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夜色酒吧

    更新时间:2018-08-21 04:15:11本章字数:2572字

    按照杨乐的诉说,那一块玉佩是她的父亲留下来的。

    早年前一直保管在杨乐母亲的身上,只是杨乐出来读大学之后,她的母亲觉得杨乐长大了,所以才把玉佩拿给杨乐保管的。

    这样的一块玉佩,可能不值什么大钱,但是其中却是有很重要的意义,毕竟这可是杨乐已经去世了的父亲的遗物。

    可以说,杨乐的那五千块钱和这块玉佩都是一样重要的,钱要给她妈妈看病,玉佩是她父亲的遗物。

    这两样东西,张恒都必须要帮杨乐讨回来。

    “钱我不会多要你一分,玉佩你必须给我找回来!”

    张恒语气十分的森冷,如果李哥没有把东西找回来的话,张恒绝对不介意在他的身上留下点什么终生难以磨灭的痕迹。

    说着,张恒一只手抓住了李哥的手掌,轻轻一掰,李哥顿时发出了一阵惨嚎。

    他的手掌直接被张恒直接掰脱臼了!

    这下李哥算是彻底认栽了,如果不是因为他被张恒揪住不能动弹的话,他甚至都想要直接给张恒下跪了。

    此时的他,悔得肠子都快要青了,早知道就不应该去招惹这尊杀神的。

    “十分钟之内我要看到钱和玉佩出现在我面前!”

    张恒直接下了死命令,不管李哥死活直接把他推出了大排档之外,那些围观的人都是纷纷让开了路。

    有些人指着李哥,骂他活该,他在这附近也算是天怒人怨了,现在看到他吃瘪,大家都是心生畅快。

    “张大哥,你行行好,我还你一万,不,我还你两万吧,那个玉佩我真的弄不回来,我也不知道现在这个玉佩在哪里啊!”

    尽管知道张恒不好惹,但李哥还是哭丧着脸,强忍手臂上传来的剧痛,苦苦哀求着。

    他是真的没有办法在十分钟之内找回玉佩,而且也不敢去尝试找回玉佩。

    “你不知道玉佩在哪里?”

    张恒双眼微看着李哥,仅仅只是一眼,张恒就知道他是在撒谎。

    李哥冷汗如雨下,拼命点着头,说道:“我下午把玉佩卖给了霍老鼠,那家伙神出鬼没,我短时间里面也找不到他。”

    “霍老鼠?你能把东西卖给他,就说明你有办法联系到他,快带我去找他,不然……”

    张恒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是言语中的威胁之意已经是不用细说的了。

    李哥已然是苦笑了出来,得罪了张恒,那他顶多是受点皮肉之苦,但是如果是得罪了霍老鼠的话,他恐怕就不用在这一带混了。

    要知道霍老鼠这些人,才是这一座城中村真正的地头蛇,他虽然手下也有一班兄弟,但是比起霍老鼠,那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他为什么一开始会说找不到霍老鼠?因为他宁愿多出点钱给张恒,也不愿意去冒着风险得罪霍老鼠。

    但是李哥转念一想,反正两边他都招惹不起,还不如直接让张恒去找霍老鼠的麻烦算了。

    “好!我说!霍老鼠是夜色酒吧的看场,你去找他,他每天晚上都会在夜色酒吧的,不过你千万别说,是我把他的地址透露给你的。”

    李哥喘着气,把霍老鼠在哪里说了出来,要是被霍老鼠知道,张恒这样的一尊杀神,是他引过去的话,那估计他是要被活剥掉的。

    他是不得不要求张恒不要透露这些。

    张恒却是置若罔闻,只是冷冷地说道:“把应该还给杨乐的钱还回去,然后滚!”

    李哥如蒙大赦,立即抱着自己的手臂,跌跌撞撞的跑开了,他必须要快点回去收拾一下,然后离开,天知道张恒会搞出怎样的乱子出来。

    看着李哥离开,张恒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嘟囔道:“夜色酒吧?”

