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别装什么三贞九烈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7本章字数:2001字

    镜子里是我哭花了的一张脸,假睫毛耷拉在眼角,眼影晕成了熊猫眼,唇膏也一塌糊涂,活脱脱就像只刚吸完血的吸血鬼!

    本来还在伤心难过的我,看到自己这副鬼样子,也禁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

    耳畔传来陆湛明嗓音低沉惑人的轻笑,含笑问我要不要先到洗手间处理一下。

    这还用问?我像只脱兔似的直冲向洗手间。

    从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陆湛明已经不在原地,我松了口气,回到化妆间补了个妆,再出来时我已又是容光焕发,尽管心底依然难过,可生活毕竟还是生活。

    这时舞池里已经有人开始跳舞了,吧台上也有客人在饮酒,我往吧台走去。正往前走,肩膀上忽然被人重重一抬,我正打算回头去看,耳边传来苏倾倾那熟悉的笑声:“宝贝,你这会儿有没有客人?”

    回头一看,倾倾的小脸红扑扑的,显然刚刚喝了酒,我提醒她:“这会儿时间还早,你别喝高了。”

    “没事,今晚就算喝醉也没关系。”倾倾又笑嘻嘻的说,“你都不知道我今晚遇到的那个客人有多帅!”

    刚想打趣倾倾,她就拉着我往包厢走:“我那个客人出手很大方,你跟我过去凑个热闹。”

    ——这是欢场上不成文的行规,无论是谁遇到阔绰多金的客人,都会介绍自己的好姐妹去分一杯羹,倾倾也不例外。

    我没有拒绝,反正现在还没客人点我,跟着倾倾去赚个小费也不是坏事。

    来到包厢,倾倾把我带到客人面前:“陆先生,这是我的好姐妹初初,她可是我们这儿最漂亮的小姐!”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刀劈斧凿般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却带着与生俱来的不凡气质,看清楚那位客人,我心里哀嚎一声,怎么又是他!

    谁能想到,倾倾的客人就是陆湛明呢?

    我的身体往后缩,下意识就想躲,这种场合,我最不想见到的恰恰就是这个男人!

    陆湛明看到是我,眉尖微微一蹙,接着便恢复了平静。有那么短短的一瞬,我分明从他眼睛里看到了意外、怜悯,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觉。

    我想躲又躲不掉,倾倾还把我往他面前一推:“初初,这是陆先生,他还是第一次到我们这儿玩呢。”

    我顿时呆若木瓜,只觉得难堪极了!

    陆湛明只淡淡扫了我一眼,一派从容:“初初小姐果然很漂亮。”

    “我介绍的肯定没错。”倾倾无比得意,往我手里硬塞了杯酒,“初初,过来跟陆先生喝一杯。”

    我端着酒杯,耷拉着脑袋,嚅嗫着不肯上前,同时又能感觉到陆湛明不经意间扫过来的眸光,有些冷,刺的人生疼。

    倾倾看我似乎有些不对,用肘弯碰了碰我,附在我耳边小声说:“初初你这是怎么了?赶紧过来喝杯酒啊。”

    我正不知该怎么办,倾倾见我迟疑着不动,自己倒了杯酒:“陆先生,来来来,我们先干一杯。”

    陆湛明没有再看我,而是跟倾倾碰了碰杯,他话不多,自带一身矜贵,倾倾恨不得使出十八班武艺讨他花心,可看他似笑非笑的模样,谁也猜不透他心中作何猜想。

    他们说的话我一句也没听进去,只觉得自己脑袋轰隆隆的。选择陪酒是我的无奈,但我就是不想让陆湛明看到这个样子……明明他什么也没做,但我好像在他面前已体无完肤,毫无遮掩。

    直到苏倾倾抓着我碰杯,我才回过神来,倾倾嗔叫:“你今晚怎么心不在焉的?”

    我没说话。

    倾倾不停的催促,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陪陆湛明喝了杯酒,但倾倾不依,又倒了杯酒,还拉我到陆湛明身边坐下。

    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如坐针毡,我真恨不得马上逃离这个地方。

    陆湛明也不看我,仿佛与我并不相识,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倾倾撒娇卖乖。倾倾与他喝酒时,他也不推辞;倾倾找话跟他聊天,他也是有一句答一句,虽然话不多,却也并不会不理人。

    倒是我,显得特别多余!

    倾倾不知道我的心思,不断的跟陆湛明推销我,还让我陪陆湛明多喝几杯。

    陆湛明不拒绝也不主动邀约,只眼神轻看我一眼。每天都要被无数人打量,我从不觉得有什么,我却莫名觉得在他跟前已经低入了尘埃里,很有几分无法承受。

    我实在受不了了,起身对陆湛明道:“陆先生,实在对不起,今晚我有事不能陪你,现在我自罚三杯,就当向你陪罪!”说完我把三杯酒喝得一干二净,再也不听倾倾劝阻,推门出去。

    关上包厢的房门,就好像与另一个世界隔绝,耳边充斥着舞池的乐声和客人饮酒的噪杂声,揉了揉太阳穴,我打算出去透透气。

    正往前走,打前面包厢走出来一位大约四十来岁的客人,离我最少还有一米远,我就闻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扑鼻酒气。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打算避开他。

    谁知那客人抬头看到我,笑眯眯的过来纠缠:“初初啊,好久不见,你不记得我了?”

    我皱了皱眉,来佛欢找乐子的顾客多了,像这种客人几乎每晚都会碰到,至于这客人是谁,我怎么会知道?

    那客人紧抓住我的手,喷得我满脸酒气:“过来陪哥喝一杯。”

    我用力缩手,却被他攥得更紧:“不好意思,我今晚有客人。”

    那客人仗着喝了酒,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初初你太不够意思了,每次见我都是这句话,你是不是嫌哥没钱?”说着从身上抽出钱包,直往我胸口塞,“只要你肯陪我,这些都是你的,哥不差钱!”

    我嫌恶的推开他,“你别这样,我都说了有客人,咱得照规矩来嘛。”

    不料客人听到这话,竟然勃然大怒,愤然道:“初初,你是干什么的,哥们儿心里可最清楚,别在我面前装什么三贞九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