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又见方安生

    更新时间:2018-09-03 17:55:41本章字数:2172字

    走出了银都,看着天,我忽然想起了陆湛明,我只是告诉了他我要来银都解决点事。他不会着急吧?

    想着,手机在口袋里响了起来,是陆湛明。

    “若若,银都出了什么事么?”陆湛明的带着担忧声音通过话筒清晰地传了过来。

    到底要不要告诉他?毕竟昨天把那个周公子扔出银都的是陆湛明的人。

    这会不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

    “我没事,银都里昨天有点麻烦,在家里等着我,我回去告诉你。”到了最后,我还是决定告诉他。或许,我应该相信陆湛明,他也许会有很好的解决办法,而不是像我这样,坐以待毙。

    站在别墅门口,深吸一口气,我推开了门,陆湛明从手中的平板电脑上抬起了头,用略带疑惑的眼光看着我。

    走到沙发前,我坐在他的旁边,等着他的询问。

    “银都出什么事了?”他放下了电脑问道。

    “昨天晚上,我在银都惹了点麻烦。我去银都,在休息室待了一会,结果一个醉汉闯进了我的休息室,说话很难听,我气不过上去就赏了他两个巴掌。然后找了几个人把他扔了出去。”我忽然听到了他的笑声。

    我停下了话,刚想问他笑什么,他就先一步抓起我的手,很认真的问,“手疼么?”

    这个问题不重要好么?我瞪了他一眼。

    他无辜地看了看我,“你继续说。”

    “谁知道我今天听说,那个人是京城周家的独生子,我怕他去找银都的麻烦,所以一下课就去了银都。”我继续说。

    我没有告诉他周天乐的名字,也刻意地省略了周天乐在休息室对我做的一切,以防他会去找那个周天乐。说完,我看着他的表情。他的表情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紧锁着眉头,看起来很是为难。

    “怎么了?这件事很棘手么?”我不确定地问“毕竟银都是你的地盘,我这么做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

    谁知他只是看了我一眼,“没事。”

    “什么意思?”我抑制不住好奇心作祟,问出了我的疑问。

    “这件事,说容易解决也不容易,说很难解决也不是很难。”他看着我解释,“既然他没有来找我,就说明他根本没想追究这件事,又或者,他根本没查到我。”

    我定定的看着他,就这么简单?合着我一整天的担心根本毫无意义?

    “那现在怎么办?”我不明白这是什么解决方法。

    “很简单,等着这个姓周的来找我。”他的话中透着一股自信,或者说是——嚣张,仿佛世间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倒他。

    我知道这个问题讨论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如果周天乐不来找我们麻烦,我们自然乐意息事宁人,毕竟,没人愿意被找麻烦。如果他来找我们麻烦,我们也自然不能等着任由他欺负。

    接下来的几天,陆湛明忙着处理公司与海外企业合作的问题,我抓紧排练学校的毕业典礼。周天乐并没有来找我们麻烦,我们也乐得轻松。

    好不容易到了周五,明天没课,我要去银都转一圈。下课了,拿出手机给陆湛明打电话,将我的计划告诉了陆湛明,他说:“嗯,去吧,我一会忙完去银都接你。”

    我“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走出校门,招了一辆车,直奔银都。银都还没正式营业,但大厅里已经有不少人在喝酒了。走到我的休息室门口,想起那天周天乐在我的卧室,我停住了脚步。

    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果然看见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休息室,不仅是床,连里面的摆设都被换掉了。

    躺在崭新的大床上,我忽的想起了瑶瑶,那天那个受了伤还在为担心我的女孩子,她的手和膝盖都受了伤,不知道她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我从床上翻身而起,穿上鞋走出了休息室。

    随便找了个人问了问瑶瑶的休息室在哪,却被告知今天瑶瑶还没来。

    没来?是她出了什么事么?

    我改变了方向,转身朝着经理办公室走去。伸手敲了敲门,经理在里边应了一声后,我推门走了进去。经理看见我,像是看见了救星一般,两只眼睛都在放光。

    “初姐,你可来了。我都快急死了!”嗯?经理在等我么?难道是周天乐来找麻烦了?

    想到周天乐,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但还是强装镇定的问经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初姐,佛欢的经理方安生来咱这都好几天了,不叫人陪,也不喝酒,就在包间里坐着,说是要等你来。我们怎么说他也不走。”经理有些苦恼地说。

    没有听见周天乐来的消息,我的心终于又落回了肚子里。不过,方安生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看来又有新麻烦了。

    “他在哪个包间?带我去看看。”虽然很不愿意再看到那张脸,但我不能放任他在银都胡作非为。

    有经理带路,我很快到了方安生在的那个包间。

    推开包间的门,一阵烟雾扑面而来,包间里,方安生坐在沙发上,沙发前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堆积着烟头和烟灰。他的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烟,烟头上的火星一闪一闪的,有点诡异。

    “咳咳……”太过浓烈的烟味刺激着我的喉咙,我不禁咳出了声。

    听到我的声音,沙发上背对着我的身影一震,他已经知道我来了。

    我对吩咐身后的经理,“你有事就先去忙吧。”经理没动。我见他没动,又继续说:“你先去忙吧,我不会有事的,有事我会叫你的。”

    经理看了看包间里背对着我们坐在沙发上的方安生,回头看着我,“初姐,有事一定要叫我。”见我点了点头,他才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包间。

    关上了包间的门,我一步步朝着沙发走过去,包间里很安静,只剩下了我脚上的鞋子踩在地上发出的“嗒嗒”的声音。

    站在沙发前,我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坐在沙发上的男子,我就这么站着,没有开口说话。

    “初初,你连话都不想跟我说了么?”或许是长时间一直在抽烟的缘故,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我皱了皱眉,有些不情愿地开口,“你来干什么?”

    面前的男子忽然笑了,“呵呵,我来干什么,初初,你就非要这么跟我说话么?”他说着话,抬起了头,这时我才发现,他的双眼中布满了红血丝,下巴上也冒出了胡茬,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憔悴。