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祸不单行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9本章字数:2226字

    我看着在一边的倾倾,只得和她解释,“我有个朋友出了点事情,我需要过去看看,具体的回来和你说。”

    倾倾看着我,笑靥如花,“好,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随着陆湛明走出了佛欢,司机已经将车开过来。四下无人,我焦急的心也隐藏不住了。

    “到底怎么一回事?好好地怎么就查出来癌症了?陆湛明你刚刚是不是为了面子逗我呢?”我赶忙就坐上车问着陆湛明。

    陆湛明一脸倦容,我这才知道他今天刚从爷爷那里回来,“李婶其实几年前就查出来了,当时就已经是晚期,能挺到现在就是一个奇迹。其实领你回去不只是给爷爷看。”

    原来真的……看来李婶在他心中也不仅仅只是一个下人的份量。可是我多希望陆湛明此时变得无耻一些,说就是为了和方安生斗气才骗了我。

    “因为李婶很喜欢你,说你和她的女儿很像,看见你就很有亲切感,一直念叨你,趁着她睡着了,我只好回来接你,本打算直接叫你走,可是刚进来就被你们的方经理缠住了。”

    居然是这样的,原本我以为已经再也没机会看到她了,谁知道老天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再次见面,却无法开心。

    司机开着车在马路上奔驰着,很快就停了下来,我看着周围的景色,这里好像是陆湛明的家。

    “等等,这是做什么?”我有些疑问,他不会是忘记送我了吧?

    陆湛明揉了揉眉心,看得出他很疲惫,“现在已经十二点半了,明天早上六点的飞机,你就在我这凑合一晚吧。”

    “哦,好。”不忍心在烦他,我只好乖乖地下了车,而陆湛明已经将客房给我准备好。

    躺在床上我却久久都不能入睡,虽然和李婶认识的时间并不长,我却是把她当做我敬爱的长辈,想起曾经她教我包饺子,煮汤的一幕幕,还有我临走时她依依不舍的眼神,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用被子蒙住脸小声地抽泣起来。

    为什么好人总是命短,为什么得癌症的不是养父母那种人?

    几乎一夜都没怎么睡,早上起来照镜子的时候,看上去我倒像是病了,看了眼时间,刚刚凌晨四点半。

    怎么躺也躺不舒服,佣人昨天已经把换洗的衣服都放在了床边,我只好起床洗漱一番,为了掩盖气色我还画了个淡妆。

    我不想让她看出来我憔悴的样子,我今天也不会哭。

    可是当我走出卧室的时候,我看到了手里握着电话,呆立在客厅中的陆湛明。

    我感觉到一丝不好的氛围,可是我却不愿意相信。

    我慢慢地走过去,不知道陆湛明已经这样站了多久。

    我的声音都有些不自觉地带了些哭腔,“陆总裁,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陆湛明的声音也不复以往的平静,带着一丝颤抖,“李婶,昨天晚上,已经不行了。”

    我直接呆傻在原地,眼泪干脆不受控制。

    为什么?为什么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到?

    我看了眼时间,有些抓狂地冲上去拽着陆湛明,“不是六点的飞机吗?!走啊!现在去还来得及,你让他们等等……”

    陆湛明却一把将我抱住,“别去了,来不及了。已经送走了。”

    我彻底绝望了,死命地挣扎着,“不行,我要去,还有葬礼呢,陆湛明你带我去!现在就走吧!啊?”

    陆湛明看着我,我从他的眼睛里也看到了一丝悲伤,我流着泪,不再说话。

    坐上飞机,我的眼神空洞,满脑子都是乱嗡嗡的声音,即使机舱安静得很。

    经过了五个小时的飞行,我终于到达了M国,我看到来接站的John一身黑色装扮,胸前别着一朵刺眼的白色小花。

    而此时的葬礼也已经结束。

    我什么都做不了,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擦一擦冰冷的墓碑。

    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我感觉明明就在上一秒,我们还一起坐在院子里谈笑。

    而这一秒,她的笑容仍旧灿烂,我却不能再陪着她一起笑。

    李婶去世的消息陆湛明没有和爷爷说,而我现在的状态也没办法再去见他,陆湛明处理好李婶的后事,他公司也很忙,只好又陪着我飞了回来。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回来之后,会有一个更大的噩耗等着我。

    从飞机下来到达机场,已经是深夜了,我不想再回陆湛明的家,而当我心情差的时候,现在唯一能找的人就是倾倾了。

    陆湛明只好吩咐司机将我送到佛欢,我下了车,看着陆湛明我却欲言又止。

    我不知道这次之后还会不会和陆湛明有交集,我只是想每年的这个时间去看看李婶。不过我还是没说出口。

    转身走向倾倾的家,盛夏的夜我却感觉有些寒冷。

    到了倾倾的家。

    “梆梆梆。”我敲着门,只想等到倾倾开门给她一个拥抱。

    可是等了很久,都不见倾倾来开门,我掏出手机,已经一点了,她难道还没有下班?

    电话打了过去,拨通却没有人接听。

    看样子倾倾今天好忙啊。坐在门口打算等她回来,然后感应灯时间到了就熄灭了,看着黑漆漆地楼梯口,我突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好吧,我还是去佛欢接她下班吧。

    走到佛欢门口,看着陆陆续续进出的人,我不禁感叹现在的夜生活真是很丰富,这么熬夜身体怎么会受得了。

    走进佛欢,我看到在大厅呆坐的妈妈桑,芳姐。

    我强打起微笑,“芳姐,今天生意不错啊?我家倾倾怎么还没下班呢。”

    而芳姐听见我的声音,看见我之后居然吓了一跳。

    “干嘛啊芳姐,想什么事情这么入神?”我也被她的反应吓到了。虽然我今天的精神状态很差,可是还没有到吓人的地步吧?

    芳姐看着我,欲言又止,“哈,初初回来了啊……初初你怎么回来了?陆总裁呢?他和你一起回来的?”

    我看着她紧张又磕巴的样子,忍不住疑惑,“芳姐,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芳姐咽了咽口水,伸出手抓住我,我感觉到她的手在微微地颤抖。

    “没什么事,初初,都已经这么晚了,你就先回去吧。”

    我越想越不对劲,难道是倾倾惹祸了?还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让她这么慌张。

    “芳姐,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你就和我说。我在这等倾倾下班,我接她回去。”我看着一圈大堂,并没有发现倾倾的身影,八成是在哪个包间里呢吧。

    看上去今天的人并不多。

    而我正准备去二楼到处看看的时候,芳姐却是一下子跪在我了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