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不都是逢场作戏吗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7本章字数:2137字

    我真有些怀疑,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为什么每次他的出现都那么的“及时”,就连意外都遇到的恰到好处。

    陆湛明从车窗里探出身,命令似的对我说:“上来。”

    这就是他,跟我说话永远都是命令的口吻,从来没有商量的余地,还简洁的要命。我对他根本一点了解也无,更何况我们这行,和客人私交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我客气道:“谢谢,不用了,我在等人。”

    陆湛明瞥我一眼,唇角一弯,笑了。

    这笑的未免也太奇怪了,我被他笑的浑身都不自在。

    陆湛明敲了敲窗玻璃,又说了一句:“上来。”

    我不好发脾气,解释说:“我在等人。”

    陆湛明又笑了:“你已经等了半个小时的出租车,如果你还想继续等下去,我也不介意。”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好像什么事都瞒不过他,他都是怎么知道的?

    见我还在困惑,陆湛明又用手指弹了弹车窗:“再不上车我就走了。”说完,车窗就给关上了。

    今天还真是倒霉!

    都这么晚了,万一很久都等不来出租车,那我要等到什么时侯?

    我还在犹豫,陆湛明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汽车开始向前移动……我这才有些着急了,急忙追上去:“等我上来!”

    汽车稳稳停住,车门打开,陆湛明露出一副好笑的表情看着我,我被他看得有些尴尬,坐下来就望向窗外。

    陆湛明瞄了我一眼,问:“看来今晚你喝了不少?纸醉金迷的生活就这么吸引你?”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如果有选择,谁愿意走到这一步?可这话说出去谁会相信?所以更多时侯,我都保持缄默。

    陆湛明又问我:“你很缺钱?”

    连他也是这么看我的,我顿时觉得很悲哀,同时又有些生气,冷声笑道:“怎么?你是愿意给我钱,还是想要包我?”

    我看到陆湛明的神色微微一变,接着又恢复了平静,“你究竟是想要钱呢,还是想要留在佛欢?”

    我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当然是想离开佛欢了!

    可我却难以启齿,毕竟跟方安生签了那样的一款合约,这让我无法启齿。

    陆湛明见我不说话,忽然欺身过来,他呼出来的气息都扑在我的脸上,又挨得我那么近,这还是在车里,又是夜晚,什么情况都有可有发生,这让我紧张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陆湛明死盯盯的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如果你想赚钱的话,卖身绝对比陪酒来得容易……”

    我真后悔看错了他,和其他男人竟没什么两样,还口口声声说对我没企图,现在呢?正大光明找乐子的男人固然可恨,可像他这样趁人之危的行径才更可耻!

    我义正言辞的警告他:“恐怕你看错人了,我只陪酒不卖身。”

    陆湛明似乎没把我的话听进去,贴我很近,几乎挨着我的脸。那么近的距离,要换成别的男人,我早就反感的想要吐了,就算他说出这么令人恶心的话,也没让我那么反感,就是觉得特别失望!

    眼睛瞪着眼睛,互相对视了好一会儿,我才忿忿的转过头,陆湛明忽然伸手捏住我的下巴,迫使我转过来盯着他的眼睛:“看来你留在佛欢并不是为了钱!那究竟是为什么?”

    我顿时虚惊一场,原来他只是为了诈我,并不是为了占我便宜!

    陆湛明又问:“你和方安生到底什么关系?”

    他连这个也知道了。

    以他的身份背景,知道了也不奇怪,反正我和方安生的事也不算什么秘密,既在我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我没有回答。

    陆湛明似乎知道问不出答案,就松开了我,却足足盯了我很久,这才转过身去。

    我心里松了口气,还真有点怕他再问下去,毕竟对他有些好感。

    陆湛明没再理我,直到把我送回家,也没再跟我说过一句话。我只是简单的跟他道了声谢,便回家了。

    往后的几天,在佛欢跟陆湛明再遇到时,我们就像两个完全不相识的陌生人,谁也不搭理谁,无视对方的存在。

    这天晚上,我才刚到佛欢,就听到几个小姐妹在化妆间嘀嘀咕咕。

    “这两天光顾倾倾的陆先生好阔绰,每次都给了好多小费。”

    “就是就是,陆先生不光出手大方,人还长的超帅,看了真让人羡慕。你们说他是不是真的看上倾倾了?”

    “怎么可能,来咱这儿的客人不都是逢场作戏?他们哪会有真心?”

    “我看也不像,咱们佛欢要说漂亮,还是初初,倾倾没她有味道……”

    听到这儿,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干咳了一声,装着去换衣服,几个小姐妹看到我出现,也不好意思再窃窃私语,出去招睐客人了。

    换好衣服出来,没走几步,正好遇到陆湛明,我装作没看到,把头一低,打算从他旁边溜过去。可是陆湛明却眼尖的叫住了我,“苏倾倾呢?”

    这下我想避也避不了,只好回答:“没看到,我也才来上班。”

    陆湛明若有所思的道:“我和她今晚有约,可她现在还未到”

    我偷偷瞄了陆湛明一眼,刚才小姐妹们说的没错,陆湛明已经连续一周都到佛欢来点的倾倾。

    听见他这么说,我忍不住有些诧异,可也没有让他和我一起寻人的道理,只好道:“我看到倾倾会让她去包厢找你,你先去休息吧。”

    陆湛明没有多言,转身往包厢走去,他走的很慢,我总觉得他的后脑勺仿佛长着一对眼睛,在密切关注着我的一切。

    我站在那里发了一会儿呆,这才朝吧台走去。

    夜晚的佛欢总是显得格外热闹,这里的陪酒小姐是全市数量最多最漂亮的,各色各样的男人都喜欢在这里寻找快乐。我忍不住四处扫视,试图找到倾倾,她这么在乎陆湛明,怎么会突然爽约呢?

    我给自己叫了杯红酒,坐在吧台前,慢慢的啜饮……

    身旁的小姐妹见我这样,不由的问:“初初姐,每晚点你的客人都排着队,你怎么还坐在这儿?”

    我不置可否的笑笑,自顾自的饮着红酒。

    正喝着闷酒,恍然瞧见苏倾倾出现人群中,我刚想叫她,就看到陆湛明过去了,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向舞池。隐约中,似乎感到陆湛明的目光瞥向这里,我忙低下头,只装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