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我就是个陪酒的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8本章字数:2077字

    “来吧。”我端起我的酒杯,“你自己喝多无聊,我陪你。”说完,我干脆利落地仰起头喝掉了杯里的酒。

    酒精灼灼的温度流淌过我的喉咙和胃,让我有了片刻的清醒。

    我最近有点奇怪,总会陷入酒不醉人人自醉的状态。这样不好,这样于我而言太危险。

    什么是我的,什么不是我的,我必须分得很清楚,否则就容易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酒过三巡,我依旧清醒,陆湛明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虽然我坐的离陆湛明很近,但是他身上的保护膜还是让我觉得他这个人难以接近。

    真好奇这么年轻有为的帅气男人,到底有什么事情让他烦心。

    “走吧。”陆湛明看了看手表,最近他都是很准时,十点之前就要离场。

    在座的男人们也都喝的迷三道四,眼里只有我身边的陪酒小姐和她们娇嫩的身子,整个包房里全都充斥着暧.昧的味道,确实不适合陆湛明这种不图美色的人久待。

    所以我们的离去并没有遇到阻碍。

    刚出了包房,就听到一个并不客气的声音,“呦,陆老板又这么早就回去了?”

    我抬眼看去,发现对面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妖艳女人。

    不过她的眼神莫名地让我感到厌烦。

    陆湛明看上去并不想搭理她,想要越过她离开,没想到这个女人胆大包天,居然迈出穿着恨天高的腿挡在他面前。

    “哎,别着急走啊。”说着她将目光移到我这里,“初初什么时候从佛欢跳槽到银都了,是陪着陆老板来的?你男人方安生知道吗?”

    奇怪,她怎么知道方安生?还认识我?

    看着她不怀好意地目光,我突然意识到,她这是故意地,在陆湛明面前提起方安生这个人,还着重强调方安生是我的男人。

    “哦?看来你对我们很了解啊。”我看着他。

    那女人哈哈大笑,“那是当然,你们的事情我可是一清二楚,怎么,陆少爷不是一向不近女色的吗,我以为是眼高,没想到找的是有夫之妇啊。”

    我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敢在陆湛明的面前口出狂言,看着陆湛明变色的脸,我赶忙上去推开那个女人,顺势站在陆湛明面前。

    走廊里已经有了几个路过看热闹的人,如果陆湛明回应了她,不管说什么别人都会觉得他承认了这个事情。

    “你说什么呢?你把话给我说明白你说谁是有夫之妇呢,我一大姑娘还没出嫁呢你这么说话合适么。再说了方安生是我的老板,什么时候是我的男人了。”

    那个女人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野蛮,之前强硬的嘴脸也有些微变,“你们佛欢的人都知道,你是他的人。”

    “那他亲口承认了吗?我承认了吗?你这样以讹传讹不怕烂舌头吗,我是在佛欢工作我又不是卖身给方安生。”

    “再说了我就是个陪酒的,陆老板带我来这里见见世面,怎么到你嘴里就变了味了,难道你是嫉妒我吗?”

    我说了一大串,并不想给她开口的机会。

    果然这女人被我说的哑口无言,“你……哼!你等着吧。”

    留下这一句话,她就掉头走掉了。

    而看热闹的也都认为是这个女人嫉妒在造谣,都打趣说着陆湛明蓝颜祸水。

    看热闹的人四下开溜,我回过头看着陆湛明,“这个女人你认识?”

    陆湛明挑了挑眉,不可置否,“银都的一把手,在夜场混的如鱼得水。你最好小心一点她,她手段阴的很。”

    怪不得她知道我,想来是调查过我吧?那么陆湛明几次三番帮我的事情,想来她也是知道的。

    “哦,看样子是明恋你未遂啊,所以在我这里做手脚,连我男人都扒出来了。”我看着他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突然就想逗逗他,“好像她误会我们的关系了。”

    可惜陆湛明并不吃我这一套,他轻撇了我一眼,“误会了又能怎么样,方安生在我这算个什么。”

    我有些惊讶,他早就认识方安生?

    “初初?”还没来得及等我发问,我就听见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不会这么倒霉吧?

    我慢慢地转过身,果然面前站着杨局长,他怀里还有一个衣冠不整的娇小妹子。

    看到这我才明白,为什么前一段时间杨局长都不去佛欢了,想来也是因为被老婆有所察觉,正巧银都的二楼比较隐蔽,杨局长夫人还没抓到把柄。

    所以也就是为什么杨局长不来佛欢了,杨局长夫人还会找到我,她肯定以为我是私下和杨局长在一起了吧。

    不过夫人才大肆打闹过,他居然还肆无忌惮地来夜场,看来传闻里说他怕老婆也不全是真的。

    看着杨局长,我真是又生气又委屈。在佛欢上了那么久的班,只有这一次,托他的福可真是丢脸丢到了家。

    “你先回去吧。”杨局长将身边的女郎撵走,然后向前进了一步,“初初,我在这给你道个歉啊。我家那位,你也知道,她闹也就是为了给我看,要不是陆先生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可是委屈你了。”

    陆湛明给他打了电话?我完全不知情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好用眼神求助于身后的陆湛明。

    “杨局长,您夫人的手腕您知道,上次迫不得已冲撞了她,还希望不要心有芥蒂。”陆湛明说话自带官腔,我却感觉是话里有话。

    按照他的身份,他根本不用和杨局长这么客气。

    杨局长搓了搓手,“哪里,这个事还是因为我才发生的,上次通了电话我就已经回家和她说清楚了,想来也不会再去找初初的麻烦,更何况还是陆老板亲自出面,她应该懂得……”

    “好的。有局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局长去忙吧。”陆湛明微微颔首,和杨局长道别。

    看着杨局长远去的身影,我一脸疑惑准备开口。

    “你……”

    “快点走我饿了,今天吃完饭送你回去。”我刚开口就被他打断,我知道他是不想让我继续问下去。

    “喔。”无奈地撇了撇嘴,我只好把问题咽回肚子里。

    吃完晚饭回到家已经十一点,洗完了澡躺在床上,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