那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则直接拨打了110。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这个河堤上未满了人,警察过来了,瑶瑶的小姑和小姑父也过来了,她小姑父脸阴沉的可怕,瑶瑶的小姑则哭的趴在地上拽都拽不起来。

    我没想到自己竟然卜算准了,心中隐隐觉得这相卜神奇的可怕.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三十多岁长着国字脸的警察直接走向了我,向着我问道,“姓名,年龄,和死者有什么关系?”

    之前没想那么多,现在突然觉得事情好像有点糟,只得硬着头皮道,“骆意,十九岁,她应该是我女朋友的表妹,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关系吧?。”

    那国字脸的警察问我为何出现在这里,去芦苇丛里找什么?

    我之前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觉得隐瞒也隐瞒不了,就有些忐忑的将实情讲了出来,没想到这个国字脸的警察听完之后听着我看了又看,嘿嘿笑了,“算出来的?”

    我嗯了一声。

    他马上挥手道,“小赵,小王,把案发现场的他们三个都带走,尤其是这个男的,作为嫌疑人审问。”

    我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从整件事情上看来,我似乎早就知道人死了,还知道尸体丢在了芦苇丛中,这太可怕了,绝对不是三言两句能解释通的。

    我相信这个女孩绝对是见网友之类的被害的,不然的话,怎么会大半夜的偷偷出门?

    而我只是热心帮忙,适逢其会,走个过场就回来了。

    可我没料到的是,到警局之后,警察告诉我,这个女孩是个乖乖女,没有手机,偶尔在家里上网,扣扣号上的聊天记录他们早已经查过了,没有和谁约过要出去。

    那个国字脸的警察板着脸问我,“说吧,坦白从宽,你和这个女孩是不是之前就认识?又是怎么将她给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