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赎身?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8本章字数:2104字

    小雅和茹茹对望了一眼,没再说话。

    而我早已经哭笑不得,“谁说我被他包养了?我只不过是被他借去当了几天挡箭牌而已。”

    “不是吧?我刚才还听说他好像给方总送了张支票呢。我们都以为是他把你赎走了,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如同五雷轰顶一般,被雷的外焦里嫩。

    陆湛明替我赎身?!怎么可能呢!

    “倾倾呢?”她们说话我都不信,只好去找倾倾。

    “化妆室呢。”小雅指了指化妆室,我也顾不得形象一路小跑。

    “倾倾!”推开化妆室的门,我正看到倾倾拿着手机。

    “哎呦我的小祖宗,我刚要给你打电话呢。你怎么过来了?”倾倾见到我像见到鬼一样,“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也搞不清楚情况了,“什么怎么回事呀!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

    倾倾赶忙拉着我坐下,“我刚才到佛欢的时候,就听见有人找方安生,说是林初若的支票。”

    “我的支票?”我嘴张的可以放下一个鸡蛋了。我什么时候能用的起支票啊,我连个信用卡都没有。

    “我也纳闷呢啊,然后那个人说是陆总给的,这个陆总肯定就是陆湛明了啊,现在佛欢里都传你被他包养了,所以找方安生来赎身,我这刚跑回来要给你打电话呢,结果你就出现了。”

    “什么啊?我完全不知道啊!”我一头雾水,“我上班之前还和陆湛明通过电话,他完全没提这个事情啊!”

    我知道陆湛明想要包养我是不可能的,那么他送这个支票是什么意思?

    “嗨!看来他这是想要给你个惊喜!你快打电话问问他吧。”倾倾忍不住激动道,这妮子一直以为陆湛明对我一往情深。

    不过话说回来,眼下的情况我确实应该打个电话问清楚。

    “好。”我掏出电话,找到通话记录。

    我有一个毛病,就是从来不喜欢存别人的手机号,一是我工作的特殊,电话号码存了备注容易被有心人看见,二是也没什么电话号码可以存,除了倾倾。

    “喂?林初若,有事?”

    刚刚回拨了过去,三秒就被接起来,搞得我完全没有准备。

    “陆……陆先生,那个我是林初若。”我大脑一片空白。

    “恩我知道。”

    “啊啊,你现在忙吗?”我大脑持续空白。

    “不忙,有事情你说。”

    哎呦,倾倾在旁边气的恨不得打我一巴掌,小声道,“人家刚接的时候不就叫出你名字了吗!快问正事!”

    “啊!对了,我现在在佛欢呢,我那个……”停顿了好几秒,我才反应过来,这个问题我要怎么问啊!难道要问你是给方安生支票要包养我吗?

    陆湛明语气变得有些冷淡,“我知道你去上班了,不需要向我汇报。”

    感觉到他有些不耐烦,害怕他挂电话我急忙说道,“等等!我刚刚听说你给方安生送了个支票是吗?说是我的,为什么啊?”

    倾倾也一脸紧张,赶紧竖起耳朵听着电话里的回答。

    “哦。你说支票啊,这几天你没上班跟着我出去,给你的小费。本来打算直接给你的,今天没看到你,就送到佛欢了。到时候你找他要。”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什么包养不包养的。

    “哦哦,这样啊,那谢谢你啦。”弄清了事情原委我也放下了心,挂掉电话之后倒是倾倾一脸的不情不愿。

    “切,什么嘛,我还以为你从此走上人生的巅峰早也不用来这里受苦了。诶。”倾倾满脸的不甘心,好像是她被人放了鸽子一样。

    “哈哈,我早就说了你的猜测是不可能的,支票我也不要了,反正早晚也是给他的。”我揉着她沮丧的小脸,忍不住打趣道,“哎呦我的倾倾啊,你怎么忍心把我送给别人呢。”

    “哼哼,看来还是得姐养活你。哎呀别摸我的脸,刚画的妆都被你擦掉了!”倾倾假装生气地打掉我的手。

    “好吧好吧,准备一下去上班!来我给你画个眉~”我拿着眉笔给她细细地描画着。“对了,今天晚上去我家住吧?我下午刚收拾的超级干净,保证你呼吸到的都是新鲜空气!”

    “呦,懒虫也有发奋的一天了,那我得去检验检验你劳动的成果!”

    我俩在这聊的正开心,化妆室的门就推开了,“你俩在这里呢?快点收拾出来去包房,有人点。”

    说着将包房号分别给了我们。

    我拿着号码,倾倾撇了撇嘴,“这帮臭男人,消息真特么灵通,你刚回来就叫你,你晚上少喝点啊,别把你刚收拾好的屋子又吐脏了,还得我给你收拾。”

    我知道她是担心我被灌的太惨,“知道啦,我哪舍得让你给我打扫啊,走吧你都够美了。”

    拽起倾倾我们一起往包房走去,她的包房樱花苑在走廊口左数地三个,我的包房桃花苑在走廊的最里面。

    推开门,我发现诺大的包房里只有少数的几个人。

    我微晗着首,脸上挂着标准的八颗牙笑容走向唯一坐在沙发上的人,用甜腻的声音打着招呼。“老板晚上好~”

    “坐。”简单的一个字,却将我惊的抬起了头。

    “方总?你怎么在这里?!”

    没错,我面前坐着的是方安生。

    方安生棕色的眸子忽闪,嘴角似笑非笑,“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今天我是客人。过来坐。你们都出去吧,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进来。”

    方安生将周围的保镖都撵了出去,现在整个包房里就剩我们两个人了。

    搞不懂他的想法,我只好乖乖地坐了过去,发现面前桌子摆的大部分都是威士忌和烈性白兰地。

    “感觉好像好久没见你了呢。”我刚坐下,方安生整个人都靠了过来,将脸埋在我的项颈处,“今天陪我好好喝点吧。”

    听着他有些撒娇的语气,我心里也变得柔软起来,“好的,你想喝多少我都陪你喝。”

    “呵呵……”听到我的回答他低声地笑了起来,忽然用力咬了一口我的脖子。

    嗯,不是亲吻也不是舔吸,是真正的咬。

    “嘶……”脖子传来的疼痛感让我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呵呵,疼吗?”他抬头看向我。

    我忍住疼,强忍着将笑挂在脸上,“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