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 痛打醉汉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41本章字数:2260字

    一顿饭很快吃完,帮着陈姨一起收拾餐桌的空挡,沙发上的陆湛明说,“若若,你自己去银都小心一点,我叫司机送你。”

    “嗯,行。”你是老大,你说什么都对。

    收拾完餐桌,我快速上楼梳洗一番,换了一身衣服,画了个浓妆,登上一双高跟鞋出了卧室。到门口时,刚好看见司机将车停在门口。

    下了台阶,拉开车门,自己坐上车,再关上车门,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陆湛明告诉了司机把我送去哪,我根本没必要再重复一次,安安静静地坐着就好。

    很快,车子停在了银都门口。夜幕之下的银都富丽堂皇,处处透着神秘。下了车,走到门口,两个带面具的门童看见我,低头叫了一声“初姐”,便把门推开,奢靡的银都立刻展现在眼前。

    径直走向我的休息室,一路上银都的人都低头,叫声“初姐”,便继续手头的工作。

    进了休息室,一股久违的感觉扑面而来,自从那次钱小万来捣乱之后,我还没来过银都。

    舒舒服服地躺在大床上,刚想着要不要出去看看,门外就传来了一个清甜的女声,“周少爷,这儿不能进,这不是咱们的包间,咱的包间在那边,走,瑶瑶扶着您去咱的包间。”

    瑶瑶,我咀嚼着这个耳熟的名字,脑海中闪过一张清纯漂亮的小脸。这个瑶瑶好像是刚来时间不长,她的年纪跟我差不多大,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在我休息室的门口?

    我的休息室周围并没有包间。所以,即使是走错了包间也不应该走到我的休息室门口来。

    “本少爷在这花了钱,你凭什么不让我进,让开,本少爷倒要看看,这屋子里藏了什么金枝玉叶!”一个男子带着醉意的声音传来,他的声音中带着磁性,应该是个年轻的男人。

    正想着,一阵冷风灌了进来,从床上坐起来,就看见瑶瑶扶着那名喝醉了的男子站在门口。

    “呦,金屋藏娇啊,这果然有个美人!”男子见我坐在床上,推开扶着他的瑶瑶,便要进休息室。

    “周少爷,这不能进啊,真的不能进,咱们回自己的包间,瑶瑶陪你喝酒,好不好?”瑶瑶死死地拉着这名醉汉,试图将他拉回包间。

    “去你的,为什么不能进,本少爷在这花了钱,为什么不能进。”醉汉说着话,一把甩开了拉着他的瑶瑶,瑶瑶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我皱了皱眉,走了过去,将瑶瑶扶了起来,她的手已经蹭破了皮,膝盖也磕出了血,身上的衣服脏乱不堪。“瑶瑶,你先回去处理一下伤口,换身衣服。这儿我来处理。”

    瑶瑶看了我一眼,眼中带着担心,“初姐,这…”瑶瑶还是犹豫不决,我安慰了她一声,“我不会有事的,你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再把经理叫过来。”

    瑶瑶点了点头,立刻转身跑出了我的休息室。

    “美人,来,陪本少爷喝一杯。”那个醉汉晃晃悠悠的朝我扑过来,我往旁边一闪,醉汉便带着满身的酒气扑到了床上,我嫌弃的皱了皱眉,明天得告诉经理,给我换张床。

    醉汉似乎发现没扑到我,从床上爬了起来,“美人,别躲呀,陪本少爷一夜,本少爷给你钱,本少爷有的是钱。”握了握拳头,又是认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富二代。

    “你看,这银都多人性化,连床都给准备好了。你要多少钱,告诉本少爷,你要多少,本少爷给你多少。”醉汉抬起了头,这时我才看清他的脸,一张俊美的脸,不知为何,我竟在他的脸上看到了几分陆湛明的影子。

    忽然,胸口一凉,shit!我竟在这时候走神了!

    我挣扎着,却被他禁锢着双手,挣脱不开。带着酒精的呼吸让我恶心的想吐,我忽然想到了倾倾,那个晚上她是不是也这样挣扎,却挣扎不开?

    “倾倾,倾倾……”我呢喃着,咬了一下舌尖,强迫自己清醒着。

    也许是见我不再挣扎,这醉汉不再禁锢我的双手。转而去撕扯我胸前的衣服,想起那天我看到倾倾时的样子,她的衣服被撕的破碎,忽然心头燃起了一股火,我抬手甩了面前这醉汉一巴掌。

    醉汉显然没料到我会突然出手,动作瞬间僵住。趁着他愣住,我推开他,站起身,休息室里有我的衣服,拿出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回身看着躺在床上的醉汉,他似乎还在回味那一巴掌。

    醉汉从床上坐起来,抬手摸了摸被我打的那半边脸,动作像是被放慢了似的,我忽然想笑。

    “臭婊子,你敢打我!”这男人终于反应过来,晃晃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就要来抓我,但他可能是喝的太多,站都站不稳。

    当他到我面前,我又抬起手往那半边脸上甩了一巴掌,嗯,这回对称了。

    醉汉的眼睛好像要喷火似的看着我,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我早已经死在他的眼神之下了。

    甩了甩手,我打的还真是不遗余力,手掌心被震得发麻。谁知醉汉忽然抓住我的手,死死地捏着我的手腕,“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女人!”他咬牙切齿地说。

    “是么?我很荣幸。”虽然手腕被他捏的生疼,但我仍笑嘻嘻地应着。我想要挣脱他的手,根本没用。

    “臭婊子,你不过是个陪酒的,你有几条命敢打本少爷耳光?”醉汉的话让我想起了钱小万,有钱怎么了?有钱就能为所欲为么?

    “呵呵,我为什么不敢打你?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家里有几个钱怎么了?家里有钱你了不起啊?我打你两个耳光是轻的!”仗势欺人的人,最可恶!

    看着眼前的醉汉,他的脸因为酒精的作用变得通红,我打的两个耳光看起来没什么作用,但他的脸已经微微的肿了起来。他早已经醉的不知天南地北,却还能说出威胁人的话,可见这些话他肯定是常挂在嘴边的。

    休息室的门忽然被从外面打开,瑶瑶带着经理和几个穿着黑西服的男子走了进来。“初姐,你没事吧?”瑶瑶看着我被撕碎的衣服担心地问。

    “我没事,就是衣服被这禽兽撕碎了。”我抓进了身上的外套,遮住了自己身上被撕的破碎的衣物。

    “经理,找几个人把这个醉汉给我扔出银都。”我看着被控制住的男子,眼里充满厌恶。

    “是。”经理应了一声,让着那几个黑衣人将这个醉汉带出了我的休息室。

    我看了一眼休息室,“把这张床给我换了,找个人收拾一下这里。”对着经理说完话,我便拿了件衣服,走出休息室。我身上都是那个醉汉身上的酒味,得好好洗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