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算你有种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7本章字数:2047字

    被钱小万这么威胁,我顿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万一被他公开我的秘密,以后我在A大还怎么混?可如果妥协的话,以钱小万这样下作的人品,指不定又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正在这个危机时刻,我忽然想起他刚才提到的陆湛明,便试探着开口:“好哇,你公开吧?不过公开之前,我提醒你,先问问陆先生答不答应?”

    “陆先生?”钱小万的脸色忽然变了变,但还是强撑着笑道,“别告诉我你跟陆先生有一腿?你可别想骗我,本少爷也不会轻易相信你的话!”

    我脑子急速的飞转,嘴巴也没闲着:“那你还是先问下陆先生的司机,昨晚是谁把我送回家的?”

    这下钱小万傻眼了,张大嘴巴,疑惑的问:“难道昨晚是陆先生送你回去的?”

    我强装镇定,冷哼一声:“不然还能怎样?昨晚你们父子把我丢到大街上,不是陆先生送我回去,还能有谁?”

    “难怪!”钱小万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喃喃说道,“昨晚饭局陆先生才呆了不到十分钟就走了,敢情是去找你了。”

    看来这个陆湛明挺有威慑力,钱小万似乎很怕他,我便壮着胆子警告钱小万:“我以为你昨晚就看出来了,原来你还什么也不知道。”

    钱小万的脸色一沉,恨声道:“死三八,怪不得你在小爷面前这么嚣张,原来陆先生才是你的后台。”

    既然这个所谓的“陆先生”起到了作用,我索性将错就错的应承下来,态度倨傲的盯着他:“你现在知道还不算晚。”

    “行,算你有种!”虽然钱小万嘴上说话还是不饶人,却没敢再对我毛手毛脚,而是往后退去,边退边不忘口头威胁,不甘心的指着我说,“林初若,今天我就暂且饶过你,下次你可别再犯到我手上。”说完,恨恨的跺着脚扬长而去。

    倒是让我半天回不过神,这个陆湛明到底是什么人,我就随便一提,令钱小万这样的富二代就变脸失色,不敢再对我不规矩!但不管怎么说,毕竟吓退了钱小万,我长长的吁了口气,眼看时间不早,忙整理好衣服朝教室赶去……

    晚上是我的工作时间,尽管我很不喜欢自己的这个职业,可为了生活,我只能每天晚上准时到佛欢上班。

    才刚到佛欢,苏倾倾就看到了我,跑到我面前夸张的问:“乖乖,你昨晚究竟是怎么从那对父子手里脱身的?我想都想不通?”

    “他们临时有事,就放我一马,也算是我运气好吧。”说话时,我注意到苏倾倾脸上擦着厚厚的粉。

    倾倾长的很美,举手投足间有种古典的美,平时打扮的也格外清纯,很少浓妆艳抹,可是今天……显然她是为了遮掩脸上的红肿才擦了那么多粉。

    钱小万这个混蛋真不是人,他怎么舍得对倾倾这样的女孩子下死手?想到这儿我就气愤难平,同时又很心疼倾倾。倾倾避口不提脸上的伤,只在乎我的安危,这份情谊实在让人感动。

    倾倾又说道:“虽说你昨晚给我打电话报平安,可我就怕你只为了让我宽心,才找个借口搪塞。”

    “我就知道你会担心,才给你打的电话,你居然还不相信我?”我娇嗔的张开双臂,在倾倾面前转了个圈,“你瞧瞧,我这不是好好的,一根头发也没少。”

    倾倾被我逗乐了,噗的笑了:“行,你没事最好。”

    “反正总算是有惊无险,蒙混过关了。”其实我有心把遇到陆湛明的事情告诉她,可又转念一想,陆湛明好像挺有背景地位的,就连钱小万这样的富二代提起都有所顾忌,像我们这种人是万万招惹不起的,所以这个茬我连提也没提。

    苏倾倾把我昨晚落在这里的手机和钱包放在我的梳妆台上,“这是你的东西,物归原主。”

    我把手机抓在手中:“谢了!”

    苏倾倾嘟着小嘴,嘲弄的笑了:“跟我还客气什么?”

    我接过手机一瞧,上面有三四个未接电话,点开一看,都是方安生打来的。

    这时苏倾倾告诉我:“对了,老板来了,他说让你一来就去找他。”

    我点点头,“知道了,待会儿我就去找他。”

    “那你先忙,我去招呼客人了。”苏倾倾踩着高跟鞋,袅袅娜娜的走了。

    目送她离开,我看着手机屏上的未接电话,只是苦笑。昨晚方安生根本不顾我的死活,让我自行处理,可又给我打这么多电话,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最后我决定还是去见他,看他当面怎么跟我解释。

    来到方安生的办公室,门口守着的保安看到是我,直接放行……

    推开门,心里的委屈顿时涌出来。忍不住真想大声的质问他,却被他冷冷的一句“过来说话”拉回到现实。

    我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

    僵硬着走到他桌前,我站着望向他。

    方安生给自己倒了杯红酒,也不喝,而是拿在手里,轻轻的晃着,审视的目光在我身上扫来扫去。

    我感觉自己像是被扒光了一样难受,过了好一会儿,我实在沉不住气,冷着脸呵问他:“生哥你干什么?你该不会是想看看我被人吃干抹净的证据吧?”

    方安生扫了我一眼,似乎不在乎我的死活,随口问道:“我打你电话,你怎么没接?”

    我的胸口憋着一口气,要在平时也就算了,可今天实在不吐不快,“我是你的人,那样被带出去,会怎么样,你不会不知道……”

    “你这是在怪我?”方安生不带一丝感情的责问我。

    我抿着嘴唇,堆在胸口千万个“是”,吐出口却是“不敢”两个字。

    我紧紧的攥着双拳,身体微微颤抖着。心里小小的期盼被击碎,我的世界在摇晃。

    “昨晚走的太匆忙,手机落在这儿了。”我咬着牙,把这句话说完,垂下头,瞪大眼睛,强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

    “吱——”地板与椅子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

    我感觉方安生走到我近前,猛地抬起头来,对上他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