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留着力气报仇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39本章字数:2355字

    “我求求你,帮帮我!”我看到他却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

    陆湛明将我扶住进了屋子,吩咐司机把门关好,“怎么了?几天不见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强忍住抽泣,“陆先生,你不知道,就在我和你离开去M国的时候,有人去佛欢报复倾倾……倾倾死了……”

    “你是说苏倾倾死了?!这是怎么回事?”陆湛明皱着眉头。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开始一字一句地和陆湛明解释起来。

    “我之前的养父母,为了钱要把我嫁给一个有性癖的老头,我死活都不肯,是方安生帮了我,所以我要留在佛欢挣钱还给他,可是谁知道那个老头知道了我在佛欢,有一天就故意过来找我的麻烦。”

    “我被他羞辱了之后,佛欢没有人管我,只有倾倾过来和他对峙,谁知道那个老头有心脏病,被倾倾气的发作进了医院,然后就在我和你去M国的时候,那个老头的儿子过来找倾倾。等我再回去佛欢的时候,我就只看见了倾倾的尸体。陆湛明,我知道这个事情是个麻烦,但是我求求你,我不能让倾倾就这么死掉。我求求你帮帮我。”

    陆湛明看着我,“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听到他的这句话,我知道自己应该有希望了,我赶忙说着,“我只想给倾倾报仇,我要让他也得到应有的惩罚,可是以我的能力我根本什么也做不了,只要你帮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一命换一命,只要能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陆湛明看着我沉思了良久,我有些紧张等着他给我答案。

    半晌,他才又开口,“林初若,这个事情我可以帮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听到他说答应了,我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真的吗?!真的可以帮我?!你说吧,什么条件都可以,只要我能办到!”

    陆湛明看着我,“你不是要一命抵一命吗?我帮你,但是你的命,以后就是我的了。”

    “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些呆愣。

    陆湛明倾身向前,漆黑的瞳孔倒映出我的面孔,我听到他低沉有力的声音,“我要你做我的人。”

    我吃惊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说的这个做他的人,是什么意思。

    陆湛明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做我的人很简单,离开佛欢,继续读书。我给你时间考虑,你不用现在就给我答案。”

    我是真的很想离开佛欢,之前有倾倾,还有我对方安生的执念。可是现在,倾倾不在了,我也对方安生彻底死了心。

    那个地方我不想再待下去,而且为了倾倾,命我都可以豁出去不要。

    “好,我答应你。”我已经做出了决定。

    陆湛明看着我,嘴角似乎带着一丝笑意,“这么快?不需要再考虑考虑?”

    我摇了摇头,“不需要,但是我得在你帮我办完这件事之后,我才能完全的听任于你。”

    “呵呵,好。那你说,你想怎么办?”陆湛明问我。

    我恨恨地说,“我想让他死,可以吗?”

    “这个不可能,你应该知道对方的背景,可以操作但是十分复杂。”陆湛明否决了我。

    我想了想,“杀不了他,那我就把他欺负倾倾的东西,割掉。”

    “好,三天之后,你听我的消息,我把人带到你的面前。”陆湛明说完了这句话,起身拍了拍我的头,“这几天你要注意身体,我怕到时候你连报仇的力气都没有。”

    我看着陆湛明的眼睛,感觉这一切还像是个梦。

    陆湛明真的那么厉害?

    不过我相信,如果陆湛明没有把握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就答应我。

    “真的三天就可以做到?”我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其实我的意思就是五天也可以。

    谁知道陆湛明微微一笑,“三天怕是都说多了。我回去查查资料,你就在家等着我的消息。”

    说着陆湛明就起身,准备离开。

    临走的时候,他低低的声音传过来,“对于苏倾倾,我只能说很遗憾,你也不要给自己增添了太多的压力,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听着陆湛明的话,我激动得喜极而泣,倾倾,你真的没有喜欢错人。

    我将倾倾的日记本小心地锁了起来,倾倾,我们复仇的日子就要到了。

    我不知道陆湛明除了商人是不是还有别的身份,我只知道我在翘首以盼的第二天,就接到了他的电话。

    “喂,司机在楼下,你上车就可以。”陆湛明一贯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兴奋地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拿起外套就往外跑。

    我一定要禽兽宰了那个畜生。

    坐在车上,我死死地握着拳头,满腔的愤怒。

    车子七拐八拐,拐到了郊区的一个废弃的工厂。

    周围都是废弃的建筑物,看样子工厂也废弃了很久,附近也没有公路,这个地方还真是鸟不拉屎。

    车子停在大门,我随着司机走了进去,就看见陆湛明坐在一个椅子上,周围有几个保镖一样的人,我没看错的话,他们腰里别着的是枪。

    果然陆湛明的身份不是那么简单。

    但是现在更让我感兴趣的却是在脑袋被黑布罩住,正地上跪着嗷嗷嚎叫的那个人。

    看得出陆湛明已经给过他苦头吃了,因为他身上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

    “来了。人在这。”陆湛明看着我,指着地上的那个人。

    看着他,我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燃烧起来了,三步并作两步,我一把上去拽下了他的面罩。

    他倒三角的眼睛除了害怕,还有一丝狂傲。

    “唔唔唔……”嘴里被破布塞着,他只能呜呜地叫着。

    想到就是他害死了我的倾倾,我只感觉血液往头上冲。

    我伸手拽下他嘴里的布,恶狠狠地盯着他,“就是你害死了我的朋友,对不对?”

    谁知道这个男人看见我,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反而还邪笑着,“你朋友?啊,你是说前几天的那个婊.子吧?”

    “啪。”听到他嘴里的话,我伸出手用尽了力气,扇了他一巴掌。

    “注意你的言辞。你最好看清你现在的处境。”我按捺住想要杀了他的心。

    “哈哈哈,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啊?我老子是退休的省委,我可是省政府的人,你们敢杀了我吗?哈哈哈,哦对了,你朋友,啧啧,她的滋味不错,不愧是佛欢调教出来的。”

    “你!”听着他污秽不堪的话语,我伸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我现在只想掐死他,让他不再侮辱我的倾倾。

    “初初,你先冷静一点。”看着我接近疯狂,陆湛明上前将我拉走。

    “放开我!让我杀了他!”我死命挣扎着,眼睛里仿佛都已经充了血。

    陆湛明抱着我,“初初,你冷静一点,你这样解决不了什么。”

    “哈哈哈,我就说你们不敢杀了我。”地上的男子依旧自大的很。

    陆湛明却是低低地笑了一声,“谁说不敢杀你了?我只是怕脏了她的手。”

    什么?听到他的话,我这才冷静下来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