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7本章字数:2084字

    因为在家里,陆湛明并没有穿正装和衬衫,只是随意地套了一件纯白的T恤,头发也慵懒地散在额前。

    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有些看呆了。

    我扯出一个自认为很亲和实际很牵强的微笑,“哈哈,早上好啊陆先生?”

    陆湛明没有说话,淡淡地伸出手指了指墙上。

    我顺着他的方向看到了墙上的时钟,指针清晰地停在十一点的位置。

    十一点?!

    我像诈尸一样迅速地坐了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他好像是吩咐我八点吃早餐的吧?

    所以我是一直睡到了这个时候?

    不过睡了一觉之后身上的伤果断地恢复了很多,也感觉不出明显的疼痛。

    有钱人用的药都这么高级啊。

    “不好意思啊陆先生,”我利索地起身,跑进卫生间,“我马上就洗漱准备,咱们一会儿吃个午饭吧?”

    陆湛明没有说话,只是看也不看我就转身走出了房间。

    诶,看样子是不高兴了。

    我垂头丧气地刷着牙,漱口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已经差不多基本消肿了。

    还好有他,不然自己今天根本见不了人。

    走出房间,才发现这个房间只是冰山一角啊,陆湛明住的是别墅,上上下下加起来差不多能有四百平方米。

    想想自己五十平米的小公寓,才发现真是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摇了摇头抛开烦恼,我开始逐个房间寻找厨房的踪影。

    “午饭四菜一汤,做不好你今天就别想回去了。”悠悠地从客厅里传来一个声音。

    我淡淡地笑了一下,别说四菜一汤了,八菜一汤我都能做的出来。

    想当初穷的时候,根本吃不起餐厅,只能自己买菜在家里做饭吃,倒是因祸得福学到了一手的好厨艺。

    就着厨房里丰富的食材,我开始了我的厨艺展示。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将做好的菜依次拿到餐桌上。

    “少爷,饭好了请来用餐吧。”将饭也盛好,我一副佣人样子来到客厅去叫陆湛明吃饭。

    “嗯。”陆湛明放下了报纸,“一起来吃吧,一会儿我叫司机送你回去。”

    “送我回去?一会儿?”我跟在他后面问道,难道这次恩情一顿饭就可以抵消了?我有些不敢相信。

    陆湛明看了眼餐桌,看样子对于菜品还算满意,坐了下来。“当然,难道你还想一直住在我这里?”

    听到可以回去了,我有些欣喜若狂,昨天走的太突然,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杨局夫人不会迁怒于倾倾吧?

    想要赶快回去找倾倾,我连忙狗腿子一般将菜都往他面前挪了挪,“没有没有,那你快多吃点。”

    老话说得好,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睡在他这里自己还真有些不怎么踏实。

    当然昨天不算,因为我实在是太累了。

    陆湛明瞄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说,“小人得志。”

    好吧今天你是老大,你说的都对。我心里默默地安慰着自己。

    吃过午饭,也收拾了碗筷,看了下时间已经一点了。

    陆湛明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女装让我换上,话说回来他这里有些女人的衣服也是正常的吧?

    毕竟一个单身的男人,还是个多金的男人,女人肯定是不断的。

    换好衣服下来准备走,陆湛明依旧坐在沙发看也不看我,“司机在门口。”

    “哦。”我应承了一声,“陆先生,或许我的谢谢有些太过于单薄,但是我还是想和您说声谢谢。”

    说完我深深地鞠了一躬,没办法,现在的我除了这个口头感谢,什么也做不了。

    “别着急,以后有你还的时候,走吧。”他又是这句话。

    以后还,只不过以后的事情谁能说的准?还完方安生的钱,我就要远远地离开这个城市。

    坐在车上,因为担心倾倾,她家又离佛欢只有五分钟的路程,所以叫司机送我到佛欢。想到佛欢,我的心忍不住就颤了一下,对于方安生我到底算什么?我越来越琢磨不透他了。

    司机看我忧心忡忡的,忍不住问我,“林小姐,您身体怎么样了?”

    “哦,昨天是您送我回来的吧?我好多了,谢谢你关心。”

    “嗨,我倒没事,你这上车之后就晕倒了,倒是把陆少爷急够呛,连夜叫的私人医生过来。”

    什么?!

    “你说他找了私人医生?”我难以置信地脱口反问了一句。

    陆湛明为什么会这么关心我?!

    司机透过车镜看我,“是啊,我亲自去接的,不过昨天晚上林小姐看上去是挺虚弱的,还说胡话,陆少爷应该一直陪着您了吧。”

    怪不得!我醒来的时候他还在屋子里,原来是因为照顾了我一整晚。

    方安生教过我,别人不会无缘无故对你好。你得到的好,都是要还的。

    我下意识地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心里一阵后怕——陆湛明,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林小姐,我们到了。”

    司机的一声提醒打断了正在思考的我。

    我抬头正看见佛欢两个大字。

    白天的佛欢褪去了灯火辉煌,大门紧锁,不似晚上的骄奢淫逸,此时看上去就更是一个垂暮的老者倚靠在那里。

    我打开门跳下车,“麻烦你了师傅,回去开车注意安全。”

    “哎,好。”

    看着车子离开,我这才发觉路人传来异样的目光。

    即使不明显却也能看出浑身伤痕的我,回头率还是挺高的。我低着头,转身向旁边破旧的多层小楼走过去。

    “1、2、3、4……”数着楼梯层数,来到404,这个号码真不吉利。

    “砰砰砰。倾倾,是我,你在家吗?”抬手一边敲门,一边仔细听里面的动静。

    “来了!”听见门内传来倾倾响亮的回答声,我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看样子杨局夫人并没有为难她。

    “初初你还好吧?”门刚打开,我就被倾倾抱了个满怀。

    “嘶…”不小心碰到身上的伤口,我倒吸一口冷气。“快放开我,不然我要被你勒死了!”

    “哈哈。快进来说。”倾倾放开了我,把我拉进屋里关上门。“你来的还真是时候,我正在做甜点,本来打算晚上给你送过去的。你先坐,我去给你倒点水。”

    我感觉到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