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赞助商?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40本章字数:1915字

    讲台上老师绘声绘色的讲着,但很显然,他的声情并茂并不能提起同学的兴趣,除了我,几乎全班的同学都在拜菩萨。

    终于熬到了下课铃声响起,我懒懒的伸了个腰,以往的下课时间,我都会远离教室,因为教室里讨论的都是我如何如何勾引男人,我被什么样的男人包养。

    令我意外的是,在走廊里,我看见了昨天晚上和钱小万去银都的几个男生,但他们似乎并没有看见我,等我从他们身边走过,我才知道他们跟别人谈论的不是以往的论坛而是我怎么怎么大方,怎么怎么好。

    我觉得讽刺,忍不住虚笑了下。这些溜须拍马的人,永远是墙头草,哪边风哪边倒。不过,看起来,我昨天的话起了作用。

    享受着阳光,我美美地闭上了眼,只有这样在阳光下,我会感觉我不是生活在地狱。

    掐着时间走回教室,却没有发现来上课的老师,只有辅导员走进了教室,见了辅导员,教室立刻沸腾了。“大家安静一下,今天来,主要是想告诉大家,今年我们这届学生的毕业典礼由我们班来筹备,首先我们要选定一名总统筹,欢迎大家自荐或推荐!”

    辅导员的话无疑是平地起惊雷,教室里再次炸开了锅。对啊,今年要毕业了,原来,我已经在这个学校呆了快四年了,还有一个多月毕业,现在才开始筹备毕业典礼,还能来得及么?没等我问出口,辅导员的声音再次传来,“由于筹备典礼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时间紧张,推荐的人必须有能力,而且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赞助商。”

    原来如此。这个任务可真是够艰难的。

    正当我神游之际,一阵响亮的男生打断了我的思绪,“老师,我们推荐林初若同学。林初若同学的组织能力强。”

    “对啊,对啊,林初若同学组织能力强,而且一定能够快速地找到赞助商的。”一群女同学也随声附和。这位男同学应该是想借此拍我马屁,却弄巧成拙。

    “好,既然大家一致推荐林初若同学,那就由林初若同学来负责这次的毕业典礼。林初若同学,由于时间紧迫,你必须要在三天之内找到投资商,否则将会延误排练。”辅导员说完就生怕我会反悔似的,急匆匆地走出了教室。留下呆滞在座位上的我。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下课后,我并没有急着收拾东西,而是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发愁该从哪找赞助商。赞助商,赞助商,赞助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赞助商三个字,只给三天,既然知道时间紧迫,早干嘛去了,只给三天……

    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我拎起书包,走出了教室。陆湛明发短信来说有个会议要开,让我在学校里等他来接我。诶?对啊,我怎么把陆湛明忘了,眼前就摆着一个赞助商,我干嘛要舍近求远去找自己不认识的呢?

    想到这,我开始轻松了起来,笼罩在心头的乌云立刻消散。悠闲的走在校园的路上,毕竟在这呆了三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在我的心里。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离开,说不留恋是不可能的。

    不知道走了多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眼手机,连号六个六的手机号,眼角抽搐了一下,这么显眼的手机号,想记不住都有点困难。

    “喂……”

    “若若,你在哪,为什么教室里没有你?”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焦急,“我在学校操场上,教室里太闷了,我出来走走。”我没有错过我说完话电话那头的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在担心我,不知为何,这五个字瞬间闪现在脑海。

    “你去车上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出去。”不想让他担心,我马上说。挂了电话,我立刻转身,朝着校门口走去,不再像出来时那么慢慢悠悠。

    走出学校门口,果然看见了那辆连号五个八的宾利,不同以往的,就是陆湛明并没有坐在车里等我,而是倚在车门上,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上身手工定制的衬衫,这个男人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从头到尾都透着贵气。

    走了过去,我刚想说话,就被一双强健有力的手臂揽进了怀里,手臂紧紧的拥着我。

    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他,我想起了M国的陆爷爷,他是一个孝顺的男人,情深义重,但这难保不会成为他的弱点。这样的他,竟让我有点心疼。手慢慢地抚上他宽厚的背,“我没事,就是有点闷,想出去走走。”我尝试着安慰他。

    慢慢地,他放开了我,我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又恢复了以往的神秘,仿佛刚刚的一切,不过是我的幻想。

    他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

    他勾唇一笑,“走吧,回家了。今天我给陈姨放了假,所以晚饭由你准备。还是以前的标准,四菜一汤,少一个也不行。”说罢,转身,打开车门看着我。难道我刚才的心疼是我的错觉?死死地盯着他的脸,希望能看出一点伪装的破绽,可是,失败。

    “还不上车?”低沉的声音传来,他给我开的车门?我有点受宠若惊,坐进去后,他坐在了另一边。

    我开始纠结了,到底该怎么跟他说毕业典礼找他做赞助商的事?

    我不自主地咬着下唇,胡乱地拨弄手指,怎么都开不了口。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纠结,陆湛明眼色深深地看过来,“怎么了?有什么事?”我抬头看着他,“那个……学校的毕业典礼,我是负责人要……要在三天之内找到赞助商。”

    我断断续续地说完,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不知该怎么开口让他做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