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8本章字数:2024字

    “哪里,秦老板说笑了。”我有些不耐烦,因为现在只剩一分钟了。

    “哈哈,看给你着急的,你快去吧,对了,看见陆老板别忘了帮我美言几句啊,我这正好有个项目想要合作,你看我以前也没亏待你吧?”秦老板搓着双手。

    “那当然,我会帮你说几句的秦老板,那我就先告辞了。”心里不住地竖着小中指,我只好应承下来抓紧开溜。

    “哎好好,你快去吧。”秦老板笑的本就不大的小眼睛,此时更是眯成了一条缝。

    我点点头,生怕再被人认出来,踩着小高跟也像如履平地般急速地走着。

    走出佛欢大门,果然看见正门口非常高调地停着一个宾利。

    看了眼四下没有熟悉的面孔,我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车旁钻了进去。

    司机看了我一眼,打笑道,“林小姐好功夫。”

    “哈哈。”我有些尴尬,只得打着哈哈。

    看着窗外的景象,我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在这个时间离开佛欢。

    除了佛欢我还没去过别的夜场,不过应该夜场里都差不多吧。

    果然好车就是任性,一路上宾利都是畅通无阻,很快就来到了银都。

    我下了车,才走到门口就发觉它和佛欢的差异之处。

    从紧闭的大门都能听见摇滚音乐的震撼。

    走到门口,两侧的门童带着面具,主动为我拉开了门,而里面,简直就是群魔乱舞。

    到了这里我才发现,自己穿的还算是保守。因为穿梭在一楼舞池里的美女们,基本全部是比基尼。

    震耳的音乐以及昏暗的灯光,让我有些找不到方向。

    和佛欢的高档相比,这里更是添加了一丝奢靡的气息。

    在舞池里穿梭的基本都是年轻人,我寻找着通往二楼的楼梯,周围的人对着我一直吹口哨。

    “hey,美女,自己来玩的?”一个戴着帽子的男生凑过来,看不清楚他的脸,最显眼的还是他右耳上的耳环。

    “找人。”不想浪费时间,我简洁地回答。

    “呦,挺有个性啊。身材也不错哈。”那个男生邪笑着,上下打量着我,“陪哥哥玩一会儿,好处少不了你。”

    说着就伸出手准备就往我的胸上摸。

    察觉到他的动作,我条件反射般打落他的手,“你放尊重点!”

    那男生看着我哈哈地笑了起来,“哎呦,来这里还装纯。你看你穿的这么风骚,怎么,怕哥哥满足不了你吗?”

    我不想再和他纠缠,在佛欢我是被迫无奈,这并不代表我就是一个轻浮的女人,在别的地方我也不需要我的工作操守。

    “哎,别走嘛。”他伸出手拦住我,“这样,你陪我喝杯酒,一杯一百块,怎么样?”

    听到这里我不禁哑然失笑,回头看着他,“一杯一百?就这么点钱还想出来泡妹子,省省吧你。”

    一百块,我喝的酒什么时候这么便宜了。

    “草,你装什么你装,你算个鸡毛啊你敢小看我!今天这酒你不喝都不行!”说着那男生拽住我的手就想拖走我。

    这年头怎么都流行霸王硬上弓了。

    “放开我!”我大声的叫喊着,可惜却都淹没在震耳的音乐里。

    我倒不是喝不了酒,只是被人这么调戏,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轻贱。

    那男生力气很大,我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我这里,看来靠别人是靠不住了。

    我张开嘴,冲着那男生的手就咬了过去。

    “啊!……卧草!你个婊子你敢咬我!”我咬的很用力,甚至都感觉到嘴里有一股子血腥味。趁着他收回手的机会我转身就跑。

    可惜这里人太多,没跑几步我就被他追上了。

    “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他伸出巴掌就要往我脸上打,我用尽力气却挣脱不开他的手,实在躲闪不开我只好扭过头。

    心里想着陆湛明你真是害苦我了。

    过了一会儿,想象中的疼痛却没有如约而至的落在我脸上,而下一个瞬间我就觉得自己被紧紧抓住的胳膊被解放了。

    我睁开眼睛,正好看到三四个男人将他拖出去的背影。

    扭过头,发现陆湛明正在我旁边看着我。

    没想到心里刚骂完他就出现在我面前,吓了我一跳。

    他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我亦步亦趋地赶紧跟上去。

    跟着他绕了好几个弯,我才发现通往二楼的入口。

    为啥要弄得这么隐蔽啊!就不能像佛欢一样大大方方的!

    上了二楼,嘈闹的音乐声就被隔绝在了楼下,我的耳朵才终于得以解放。

    前面的陆湛明脚步不停,我看着他的背影思考如何开口。

    “那个,刚刚谢谢你救了我。”

    好像我对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谢谢。

    “救了你那么多次,也不差这一次。你还真是走到哪里都会惹麻烦。”陆湛明语气带着一丝冷淡。

    还不是你叫我来的这里!我哪里知道这里什么情况。

    心里想着,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那么请问陆先生让我来这里是做什么呢?”

    “玩。”他冷冷地丢了一个字给我。

    我对着他的背影一脸无奈。

    是啊,来这种地方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玩。是我蠢,问了个无用的问题。

    但他殊不知我到了之后司机就转告了他,而等了好久都没见我上去,所以才下来找我,正好撞见我被那个男生纠缠的一幕。

    “没想到你出了佛欢,还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他在一个包房门口停了下来,完全没准备的我差一点就撞上了他。

    我无语。难道夜场里的女人就要被贴上标签吗,“你不知道什么叫做逢场作戏吗?在佛欢我是没有办法,因为那是我的工作,我不得不那么做,但是这不代表我天生就喜欢取悦男人。”

    可能是人们习惯对于人的外在给与评价,比如农民就一定是又脏又臭的,白领就是风姿卓越的。这种标签化让我下意识地就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结果他并没有接茬,我在说爽了之后反倒有些小后悔。

    这可是赤裸裸地顶撞啊。

    停顿了几秒,他伸出手推开门,“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