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贱到淋漓尽至

    更新时间:2018-08-21 09:15:23本章字数:1063字

    从医院出来,我欢喜的捏着手中的孕检书,脸上抑制不住的扬起了微笑。

    给丈夫拨了不下十个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听。

    我开着新买的红色保时捷不紧不慢的驶向高架桥,电话终于响了。

    来电显示——‘原大宝’。丈夫本名叫原皓臣,原大宝只是私下叫叫,不敢让他知道。

    电话接通,我的笑容僵在脸上几秒,渐渐落幕收场。

    那端传来的是一阵男女激烈的欢爱声,女人的声音听着熟悉,但我实在想不起来会是谁。

    她娇喘着让原皓臣再用力草她……

    我拿命去爱的这个男人,让我倾尽所有感情的男人,曾经以为这辈子只属于我的男人,此时此刻,却在拥抱着别的女人!

    我以为只要掏心掏肺的对他,原皓臣就一定会爱我,终究是我太天真了!

    血液逆流,那一刻我抓狂的冲电话那端嘶喊着,一遍,又一遍。直到嗓音沙哑……

    “啊——啊——啊!!!”

    世界被泪水模糊,手机从我指尖滑落,回去见他,把他抢回来,他是我的!怎么能让别的女人染指我的心尖人?

    可我没来得及赶回去见他,在情绪失控下,车子与一量大货车追尾,我整个人甩出驾驶座,鲜血的味道充斥着鼻间,迷蒙了双眼。

    世界只剩下一片绝望的红,巨痛随着意识的沉睡慢慢消失。

    那时候我在想,如果就这样死了,原皓臣会不会为我掉一滴眼泪?

    他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他,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己。

    那一次车祸,我从鬼门关里走了一圈,阎王爷没收我。

    幸运的是除了严重的外伤,断了两根肋骨,脑震荡还需住院观察之外,孩子保下了,我也脱离了生命危险。

    清醒的第一天,恢复意识,我问来给我换药的小护士:“请问,我昏迷多久了?”

    小护士说:“都昏迷足足两个星期了,好在你现在醒了过来,孩子也没事,不幸中的万幸。”

    “哦……”我鼻头泛酸:“有人来看过我吗?在我昏迷的期间……”

    “没有,当时情况太紧急,是我们科系主任赵医生替您交的手术费,签的字。”

    “没有吗?”听完,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如雨而下。

    “您的手机在车祸现场报废了,我们通过广播与媒体的方法,试图与您的家人联系,但是……都没有人来。”

    一定是皓臣不知道我出了车祸,所以他才没有来!如果我不见了,他一定会着急,说不定现在正在找我!

    当时,尽管伤口痛到想死,可也无法阻止我要去找他!

    我解掉了头上缠着的绷带,悄悄出了院,找了件能穿的衣服,也不知道是谁的,狼狈得不像样子。

    这个时间点,他大概在公司。

    皓臣不喜欢我参与公司里的事情,所以我自动离开了公司回家做了全职太太。

    很久没有出现在公司,一出现这么狼狈,引来所有员工的侧视与议论,他们的眼神都有些不怀好意。

    我走得极慢,一路上伤口撕裂了开来。

    想着推开这扇门,就要见到原皓臣的喜悦,什么伤和痛都丢到了九宵云外。

    “皓臣,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