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这么对待救命恩人?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8本章字数:2135字

    “嗯我知道,我并没有怪罪你。”我低声说着。

    方安生拉着我的手走到沙发上,拿起酒杯,“那就好,还好最后你没事。”

    “多亏了陆湛明……”我本想和他解释自己和陆湛明没有关系,但是他并没有给我说下去的机会,直接就封住了我的嘴唇。

    醇厚浓烈的红酒顺着他的嘴唇过渡到我的嘴里,我勉强咽下,就被方安生热烈的亲吻俘获了。

    “你是我的人。”意识模糊间,我听到他唇间溢出的话。

    原本有些偏离的心,却因为他今天的举动又被拉回了一些。

    他还是在乎我的吧。

    像往常一样,总是在我快要丧失理智的时候,方安生放开了我。

    “时间不早了,你去上班吧。”他靠在沙发上喘着粗气,不在看我。

    有那么一瞬间我很想问问他为什么,不过我还是忍住了。

    “好的。”顺从地站起身离开他的办公室。却没发现他眸子里涌动着的暗黑。

    方安生今天的表现,是在说他吃醋了吗?

    我有些偷偷地想着。想起当初刚进佛欢的时候,如果不是方安生,自己现在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沿着走廊正好路过卫生间,想起刚刚被方安生按到在沙发上,现在怕是形象有些不妥吧?

    看着镜子,果然唇膏都已经消失不见,衣服也有些褶皱。

    这要是被倾倾看到了肯定会质问我。

    我拧开手龙头,沾湿了手抚平衣服,一看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久,再不回去补妆怕是来不及了。

    来不及多想,关上水龙头赶紧往回走。

    倾倾肯定等我等的不耐烦了吧。

    我走的着急,完全没注意身后隔板里传来的说话声。

    “哎,你刚刚看到苏倾倾和林初若一起来上班了吧?哎呦那个姐妹情深的劲儿啊。”

    “可不嘛,昨天倾倾那舍身为人的一幕真是让人嫉妒啊。但是昨天那个陆湛明不是倾倾的顾客吗?你看最后连管都没管她。”

    “我看啊,陆老板八成是腻了倾倾,看上了初初。”

    “对了,之前我就听小姐妹们说,看到初初和他眉来眼去的,怕是俩人早就暗渡陈仓了吧?”

    “哈哈……这回有好戏看了。佛欢最亲密的姐妹花争抢一个男人。”

    我刚回到化妆室,倾倾已经收拾完毕正在低头玩着电话。

    看到我进来,她一脸关心,“怎么样?方老板没有为难你吧?”

    我走到梳妆台顺手捞起一个口红,“没事,就是问问我的伤。”

    “哦,那就好。”倾倾舒了一口气,“对了,你刚刚手机一直在响,我看是个陌生的号就没给你接,你打回去问问看是谁吧。”

    我手机响?谁会给我打电话啊?学校马上要期末考了,基本没什么重要的课。

    我一头雾水,翻出来手机发现有两个未接电话。

    这号码看着怎么有点眼熟呢?

    尾号六个6,这么牛的号码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我皱着眉仔细回想着。

    啊!我突然想起来,陆湛明给我的那个名片,虽然我只扫了一眼,但是这么顺的尾号还是给我很深的印象。

    那么这个电话是陆湛明给我打的?

    我看了一眼倾倾,怕她误会些什么,只好说是骚扰电话。

    “我说的吗,平时你的手机八百年都不响一次。”倾倾根本一点没有怀疑我。

    我有些心虚,也不好再说什么。

    “倾倾~你收拾好了没有,李老板来啦~”化妆室的门被推开,佛欢的传话小妹进来,“已经点好包厢了就等你过去呢。”

    倾倾有些无奈的放下手机,“又是那个有贼心没贼胆的老色魔。”

    “哎呦可不要在磨蹭了,人家这么早来就为了包你的钟。”小妹催着倾倾,这才用余光瞄到我。

    “初初?你今天怎么来上班了?不是请假了吗?”她一脸惊讶。

    请假?我什么时候请假了?

    看着我一脸茫然,她又看了看倾倾,随机换了一脸的了然表情,“哦,你还不知道吧,一会就有人通知你了。倾倾我们快走。”

    看着化妆室的门被关上,我还是一头的问号。

    这时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看着来电号码,果然是他。

    “喂?”我按下接听键。

    “林初若,我在银都二楼樱花包房,给你半个小时赶过来。”电话里传来陆湛明一贯的冰冷语气。

    银都?那不是我们这里仅次于佛欢的娱乐场所吗?要我去那里干嘛?

    “不好意思陆先生,我还要上班呢,恐怕过不去了。”我态度良好,希望他能够谅解。

    “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我已经和你们经理说了,我随时可以带你出去。司机已经在佛欢的门口等着了。给你五分钟下去。别让我亲自过去。”说完不再给我张口的机会,对面已经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我盯着挂断的电话一头雾水。谁能过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说他是让我一个在佛欢上班的人,去另一个夜场陪他?

    搞不懂他的想法,不过他说的我又不能不照着做。

    毕竟他帮过我,毕竟他真的会亲自过来带走我,到时候岂不是很难堪。

    我补了补妆,给倾倾发了个消息,等她回来就能看到。然后抓起我的小手包就起身离开。

    现在离他说的五分钟还剩下三分钟。

    和陆陆续续进入佛欢的人擦肩而过,我只好低着头贴着墙边走。

    “呦,初初大美女这是要去哪里啊?怎么还和我们背道而驰了?”曾经的一个顾客眼尖看到了我,一把就拉住了我挡住我的去路,顺势将手放在我的腰上摩挲,“今天没约吧?陪陪我吧。”

    我强忍着打掉他咸猪手的冲动,微笑着说,“秦老板,今天恐怕不行哦,我今天的时候已经被陆老板预约了,我这正要去赴约呢。”

    没办法,我只好用陆湛明这个借口来脱身了。

    果然,听到陆老板这三个字,他悻悻地放下了手,“你说的是陆湛明陆老板?”

    我微笑更甜了,“是呀。”

    “哦。”他嘴角上扬,看着我的眼神也顺带着和气了一些,“初初你攀到这根高枝,你是真有福气啊!怪不得人家都说相由心生,你看你这美人胚子的样,将来肯定是要享大福的。”

    我看着眼前这个肥胖的大脸,脸上笑着心里忍不住鄙视,因为一个陆湛明,曾经颐指气使的老板,现在反而来拍我的马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