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痛彻心扉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9本章字数:2271字

    睁开眼睛,我挣扎着起身,却发现额头和脚都被厚厚地包着。

    芳姐赶紧扶起我,“初初,你这是要干什么去,你再躺一会吧!”

    “我没事,其实只是太过于劳累和受了刺激,我没什么大碍。”我坐起身,“芳姐,我想去看看倾倾。”

    “诶,好吧,我犟不过你。”芳姐将我扶起,脚上穿不了鞋子,只好又借了一副拐杖。

    “哈哈,初初,你柱拐杖的样子好丑啊。”耳边放佛想起了倾倾的嘲笑声,我还记得自己上次拄拐杖的时候,倾倾一直都陪着我。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才发觉无论我做什么,生活的各个细节都会浮现出倾倾的影子。

    我这才知道倾倾已经陪伴了我无数个日日夜夜和生活。

    来到了殡仪馆,虽然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可是看到了倾倾的尸体我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此时的倾倾安详地躺在那里,浑身穿着洁白的丧服,墨黑色的头发映衬着她苍白的小脸,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般。

    “倾倾,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隔着玻璃抚摸着她的脸,在心里狠狠地发下毒誓。

    不想让倾倾就这么被火化掉,我咬着牙将倾倾送进了冰冻室。

    我要让那群人受到严惩,我才可以放心地让你入土为安。

    “芳姐,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陪陪她。”我看着倾倾,一点也不害怕,感觉只要她在身边就会异常的安心。

    送走了芳姐,我在殡仪馆一直待到佛欢开始上班。

    我打车回到了佛欢,我今天一定要讨要个说法。

    走进佛欢,大家复杂的目光都投在我身上,因为今天的佛欢并没有因为倾倾的离去而有丝毫变化,依旧灯火通明,往来的人喜笑盈盈。

    “哟,初初这今天是换装扮了。”常客看见我的到来就上来调戏,我扭头看着他,就被我冰冷的眼神给吓走了。

    我可不是曾经的初初了。我无视周围投来的目光,径直来到了经理的办公室。

    这是比方安生还高一级的总场经理,虽然说是高一级,但是或多或少都会给方安生的面子。

    “初初来了,怎么这个样子了?”经理四只眼笑眯眯地,假装着不知情。

    但是我从芳姐那里得知,是他亲手把倾倾送进去的。

    我不想看他那副虚假的样子,直接开门见山,“我以为经理是个聪明人,不喜欢用揣着明白装糊涂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只见经理的脸色立马就变得严肃了。他双手抱拳看着我,“初初,我知道你来的目的,但是我劝你,你要是想安心地在佛欢继续待下去,你就当这个事情没有发生过。”

    我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这是从他嘴里说出的话。

    “你怎么能这样?倾倾可是你的手下,她在佛欢给你们挣了多少钱!到最后却连死都死得不清不白吗!”我看向经理,忍不住大声质问着。

    “林初若!你他妈别忘了,是因为谁才惹来的这个事!要不是方安生护着你,你以为今天你还能站在这里吗!”经理也一点不拿我当回事儿,我却被他的话刺激到了。

    是啊,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你知道对方是谁啊?政府的人!别说弄死一个苏倾倾,他就是使手段把开了二十年的佛欢关掉,都他么没有毛病!我是谁啊?啊?我特么充其量就是一个小小的经理,我惹不起那群人,我也不能拿一个佛欢换一个苏倾倾!”

    我听着他的话,眼里噙满了泪水,“对,是我的错,既然是我的错就应该我来承担,倾倾她是无辜的!经理我求求你,咱们报警吧!啊?只要你帮我,出多少钱都行!”

    “呵呵,林初若,你太高看你自己了,咱们和他们玩不转,没戏。报警了只会惹来更多的麻烦,不会解决的。你最好给我乖乖地呆着,再惹出什么事情来,就算方安生想保你,我都不同意!滚!”

    “经理,经理我求你了,我怎么样都行,真的,我就求你帮帮我!”我上前拉住他的衣袖,我现在凭自己根本什么也做不了,我只能求她。

    经理一使劲甩开了我的手,我重心不稳只得跌坐在地上,“林初若,你再因为这个事给我惹出幺蛾子,下一个躺在那个包间的人就是你!”

    从经理室走出来,我整个心都凉透了。

    恍惚间突然想起之前芳姐的话:“就是经理亲自给送过去的,还听那帮人的话给倾倾下了药……”

    记忆渐渐清晰,我真是傻到会去求他!

    放眼整个佛欢,能帮自己的人只有方安生了。

    他对我……或许还是有种特别的感觉在的吧?

    想到这里我赶紧去方安生,现在只要有一丝希望的人都是我的救命稻草。

    果然走到了他办公室的门口就被拦下了。

    “我说初初小姐啊,这以前也没见你跑的这么勤快啊,方经理还没来上班呢,你不能进去。”门口的保镖抓着我的胳膊,满满的讽刺。

    “他没来上班我就进去等,放开我!”我用力拽着我的胳膊。

    谁知道他拽的更紧了,“这可不行,方经理吩咐过了,他的办公室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你要是想找他啊,大门口等着去吧!”说着他一挥手,我就后退了好几步。

    “好,好。”我苦笑着点着头,“我就不信我今天见不到他!”

    我转头往门口走去,不就是在大门口等着吗,只要能找到他就可以。

    走到二楼,我恰好就看见从门外正在走进来的方安生。

    “方安生!”我大喜,叫了他一声就往下跑去。

    我一路小跑跑到他面前,一直没吃饭没喝过水的我,体力明显有些透支。

    “这不是我们初初吗?这是怎么了?病了?”方安生歪着头看我。

    看到他对我还有一丝关心,我心下一暖,上气不接下气地就问他,“你怎么才来上班?你知不知道倾倾她……”

    “亲爱的!”一个俏丽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我看见一个明眸皓齿的漂亮女人,穿着奢华的深V晚礼服,直接扑进了方安生的怀里。

    “我的宝宝,你去个洗手间时间真长,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女朋友,叫莉莉。莉莉,这位是我们佛欢的头牌,初初。”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亲热的两个人,周围的小姐妹和常客也都瞄着我们这边。

    他说是他的女朋友?

    “喂,方经理居然带女朋友过来了?那初初算什么?”

    “哎呀,方经理什么时候承认过初初是他的女朋友了?只不过是偏爱多一些而已,你懂的,这种场所怎么会有真爱。”

    “啧啧,新欢对旧爱,有好戏看了。”

    ……

    四下的评论声渐渐充斥着我的耳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