    这一间酒吧张恒自然是知道在哪里的,在这座城中村里面,这个酒吧是一个比较高档的消费场所了。

    在里面玩乐的,都是一些比较有钱的人,而且因为地处隐秘,据说有一些不住在这一带的有钱人也喜欢来这里玩。

    张恒走到了这一座酒吧的门前,只看到两边都是穿着短裙的迎宾女郎,一个个妆容艳丽,花枝招展,莺声燕语,还没有进去里面吵杂的大厅,就已经可以感受到一股靡靡之风。

    在这里出出入入的都是衣着光鲜亮丽的人,张恒出现在这里,显得格外的格格不入。

    他的这一身农民工装扮,实在是和这一座金碧辉煌的酒吧有点不搭调。

    看到这样的一个人出现在门外,那些迎宾小姐也是蹙起了眉头,一脸的鄙夷。

    张恒没有在意这些人的目光,这些迎宾小姐或者可以吸引一下别人的目光,但是张恒这几天见识过了许惠美和莫娇娇、杨乐等这些美女之后,眼界也是涨高了不少。

    夜色酒吧门外的这些迎宾,也就是一些庸脂俗粉,根本入不得他的眼睛。

    他抬起脚步,就要走进去,但是此时周围却是有几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青年凑了上来。

    “诶,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一个一边耳朵打着五个耳钉,染着红色头发,画着黑色眼影的杀马特拦住了张恒的去路,十分不屑的用食指戳着张恒的胸口。

    这些人无疑就是夜色酒吧的看场,大概也是霍老鼠手下的小弟。

    此时看到张恒这幅打扮,立马就是跳了出来,拦住了张恒的去路,凭借他们看场的经验,像张恒这样打扮的人进去了也没有能力消费,只能添乱罢了。

    面对这几个人的阻拦,张恒说道:“我要见霍老鼠!”

    那个染红发的杀马特瞪着眼,说道:“要叫老鼠哥!我们老大也是你这种乡巴佬能见的?快滚!”

    说完,他伸出手就要推开张恒,但是任凭他如何发力,张恒就是站在了原地,纹丝不动,仿佛一棵树一样。

    “见鬼了……”红发杀马特嘀咕了一声,感到了十分的奇怪,刚才他也算是使出了力气了,怎么这个人动都不带动一下的?

    “我说了,我要见霍老鼠!”

    张恒有些不耐烦了,他要尽快见到霍老鼠,不然的话天知道霍老鼠会不会又把玉佩给转手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张恒直接撞开了挡在他面前的红发杀马特,然后朝着酒吧里面走去。

    “操!这是来闹事的,搞他!”

    红发杀马特被张恒撞倒在地,顿时就是扯着嗓子吼了出来,招呼周围的人,让他们去对付张恒。

    周围一共十来个人,一拥而上,虽然都是一些看起来轻挑的小年轻,但是架不住人多,看上去倒是有些气势。

    有一些胆小的迎宾小姐甚至是转过了头,也不看向张恒那边。

    周围一些好事的人,已经是拿起了手机,想要把这一场围殴拍下来。

    在这些人看来,张恒绝对是要吃苦头的了,毕竟他惹到的不是阿猫阿狗,而是夜色酒吧的老鼠哥。

    就算是老鼠哥不出现,也依然会有一群小弟替他出手的。

    面对突然围拢过来的这些人,张恒眼都没有眨一下,但是他的身子却是已经动了起来。

    在人群之中,张恒的身形犹如鬼魅,每每一伸手一抬脚,就有一个人倒下,就像是一个武术宗师在虐待一群残废一样,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不到三四秒的时间,一群人躺在地上呻吟着,除却这些声音之外,全场鸦雀无声。

    红色杀马特咽了一口唾沫,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恒的背影。

    “这……真的是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那些拿着手机的人,甚至是还没来得及打开摄像头,地上就已经是躺倒了一堆人了。

    张恒面不改色的拎起了红发杀马特,说道:“带我去找霍老鼠!”

    然后直接把红发杀马特往前一扔,让他给自己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