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照我的规矩来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7本章字数:2108字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不远处的小姐妹看到这一幕,跑过来帮我:“李哥,初初姐在咱们这儿可是陪酒不卖身,你就别难为她了。”

    李哥完全不理会小姐妹的劝解:“去去,这儿没你什么事,你一边凉快去。”

    “李哥,你先把我放开,咱们有话好好说。”见多了这样的场面,我自信应付过去,就朝小姐妹使了个眼色。

    李哥听我这么说,乐得直往我脸上亲:“我的初初,你早这样多好。”

    我用脑袋抵住他的下巴,把他往外推:“李哥你也是咱们这儿的常客了,让人看到多不好。”

    这句话似乎起到预期效果,李哥果然有所收敛,把我往包厢拉:“那你过来陪我。”

    我不动声色的推开他:“李哥,这样推推搡搡实在不好看,我跟你过去就是了。”我心里清楚的很,面对李哥这种耍酒疯的客人,要软硬嫌施,若是一点都不顺着他,反而不好。

    李哥见我答应了,高兴的跟什么似的,美滋滋的把我带回包厢跟朋友炫耀,“你们看谁来了?这可是鼎鼎大名的初初小姐!”

    “这不是初初小姐吗?久闻大名!”

    “百闻不如一见,初初真不愧是佛欢的头牌!”

    包厢里都是李哥的朋友,早就听说过我的“艳名”,见我进来,神色都不一样了。

    置身在这群男人中,就好像一块肥肉掉进了狼群,所幸的是狼多肉少,并不好分。我很清楚,越是人多的场合,男人越要面子,我刚好可以利用这一点。

    李哥把我往人前推:“初初,来跟这些哥哥们认识一下。”

    这种情况下我也不能怯场,于是大大方方的上前跟众人打招呼:“感谢各位哥哥抬举小妹,肯到这儿来赏光,小妹实在三生有幸。”

    那群男人听到这话,拍手的拍手,喝彩的喝彩,也有人大声嚷嚷:“听说初初的酒量很好,今天晚上就好好的陪陪我们哥几个,咱们来个不醉不归。”

    这句话一说出来,男人们就跟着起哄:“今晚咱们可得好好跟初初喝几杯。”

    不放心跟着我一起来的小姐妹怕我应付不来,扯着我的胳膊低声说:“初初姐,要不我把芳姐叫来?”

    ——芳姐是这里的妈妈桑,专门负责帮我们协调各种难缠的客人。

    我摇头示意,让她别去。如果我今天连这人都搞不定,那以后还怎么在佛欢混?

    李哥又不要脸的凑过来,对我动手动脚:“初初,你听到我这些哥们儿的话了吧?今晚他们可不会放过你!”

    我按住他的手,娇声道:“李哥,咱们俩谁跟谁啊?你也不说帮忙,任由他们欺负我?”

    李哥“嘿嘿”的干笑起来,那群男人还以为我要服软,个个都不怀好意的挤眉弄眼!

    这时,我朝小姐妹递了个眼色,小姐妹拿出瓶白兰地满满的倒了三杯,等她把酒倒完,我端起酒杯看着大家:“既然哥哥们对我如此厚爱,小妹今晚要是不陪大家喝上几杯,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男人们听到这句话,一个个垂涎欲滴,眼睛发亮。

    我心里冷笑一下,继续说道:“不过,小妹也有小妹的习惯,你们这么多人,如果要喝酒,那就得照我的规矩来!”

    那群长年在酒桌上摸爬打滚的男人根本没把我这个小女子放在眼里,听我这么说,跟着一齐瞎起哄:“好好好,我们就按你的规矩来,你先说什么规矩吧?”

    “我的规矩就是,先喝酒再讲交情。”说完,众目睽睽之下,我先把手中端着的满杯白兰地一口气喝完,又把桌上放着的两杯酒一饮而尽。

    饮完后,我把空酒杯倒提在手中,展示给大家看,“哥哥们看好了,小妹这三杯酒可是干完了,你们若是想跟小妹谈交情,就得像我这样,干满三杯酒才行!”

    那些男人哪儿料到我会来这一出,他们都喝到嗓子眼了,再这么猛的来一番,不全倒还能剩?

    一群人当场被我镇住,面面相觑,不敢应战。

    我故意调侃他们:“看来哥哥们一点都不实在,你们这么多大男人,还喝不过我一个小女人?”

    “我先来!”李哥本来就喝了不少酒,这会儿面子上挂不住,也学我这样喝酒,他才只喝了两杯,就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来……

    包厢里顿时酒气冲天,我嫌弃的皱了皱眉,打击他说:“原来李哥就这么点儿酒量啊?真是白瞎了这些好酒。”

    李哥的朋友不服气,凑上来说:“我喝!”

    但是他也只是强撑着喝了两杯酒,第三杯还没喝完也吐了。其他人看到这个情形,都不敢贸然出来逞强。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这些人本来就喝了不少的白酒,而我倒的却是洋酒白兰地,这两种都属烈酒,混在一起喝酒劲超大,就算他们酒量再好,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男人们被我震慑住了,也不好意思再让我陪酒,我趁机说道:“看来你们都很不够朋友,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那我呆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

    同来的小姐妹也顺着我的话头嘲笑他们:“你们这么多人都不敢喝酒,连一点诚意都没有?既然这样,就别再缠着初初姐了,省得让人看了笑话。”

    由于我刚刚的威慑,再加上小姐妹的嘲弄,那群男人觉得没面子极了,也不好意思强留下我,只好任我离开。

    出了包厢,被走廊里的风一吹,整个头就烧起来了,脚步也浮了起来,摇摇晃晃的穿过包厢,在洗手间的水池边,我只觉得天旋地转,肚子里翻江倒海,哗啦啦的吐了一地。

    这真是要命的感觉!

    刚才为了镇住那些男人,我只能逞强,谁让我只是个陪酒小姐呢?

    正要抹去嘴边的污秽,但又一阵呕吐的感觉,肚子里像煮沸了的汤,不住的翻上喉头。

    就在这个时侯,也有人朝这边走来,我没空理会,只管处理好自己。

    那人忽然朝我扑来:“初初,你今晚可把我害惨了!”

    我吓了一跳,怎么又是李哥?他真是阴魂不散!

    李哥两眼赤红,连舌头都大了,却还是不肯放过我,借着酒劲,对我一通乱摸:“初初,哥想死你了,今天你就陪哥睡一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