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你离开佛欢吧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8本章字数:2089字

    “喂?”我看着电话却不知道说什么,那边陆湛明又喂了一声。

    “这么晚了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那边陆湛明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应该是今天喝多了酒,“今天晚宴散的晚,路过你家发现你家灯闭着。你还没有下班?”

    我惊讶——陆湛明居然这么细心?除了陪他的那几天回去的早,我在佛欢上班几乎每天都是深夜一点多才可以回家。

    “恩,”我轻声答应着,正在思忖要不要把这个事告诉他,顺便问问他关于支票的事情。为什么给我那么多钱,不会是手滑多写了一个零吧?

    “是这样,明天我有一个活动,需要一些调节气氛的陪酒女郎,我现在正在去往佛欢的路上,你和她们说一声,看看明天能去几个。出场费不会少的。”陆湛明平静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我却惊得差点跳起来。

    他这个时候去佛欢是不是太不合适了?

    “你你你别去啊!”我着急的有点语无伦次,“我现在没在佛欢……”

    “怎么了?你现在在哪里?”他疑惑地问。

    “我……我在医院呢。我问你,你给方安生的支票,到底是什么意思?”我鼓足勇气终于张口问了他。

    “哪个医院。”陆湛明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严肃。

    “呃……”我抬眼看了看四周,然后在墙上的图片看到了医院的名字:明德医院。

    嘟嘟……

    “喂?”我听见手机里传来的忙音,陆湛明这个家伙,居然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啊啊啊你还没回答我呢。”我气的用拳头闷闷地砸被子。

    而买了夜宵回来的倾倾正巧就看到了这一幕,“初初你干嘛呢?”

    我抬眼欲哭无泪,“倾倾,你今天晚上陪我好不好?”

    “当然,你都这个样子了我怎么敢放心回家。对了,现在时间太晚了,楼下只有一家24小时的粥铺在营业了,我给你买了点粥和小笼包,你对付着先吃一口吧。”

    “谢谢倾倾!”我接过她手里的晚餐,倾倾将病床上的桌子给我放了下来。

    “对了,你刚才是接电话了吗?”倾倾看着我滑落在床边的手机,“是谁啊?是不是方安生给你道歉了?”

    我正咬着小笼包的动作一滞,“不是,是陆湛明。”

    “陆湛明!他给你打电话干什么?哎呀,你问他支票的事情了吗?”倾倾听说是他,忍不住地激动。

    现在这个情况,说我和陆湛明没关系谁会信啊。十万块的支票啊,也不是什么小数目。

    “问了。”我无奈地咬着包子。

    “那他怎么说?是不是对你有意思要给你赎身?”倾倾还惦记着这个。

    “他没说,直接把电话挂掉了。”我大口的喝着粥,突然感觉哪里不对。

    一不小心我就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

    倾倾连忙过来拍打着我的后背,“你慢点吃,又没有人和你抢!”

    我咳得眼泪都出来了,但是根本顾不上擦,“他刚才在电话里问我在哪个医院来着。”

    “啊?”倾倾睁大了眼睛,“他是不是要过来看你啊?”

    我抬起头,一脸生无可恋。“是吧……”

    “哇,你住院他这么着急赶过来,初初你还说你俩没什么。一会儿他来了我可要好好问问。”

    我无奈地犯了个白眼,“你问吧,他现在就在门口呢。”

    “什么?!”倾倾回过身,才看见在门口站着的陆湛明。

    陆湛明一身剪裁得当的黑衣,此时虽然面无表情,却让人觉得生畏。

    “呃…陆先生你来了?你们先聊着,我出去上个厕所。”倾倾识趣地使用了逃脱术。

    “喂,倾倾!你别走啊!”我却欲哭无泪,现在这个场面真是一个大写无比的尴尬。

    倾倾还是一阵风地走了,我只好摆出笑脸,“真是麻烦陆先生了,还特意过来看望我。”

    “怎么回事。”他走到床边,仔细打量了一下我。

    既然他先问的,那么我就实话实说了。“还不是因为你的支票,你为什么给我十万块那么多?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我和你的关系不正常。”

    我正义凛然的说出了这些话,可是接下来陆湛明的回答却让我无言以对。

    “十万块算多吗。”

    “……”

    这真是,有钱任性!

    我一脸无奈,“也许对于你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普通人,简直是巨款了好吗?”

    “所以你是遭受嫉妒?”陆湛明一贯的根本不在乎的回答。

    “不是,应该是上次在银都碰到的女人和方安生说了些什么。而你的支票送去的正是时候。”说到这里我有些狐疑的看着他,“你为什么今天要送支票?”

    陆湛明双手插兜,“我今天送支票有什么不妥吗?因为今天你回去上班了,所以我要给你结账。”

    “你的伤到底是怎么弄的?”他眉毛微皱。

    我并不想多说,“没什么,方安生问我支票的事情,然后我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方安生打你了?”他眼神总是那么犀利。

    我没有说话。

    事实就摆在眼前呢,我怎么否认啊,总不能说是我自己把自己打成这样的吧?

    “这样吧,我给你一笔钱,你离开佛欢吧。”陆湛明说着就要掏钱包,抽出了一张卡递给我,“这里有一百万,不够我再给你拿。”

    看着面前银行限量发行的黑金卡,我忍不住眨了眨眼睛,一百万啊!有了这笔钱,我就可以……

    可是我不敢收下这笔不义之财。

    人心难测,我怎么知道这笔钱想要换取的是什么东西?

    “这钱我不要。你为什么要帮我?”我伸手将他的卡推了回去。

    “都帮了你那么多次了,还差这个?”他并没有把卡放回去。

    我摇了摇头,“志者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我们非亲非故的,我不能再这样接受你的恩惠了,之前的恩情我就要换不起。”

    “呵呵,你要是觉得拿着不安,就当我借给你的。你可以以后还给我,或者你离开佛欢,我给你找个别的夜场,你直接带人,不需要陪酒了,怎么样?”陆湛明挑了挑眉毛,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为什么他这么想让我离开佛欢?难道他是想把我带离方安生的身边好对付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