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他才不是我家的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8本章字数:2116字

    还好陆湛明没有再说别的,推着我下了楼。

    在医院后面的院子里,这里只有几个孩子在打闹和老人们聊天,如果不是他们穿着病号服,这里一点也看不出像是医院的样子,倒像是个公园。

    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感觉自己整个人从里到外都精神了。

    看着后面匀速走动的陆湛明,可能是因为心情好,居然感到有一点的愧疚。

    毕竟让堂堂的一个大老板,给我这小人物推轮椅,可能我上辈子积德了。

    “陆先生,谢谢你。”这声谢谢真是我发自肺腑的。

    没想到陆湛明哼笑了一声,“我们之间好像除了谢谢,再没有别的能说了。”

    “好像是啊。”我有些不自然的笑,自己除了说谢谢,什么也做不了。

    “以后不要再和我说谢谢了,无论什么事情。”陆湛明推我到了花园,找了一个有荫凉的地方,“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我看着身边一堆堆簇拥的花,“先安心养伤吧,其他的……先不考虑那么多。佛欢那边这个时候也会给我假期,因为学校就要期末考了。”

    “考完试呢?还打算继续回佛欢上班吗?”陆湛明伸出手轻抚着花。

    “……嗯。”我的回答慢了些。因为看到这个场景的我有些呆愣住了。

    夏日午后的阳光刚好撒下来,将陆湛明包裹在里面,他修长的手指仿佛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色。

    不得不说,陆湛明一个长得真是特别帅的男人,五官生的很标致,漂亮但却因着他本身自带的强大气场,一点也不显得女气,身高185近乎完美的身材。

    陆湛明确实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男神。

    我看着他的侧颜有些怔然,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时间都停止了。

    而当我正盯着他出神的时候,他却转过了身,我悴不及防正好对上他漆黑的瞳孔。

    “好,我尊重你的决定。”他并不惊讶和我对上视线,反而很平静地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而我却来不及思考,只能稍显狼狈的移开目光。

    “哦对了,听说这个医院是陆先生的?”为了掩饰自己刚才的行为,我只好随便扯了个话题。

    “恩,是的。”陆湛明将手里的东西递到我面前,“送你。”

    他手中正握着一把有着白色小花瓣的花。

    我接过来,对他道谢。小小的花朵并不起眼,但是凑在一堆儿却可爱的很。以前也曾在别的客人送过来的花束里见过它们,但没有见过这么多。

    “这个花叫做满天星。”陆湛明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以前它只是花束里用来衬托别的花,默默无闻毫不起眼。花朵虽然小,但是它们依旧努力盛开,所以现在人们发现了它的美。”

    陆湛明看着院子里的孩子,“人很小,世界很大,不要因为自己被世界忽略,就自己放弃自己。”

    “陆先生……”第一次陆湛明和我说了这么多话,话语里带有几分苦口婆心的味道。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院子里的孩子和老人,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

    “他们……没有家属吗?”正常在医院住院的人,出来溜达或者玩耍都应该有人陪同才对,可是他们虽然凑在一起,可是单独来看都是形单影只。

    “恩。”陆湛明双手搭在椅背上,“有的是没有,有的是被放弃或者抛弃的。”

    我睁大了双眼。

    所以说这里是一个收留站似的医院吗……是陆湛明免费替他们治疗?

    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侧脸,突然间觉得他好像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冷漠淡然。

    他的心里,有温度。而且,这温度还……影响了我。

    这天吃完午饭,我掰着指头算日子。

    “倾倾!我好像明天可以出院了!”一连算了三遍日期,我确定我没有算错。

    “干嘛啊,出院了这么开心,我告诉你啊,等你走出这个门了,我可就不伺候你啦!”倾倾正在认真切着苹果,她面前放着满满一碗的草莓芒果还有菠萝。

    我一蹦一跳的走过去,倾倾赶忙伸出手扶住我。

    “那我今天可要多吃点。去,再给本小姐扒个荔枝!”我挨着倾倾坐下去,拿着叉子装大尾巴狼。

    倾倾白了我一眼,“不好意思,荔枝被我吃没了,想吃的话让你家陆湛明给你再送点。”

    听到陆湛明的名字,脑海里就浮现出他站在花园旁边的模样,心忍不住就跳漏了一拍。

    为了掩饰住自己的不正常,我赶紧解释道,“他才不是我家的!”

    “你看你,这么激动干嘛。”倾倾笑着打趣我。

    “好啊,你故意的!哼,不理你了,坏倾倾。”我假装生气地扭过头。

    “大小姐,小的知错了……您看你想吃什么?奴婢给你伺候着。”倾倾翘着兰花指,一脸丫鬟样。

    “好吧,快点把苹果给本宫切好呈上来。”我端坐住身体,十分自觉地配合起来。

    “诺!”

    看着桌子上大大小小的包裹,都是陆湛明送来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陆湛明在我住院的这几天几乎每天中午都来,而且不是带水果就是带甜品,又或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精致小零食。

    好吧,其实这都是他助理准备的,但是没有他的允许,哪个助理会没事闲的做这种事情。

    想到上次自己看到陆湛明带着他助理,身后还跟着大批队伍,扛着装有冰块的箱子,只是为了送新鲜的海鲜,并且看到厨师在病房里大展厨艺的时候,我和倾倾惊讶地嘴里都能塞进去鸡蛋了。

    “陆湛明,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觉得,是我送你的支票才让你被误会,所以导致发生了这件事情,我当然要对你负全责。”

    想起之前自己和陆湛明的对话,他的回答让我心里忍不住有些异样。

    我之所以会受伤,其实和他没什么关系吧,说到底还是方安生根本就不在乎我,他生气也是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本属于他的,却被别人抢走了的那种失落感吧?

    至少我住院到现在,佛欢里不管关系远近的小姐妹都过来看望了一眼,而他,作为始作俑者却连个电话,甚至连一条关心的简讯都没给我发过。

    我偷偷问过倾倾,倾倾却说方安生自从我出了事情之后,就一直都没出现在佛欢,最近电话也打不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