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尴尬了

    更新时间:2018-08-21 05:10:10本章字数:2652字

    ……

    山林之中,横七竖八的倒满了尸体,鲜血到处都是,连天地都仿佛被染红,触目惊心。

    一个身着迷彩服的俊朗青年,身上背了一个身着同样迷彩服浑身鲜血的青年,手上还搀扶着一个,迈着沉重的步伐行走在这茂密的丛林之中。

    背上的青年咳了一声,用几乎弱不可闻的声音说道:“血狼,我……我不行了……”

    “别特么废话,老子是你的队长,老子不让你死,你特么就不许死,听到没有?”被唤作血狼的青年仿佛一头暴怒的雄狮,暴怒喝了他一声,脚下走的更快了。

    背上的青年用尽全身力气,从迷彩服中取出了一张照片,满手的鲜血将照片染得模糊,他费力的将照片递到了血狼的面前,“兄弟,拜托你了……”

    话音未落,他的手已经重重的落了下来,照片从他手上滑落。

    “钢刀……钢刀……”被搀扶的青年伸手接住照片,满脸痛苦,凄声高叫。

    血狼的脚步也停了下来,他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好兄弟,你放心的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她们……”

    ……

    江寒深深的吸了口气,将手里的照片,揣进了兜里。每次看到这张照片,江寒都会想起钢刀临死前的画面,心中就会变得异常沉重。现在的江寒一心只想要保护好苏秋水母女,其余什么事都不想干。

    来到杭城已经三天,就在这三天,江寒出了三倍房租,将苏秋水隔壁两室一厅的房子租了下来,并且成功预约了王氏集团商务部的面试。

    苏秋水就是照片之中的女子,钢刀的遗孀,现在和钢刀的女儿夏小米住在一起,夏小米就在小区附近的幼儿园上学,而苏秋水则是在王氏集团商务部上班。

    做商务的,应酬免不了,苏秋水虽然洁身自好,可未必能保全自己,每次都能全身而退,江寒不放心苏秋水,这才想着要到王氏集团商务部应聘,好贴身保护她。

    苏秋水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江寒更是不愿意打扰到她们母女,就想着在一边默默的保护她们。

    夜沉如水,杭城灯火辉煌,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确认苏秋水母女已经睡下后,江寒这才去了小区附近的一家酒吧。

    在外面执行任务,压力会很大,部队是肯定不允许吸食那些损伤身体的东西的,那么去这些场所释放就很有必要了。

    江寒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进酒吧,想着明天就要去王氏集团面试,正好趁着今晚释放一下。

    进入酒吧后,江寒坐到吧台上,点了几瓶酒就开始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打量着酒吧的各个角落。

    这家酒吧的空间很大,里面可以容纳上百人,混杂的空气之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灯光昏暗又绚烂,音乐开到最大,快要将人耳震聋,男男女女们在舞池里面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和臀部,尽情的释放一切。

    以前江寒也很喜欢这么玩,但是现在他却逐渐的失去了兴趣,他就这么一个人在吧台喝酒抽烟。

    江寒出身军伍,气质格外出众,很快就有不少打扮冷艳妖娆的美女过来搭茬,多是夜场上班的,再就是非常艳俗,都不能让江寒满意,均被他微笑婉拒。

    过了大半个小时后,从舞池下来了一个美女,那美女年纪不大,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她穿的非常的保守,和酒吧的气氛颇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却反而令江寒多看了一眼。这样的美女,才是他最喜欢在酒吧搭讪的。

    今晚没有白来。

    这位美女身着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紧身设计凸显了她的傲人身材,下搭浅色牛仔裤,属于非常休闲的搭配,下面穿的是一双白色的平底鞋。她貌美如花,姿容绝世,就算是江寒见惯了形形色色的美女,也不得不夸一句她长得漂亮。

    江寒端着酒杯到了她的面前,微微一笑,说道:“我能请你喝一杯吗?”几乎是与此同时,另外有两个男子也都到了面前,异口同声的对她打招呼。

    这两个男子,一个三十出头,戴着金色眼镜,名贵手表,穿着白色衬衣,腰腹便便,个子偏矮,只有一米六三。另一个则是二十出头的男子,高大帅气,打扮的油光滑面,穿的是鲜艳亮丽,是酒吧的公关。

    那美女闻言理了理耳后的头发,她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美目之中带着淡淡的雾色,她的目光在江寒三人身上掠过后,一拉江寒的手,直接说道:“你跟我走吧。”

    江寒能够瞬间看到另外两人眼中的的怒火,不由得得意一笑,挑衅的对二人眨了眨眼,这才将酒杯放下,跟着这位美女出去。那美女看上去很清纯保守,但是没想到却这么的干脆利落,出去后直接就在旁边的一家高档酒店开了一间豪华大床房。

    进房后更是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两人就纠缠在了一起。

    第二天大清早的时候,估计也就五点钟左右,江寒就察觉到了美女起床,窸窸窣窣,动作不小,不过江寒还没睡好,也懒得去理会。

    等到差不多七点多钟的时候,江寒睡醒起床,他一掀被子,有些发懵,床单里面竟然有一抹红,难道昨天的那个美女,竟然还是清白身?

    江寒张大嘴巴,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他怎么也不敢相信,昨天那个那么配合,那么尽兴,身材爆好的美女,竟然是第一次。

    一时间,江寒忽然有了那么一丝的负罪感。

    不过想到杭城这么大,以后也不会和那个不知名的美女会面,更加重要的是,那位美女年纪也不小了,思想成熟,能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她都没说啥,自己有什么好矫情的。

    江寒洗漱完后,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却猛然发现,在床边的桌子上,房卡下面竟然放着两千块钱。

    在钞票的旁边,还有小纸条一张,上面写的是:“这是你昨晚的酬劳。忘了昨晚。”

    江寒颤抖着拿起了钱,鲜红色的钞票,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

    “她……竟然把我当成服务者了……”

    江寒又是想哭,又是想笑,真的是尴尬至极,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想了想,江寒最后还是将这两千块钱给捅进了兜里。

    从酒店出来后,江寒回家收拾了一番,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打了个车就往王氏集团而去。

    江寒今天去面试的只是商务,在王氏集团,江寒能够从事的职业不多,最适合的是保安和司机,不过这两个职位不缺,而且并不能更好的接近苏秋水。至于江寒其余能够胜任的也就只有门槛不高的商务了。

    做商务的,学历并非特别重要,江寒能说会道,见多识广,非常有信心能够通过王氏集团的面试。

    王氏集团的考核有两轮,一轮是人事部面试,一轮是商务部经理亲自面试,江寒通过人事部后,得偿所愿的是苏秋水在面试他。虽然搬到苏秋水隔壁已经有三天了,可是苏秋水却还没有见过江寒,只将他当成普通的求职者。

    王氏集团的商务部有足足九个组,每个组都有十几到二十个人,苏秋水是二组的经理,今天主要是二组和三组在招兵买马。

    苏秋水对江寒的第一印象很好,资料上面显示,江寒是个退伍军人,只此这一点就让对军人有特殊感情的苏秋水多看了他一眼。

    从进了军队之后,江寒就没有刻意的去买过什么名牌衣服,穿在身上合适,舒服,比什么都有用,因此现在的他穿衣风格都趋向于朴实。今天江寒就穿的是一件普通的蓝白条纹T恤,外加一条蓝色的牛仔裤,干净,整洁,阳光。

    苏秋水问了江寒关于销售方面的一些问题,江寒也都能精准巧妙的回答,表现的积极自信,无所畏惧,轻松地通过了苏秋水的面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