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你并不是我的人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7本章字数:2059字

    此刻眼里的泪,不争气的掉下来。也许是因为泪光带来的,才让我看到方安生眼里的似乎有一丝可笑的怜惜?

    待水雾散去,我犹存着一丝期盼,想再次寻求他眼里的那丝不可能存在的感情时,被他扣住头,被拉向他。

    接下来,是如狂风暴雨的吻。

    我不明白,明明不是错觉,明明能感觉到他对我的特别,可为什么……

    没有时间再想其他的,我就沉浸在他的疯狂中。

    我衣服不知何时散乱开来,就在我每次都觉得要被淹没在这疯狂中时,他都会狠狠地把我推开。

    我跌坐在地上,不解地看着他极力忍耐着心底的表情。

    小心翼翼的,我第一次开口表态道:“我,我不会纠缠你,所以你不需要刻意……”

    “我留着你还有别的用处!”方安生几乎咬着牙把这句话吼出来。

    我瑟缩一下,心却再一次被碾碎。

    方安生却已经理好情绪,他往椅子上一靠,又点了只烟,缓缓的吐出个烟圈,不管还坐在地上如同小丑一样的我。

    “你昨晚什么时侯到家的?”

    烟圈飘到我面前,很快就消散了,烟雾中方安生双眸迷离,让人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

    “十点多。”

    过了好一会儿,方安生忽然说:“你回去工作吧。”

    我很愕然,他就这样把我打发走了,昨晚的事他连问都不肯多问一句。至少他也应该问问我是怎么脱身的吧?他明知道昨晚的情况有多危机。

    我胡乱应了一声,却没打算离开,我还想等,等他问一问,哪怕只有一句,对我而言也是极其重要的。

    然而却没有,直到方安生又抽完一只烟,还是没打算理我。见我还没有动,就催促我说:“你怎么还不走?”

    “我……”我实在忍不住了,小声问一句,“生哥,昨晚的事,你就没打算问个清楚吗?”

    方安生又是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漫不经心的说:“有什么可问的?你不是好好的吗?”

    我真有些急了,尽管方安生对我的态度向来是忽冷忽热,阴晴不定,可在我心里,他是我唯一所依赖的男人。我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生哥,大家都知道我是你的人,昨晚你就不怕我被……”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硬生生的打断了:“初若,你好像弄错了一件事。”

    “什么事?”我诧异的问,完全不明白他要说什么。

    方安生淡漠的道:“你并不是我的人,从来都不是。”

    心猛的抽搐,痛得让我身体晃动了一下,这话就相当于一个法官审判了犯人死刑,我跟着他这么多年,实在不甘心,“生哥,你……”

    方安生冷冷的盯着我,那眼神看得我心里直发毛,良久才问我:“那你要我怎样?”

    这话把我堵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他为什么这样对我?

    方安生嗤的一声冷笑:“林初若,我们之间的关系你最清楚,别人怎么误会是他们的事,你怎么也会犯迷糊?”

    我晃晃脑袋,只觉得心酸。这么多年了,原来都是我在自作多情,他根本不在乎……仔细想想,这些年他虽然安排我上大学,又给我买了公寓,但却从没碰过我,我只像他圈养的一只宠物,而非情人。

    方安生完全不理会我的心酸,头也不抬的道:“我看是时侯要提醒你,注意下自己的身份了。”

    这无疑又是一记重拳在敲打我,他的话已说的如此明白,难道我还要继续在这儿自讨没趣吗?

    我强忍住心酸,起身告辞:“生哥,没什么别的事我先走了。”不等方安生应声,我就夺门而出。

    跨出办公室,一直噙在眼眶的眼泪瞬间滑落下来,方安生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正在伤心难过,不知怎么的,迎面就跟一个人撞上了。我连来人是谁也没看清楚,就被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跌得虽然不疼,可我心底的委屈却伴随这一撞,全都迸发出来,我双手捂住脸,小声抽泣起来……

    撞我那人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大反应,静默半晌才道:“林小姐,撞到你哪里了,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

    我本不想被人看到这样子,捂着脸,听见他的话却忍不住扭头看向他。

    这一声“林小姐”让我万分诧异,在这里大家都是叫我的艺名初初。

    撞我那人满身的矜贵,长着一张刀削斧凿般的英俊面孔,说着看似关心的话,语气里却透着疏离淡漠。这不就是昨晚才刚刚相识的陆湛明?

    见我抬头,他微一挑眉,淡声询问:“你哪里不舒服?”

    我狼狈的摇摇头,抹去脸上的泪痕:“我没事。”

    陆湛明这样身份的男人,不是我能惹的起了,他被撞了,没找我追究责任已经是万幸。我慌张的站起来,打算躲开他。

    可是,我才刚迈出脚步,高跟鞋就歪了,陆湛明眼疾手快,赶紧伸手扶我,我踉跄后退,实实在在的跌进他的怀里。

    独属于他的清冷气息瞬间包裹住了我,我虽然混迹欢场,却很不适应和陌生男人这么亲密,挣扎着想起身,却摔的更狠。

    陆湛明并未松开手,只是冷厉的眼神中透出一丝警告意味,他拥着我的肩膀,半扶半抱的把我拖到旁边的沙发上。

    指尖传来陆湛明的体温,那是和方安生完全不同的感觉,他眉宇间满是清冷孤傲,不动声色间拒人于千万里,和佛欢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本以为他会直接将我丢下,可没想到他会施以援手。我不禁抬眸瞥他一眼,心头又是一跳。

    陆湛明拿出张纸巾,送到我面前:“给你。”

    “谢谢。”我接过纸巾,擦了擦眼睛。

    我仰头对他道谢,却捡陆湛明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始终没有说话,表情莫名有几分怪异,很是欲言又止的模样,倒是比他刚才冷漠的样子多了几分人气。

    以他的身份,还有什么话会是不好意思对我说的么?

    我正疑惑不解,陆湛明突然问我:“你包里有没有镜子?”

    “镜子?”

    我从包里找出化妆镜给递给陆湛明,他却把镜子平平的放到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