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胡思乱想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7本章字数:2266字

    陆湛明深吸了口烟,烟火倏的明亮起来,很快又暗下去。

    我有些恍惚,弄不清楚陆湛明对我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他替我解过围,也说过让我报答,却一直没有提出那个要求。

    想到这些,我忍不住问:“你曾说过让我报答,到底是什么事?”

    陆湛明侧首看着我,忽然笑了:“时机未到。”

    ——还是这句话。

    我有些挫败,他越是不说,我就越忐忑,这样吊人胃口真的好吗?

    陆湛明伸手拂了拂我的长发,语气清淡:“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你别瞎想了。”

    我往后退了一步,鞋跟碰到了防护墙,发出一声响。陆湛明急忙将我往怀里一揽,“小心!”

    我的脑袋正挨着他的下巴,紧贴着他的身体,他起伏的胸膛带着温度的气息,像一道电流,传入我的身体,在我的四肢百骸中掀起波澜。

    这不是第一次跟他这样贴身接触,可上一次我正喝得晕乎乎的,没有太多的感觉。可是现在,说不出的异样在心头滋生,那是完全不同于方安生的另一种感觉,却更让人感到亲近……陆湛明不是普通人,他不但有身份有地位,还有复杂的背景,我们这种人根本高攀不起,更何况他也未必会瞧得上我。

    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他的怀抱:“我没事。”

    陆湛明手松了一下,忽又搂紧,“你身上很凉,是不是冷?”

    我完全没有体会到,只是摇头:“没有。”

    今晚我穿的是一条无袖的连衣裙,陆湛明的大手就搂在我露在外面的肩膀上,我只感到他的手温,却丝毫感受不到凉意。

    “还冷不冷?”陆湛明丢掉烟蒂,双手环住我的肩头,把我圈在怀中。

    我感到特别不自在,在他怀中扭动,陆湛明低头,朝我努了努嘴:“嘘!别动。”

    陆湛明就这样搂着我,站在天台。而我,心头却是百味滋生,他和我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注定无法交集。他帮过我,对我也很好,可他不知,他对我的这种所谓的“好”,会让我误会,会让我以为他喜欢我,会让我不知所措。

    这种莫名的暧昧和无理由的靠近,让我内心慌张到了极点。

    过了一会儿,我咬了咬牙,抬头道:“我该回去了,客人还在等我。”

    陆湛明“哦”了一声,慢慢松开手,缓缓转过身,背对着我。

    我长出口气,几乎小跑着往电梯房走去,我以为陆湛明会跟上来,没想到他只来了一句:“你先下去吧,我想在这儿呆会儿。”

    我转过头去看,夜风吹得陆湛明的衣袂飞扬,那修长挺拔的身姿在夜色中有种说不出的孤寂。这种孤寂深深传染了我,以至于我下楼时也带着几分说不出的落寞。

    下楼回到佛欢,直到下班,我都没再看到陆湛明。

    他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莫名的,我竟有些担心起来,以至于整个晚上都没睡好觉。

    第二天晚上,我很早就来到佛欢。倾倾来得比我还早,她看到我来了,就跑过来跟我嘻嘻哈哈。

    “哟,你今晚来的倒早!”

    我一边跟她打趣一边化妆:“你不是也一样!”

    倾倾叹了口气,把脑袋歪在我肩膀上,懒洋洋的说:“反正我一个人呆在家里也无聊,还不如来跟你们聊天说笑。”

    看着镜子中的倾倾,眉不描而翠,唇不点而红,十足的美人胚子,这慵懒的神态,反而比平时更加动人。

    我和倾倾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手上也没闲着,不一会儿就化好了妆。

    倾倾见的这样速度,还打趣我说:“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哪个客人在等你啊?”

    “反正来得早,早点收拾完好上班。”我去更衣室换衣服,倾倾还在外面笑我,“你什么时侯这么敬业了?看来老板得多给你发点奖金!”

    等换好衣服出来,倾倾知道我要去大厅了,便跟着我一起。

    时间还早,大厅里的客人并不多,我和倾倾坐在吧台前,闲聊斗趣,等待顾客的光临。其间有几位客人上来搭讪,都被我打发掉了,来的早,可我却并没有接待客人的心情。

    倾倾不明就里,还取笑我:“你来这么早,也不接待客人,就坐这儿跟我闲聊啊?”

    我顺着她的话头说:“对啊,跟你聊天当然比陪那些客人强多了。”

    虽然在跟她聊天,可是我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大门口,可是等了很长时间,都没看到陆湛明。

    我开始胡思乱想,该不会是被我猜对了,陆湛明他出了意外?

    “呸呸呸!”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我就想抽自己,没事净瞎猜!

    倾倾见状,诧异的问:“初初你在想什么呢?”

    我正想扯个幌子,却看到大门口闪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除了陆湛明还能是谁?

    倾倾也眼尖的看到了,指着跟我说:“咦,那不是陆先生吗?”

    我假装并不在意,故作淡定的调侃她,“是陆先生又怎么了,他该不会是来找你的吧?”

    “你怎么知道不会?”倾倾自信的站起来,朝陆湛明挥挥手:“陆先生,这里!”

    陆湛明看到她,便朝这边走过来。

    看到他没事,我当然高兴,想到昨晚的一幕,又让我有些尴尬。当着倾倾的面,我也不方便表露出来,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跟陆湛明打了个招呼。

    陆湛明只是微微点头,跟倾倾坐在一起。

    倾倾歪着脑袋问他:“你昨晚忽然丢下我就走了,也不说一声,放了我一晚上鸽子!”

    “临时有急事要处理,我就提前走了。”陆湛明瞥了我一眼,我更加觉得尴尬,原来他是陪倾倾陪了一半去找我。

    倾倾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陆湛明的性格捉摸不定,喜怒无常,她也不敢真的和陆湛明闹小脾气,只嘟着嘴撒娇:“起码你也应该打声招呼嘛。今天晚上你可不许再不告而别!”

    陆湛明微微点头,似是应允,倾倾笑得格外甜美,嗔笑:“你可要说到做到啊!我们再去开个包厢,今晚你可要多喝几杯。”

    我看她们要去包厢,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本来也只是担心陆湛明有没有事,既然他无恙,我也就不适合再待在这里了。

    我走出大厅,芳姐给我安排了客人,反正对我来说陪谁都是一样,就跟着客人去了包厢。

    等到客人离开,已经过了午夜,我喝得有些头晕,就摇摇晃晃的拎着包出来,准备打车回家。

    平时等在佛欢门口的出租车很多,可是今晚却偏偏连一辆都没有。等了很长时间,正当我等的心浮气燥时,听到“嘎”的一声,身边停下来一辆汽车。

    扭头看时,车窗缓缓落下,露出熟悉的一张俊脸,居然又是陆湛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