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她是你什么人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9本章字数:2042字

    今天怎么没人点我?

    没人点正好,我乐得清闲,开始在化妆间玩起了游戏。

    “卧草,他妈的没钱别来这地方,点了几瓶啤酒还把自己当大爷了。”我坐在衣服柜子里玩手机游戏,就听见倾倾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正在补妆。

    “倾倾。”

    “哎呀我的妈啊!谁!”倾倾没想到化妆室里有人,被我吓的嘴唇直接画飞出去了。

    天地良心我是真的没有想吓唬她。

    “是我,你怕什么呢!”我笑着看她,嘴巴画飞的那一划像个小丑。

    “初初?!你怎么在这里?!你不应该去陪陆湛明的吗?”倾倾看着我倒像是看见了鬼。

    又是陆湛明,为什么所有人都把我俩想到一起去呢。

    “我干嘛陪他啊,我在这等着别人点呢。”我耸了耸肩。

    倾倾倒是衣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傻啊!陆湛明来了,现在就在这呢,谁还敢点你啊,那不是摸老虎尾巴呢吗。”

    我一怔,怪不得没有人来叫我。

    “我还以为你陪陆湛明了呢,我刚才碰到个二货,我直接甩手走了想去找你,还好我先补了个妆,要不丢大人了。”倾倾拿着卸妆棉擦拭着嘴角。

    我又坐回去没有说话。

    “怎么,和陆湛明吵架了?”倾倾撅着小嘴,从镜子里望着我。

    “没有,没吵架,我们也不是能吵架的关系。”我把弄着手机。

    反倒是倾倾撇了我一眼,“可得了吧你,你们俩什么关系我还不清楚。”

    “不好了不好了,”化妆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小姐妹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陆总裁和方总在包间里对峙呢,初初你快去看看!”

    对峙?什么意思?

    我和倾倾立即跑了出去,路上我问着小姐妹,“到底怎么回事?”

    “哎呀我也不太明白,好像就是因为支票的事情,方经理要给他支票,陆总裁不收,方经理就说了他不收不能出这个门,结果陆总裁拿过来正要准备烧掉呢。”

    我和倾倾对视了一眼,十有八九就是那张十万的支票。

    走到包房门口,我看见方安生带着了几个保镖,堵在了门口,而里面的陆湛明若无其事地坐在沙发上。

    面前摆着的就是那张支票。

    在倾倾的示意下,我没有直接冲上去,而是躲在门口查看事情的进展。

    “方经理,这是干什么呢?”倾倾笑着走上去,却被方安生一个手推开。

    “陆总裁,我知道你有钱,但是这个还请你收好,不然我怕我们佛欢承受不起。”

    陆湛明看也不看他,“我想你误会了,这个钱我本身也不是给佛欢的,我只是让你代为转交一下,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你的。”

    方安生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是给谁的,我让她亲自还给你,可以吧?去把初初给我叫过来。”

    听到了我的名字,我也不能再躲了,只好出现在包房门口。

    “初初,让他把支票收好,咱们又不是缺钱。”我看着方安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在乎这张支票。

    我也不知道他是因为我,还是因为这是陆湛明的钱。

    但是我有个猜想,就是他们之前一定是相识的。

    本来这个支票我也是打算还给他的,即使方安生不给我,以后我也会攒钱慢慢还,只不过现在这个场面被方安生弄得很尴尬。

    我走到陆湛明面前,将桌子上的支票拿起来递过去,“陆总裁,这个还请你收好,我知道你是想帮我,不过这笔钱我还是要还给你。”

    陆湛明看着我,“不是都还清了吗,你现在给我钱是什么意思?”

    我有些惊愕,然后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个本来就是你的。两清的是之前欠你的。”我低着头。

    陆湛明看着我,转而看向方安生。

    “她是你们佛欢的人吧?”他漆黑的眼神盯着方安生。

    方安生看着他,“是又怎么样。”

    “那就对了,不就是一个支票吗,你们嫌我给的多,那就让她再陪我几天。”我看着面前这个有些强硬的男人,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哈哈,那你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你得问问初初同不同意。”方安生笃定我肯定不会和陆湛明离开。

    可是陆湛明接下来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声音说话,却让我五雷轰顶,“李婶查出癌症了,明天早上的飞机,去不去随你。”

    癌症?!

    我睁大眼睛看向他,却没从他脸上看出来一丁点开玩笑的意思。

    怪不得他今天会来佛欢!

    怎么会?我们这才走了多久,好好地一个人怎么突然就患上癌症了?

    一定是误诊!我不敢相信刚刚陆湛明的话,但是他又不像是在开玩笑,那我一定要自己去看看才可以。

    我有些无助地看向方安生,思考怎么和他说,自己确实需要离开几天。而他刚刚要洋溢着自信的嘴角,却在接触我的目光之后变得惊讶。

    “初初,你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方安生的声音稍微有些颤抖,我知道他最讨厌的应该就是丢面子了,更何况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

    可是我怎么能放任唯一对我好的人不管?

    “方老板,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没有事情我也不会来佛欢。你们家的这位头牌,和我的故人有些故事,我只是一个中间人,你知道我并没有要抢你人的意思。”陆湛明站起身,“况且她是你什么人,我清楚地很。我想耍手段,不会这么明着来。”

    我惊讶地看回陆湛明,他这是在为我开脱吗?

    方安生的目光变得狠毒,“陆湛明,我知道你厉害,但是有些事你最好不要管,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

    陆湛明笑了笑,“和我没关系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去费心思。”

    “哼!”方安生不再理睬陆湛明,却对着我说了一句话,“初初,记得你当初答应过我的。”随后就带着他的保镖们走了出去。

    他们的对话让我心里明了,更加确认了他们之间确实存在一些事情。可是现在我却没有心情再去管这些。

    “走。”陆湛明看了我一眼,只说了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